第四卷 Lost Small World Last Period (another side)

還差三站就到樁之原學園了,公車上的乘客大部分都是穿著同樣制服的同種人。阿耶總是坐在固定位子,最後一排座位再往前一排,兩人座靠窗的位子。阿耶把頭靠在車窗上,用冷冷的視線觀察車內的情形。

沒有人和朋友興奮交談,大多數人都是從一大早就拿著手機把玩。這裡面有幾成的人,現在也正連上《jungle》吧。β結束營運後空白了一段日子,β2一出現,在阿耶就讀的國高中生之間,立刻口耳相傳,轉眼流行起來。

將原本握在手上的手機,反過來蓋在腿上。

阿耶的手機已經連不上《jungle》了。在與猿比古的jcube對戰中落敗,交談到一半時被強制登出。從此之後,阿耶就再也無法登入了。

這只是帳號暫時被凍結,過一段時間就能再次登入。雖然這麼告訴自己,但已經過了好多天,狀況依然不變。

【此帳號已無效。】

畫面上跳出的無情訊息,使阿耶越來越焦慮。連不上、連不上、連不上!為什麼!?為什麼連不上!?累積好久的點數、想盡辦法獲得的稀有道具,按照自己的喜好買了各種服裝和飾品打扮好的虛擬角色、網路上的好友……全部都在那裡面,現在卻連不上了。唯有那裡面的東西才是能令阿耶滿足的所有財產,現在卻連不上了!

只不過失敗一次,王就對阿耶失去興趣。

與世界相連的網際網路里,唯有自己被切割排擠。在只有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全世界的人正彼此聯繫、準備著什麼。只有被丟下的自己越來越跟不上。這種恐懼佔據了整顆心。

再給我一次機會!如果能直接對王如此爭取,阿耶早就去了。可是,她不知道王在哪裡。王是什麼樣的人?幾歲?長什麼樣?身高多高?用什麼樣的聲音說話?是男人還是女人?什麼都不知道。

擁有幾百萬用戶的《jungle》總部在哪裡,也沒有人知道。每個人只要能靠手機上網,就能像今天這樣享受《jungle》的服務。

公車逐漸減速,最後在路邊停下。這裡並沒有站牌。車上的學生們里,有幾個人從手機上抬起頭。

「嗚哇,是警察。」

「怎麼搞的?臨檢?」

周遭響起一片竊竊私語。

阿耶把頭抵在玻璃窗上,凝視公車專用道前方的情形。

前方似乎展開臨檢。有好幾個身穿青色制服的男人站在那裡,其中一人把頭探進最前面那輛車的駕駛座。

學生們好像以為那是警察,阿耶馬上發現他們並不是。由於社會上一般人從未對他們有過正確的認知,所以不知道那是個類似警察但並非警察的組織。俗稱《Scepter4》——他們身穿長版風衣外套的制服,比警察穿的制服更有舊時代風情,他們的言行舉止也更煞有介事,令人聯想起帝國時代的軍人。

臨檢的目的大概與超能者有關吧,阿耶望著前方這麼想。此時,看見有個人從那群正英姿煥發執行任務的隊員中走出來,他微微駝背,把手插在褲袋裡,一邊對後方車輛投以帶有恫嚇意味的兇狠視線,一邊沿著堵成一排的車輛往這邊走。和看得出經過嚴格訓練的高壯隊員不同,他顯得特別纖瘦,而且特別年輕。外表看來,就和自己以及公車上的這群高中生差不多。

貼在玻璃窗上的阿耶忍不住睜大眼睛。

沿著公車漫步的那名隊員,隔著窗戶朝車內一瞥,車上的學生無不為之驚懼。那名隊員原本就要從車窗下通過了,卻又忽然停下腳步,再度望了後方數來第二排座位一眼。

倉促之間,阿耶縮著脖子往窗戶下躲。

藏起身體,聽見牙齒喀喀打顫的聲音,忽然發現輕微騷動的車內變得鴉雀無聲。阿耶從座位暗處戰戰兢兢地探出頭,心臟瞬間縮緊。

剛才那名隊員,打開公車前門走上來了。

他朝誠惶誠恐的司機輕輕舉起手示意,明知自己沐浴在乘客視線下也不以為意,沿著走道往後走。途中,抓著吊環的女生紛紛擠成一團,讓路給他。阿耶心中發出哀號,只能繼續低著頭。

在長靴鞋跟敲擊地面的堅硬聲響中,一襲青色大衣通過座椅旁的走道。咦?與預期不同的發展令阿耶一陣錯愕。就在此時,傳來「讓開」的聲音,是對最後一排的學生說的。只聽見原本佔據最後一排的那群男學生「欸?是!」回應,感覺是抱著書包起身讓座。「砰!」有個人粗暴地坐上空出來的位子。

該不會被從背後刺殺吧?阿耶緊張地繃緊背部。乘客們都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往後方偷窺。等了很久,背上仍未傳來被襲擊的劇痛。然而,縱然對方只是沉默地坐在那裡,散發的氣息早已刺痛阿耶的心。

什麼都沒發生,沒被說什麼也沒被做什麼。這樣反而更令人難以忍受。

「你、你是來取笑阿耶的吧!想笑就笑啊。阿耶是輸了,輸得一敗塗地的!擅自找你麻煩,卻被徹底打敗,連王都不要我了……」

「不管你變成怎樣,都沒什麼好笑。比起那個,你是不是該跟我說什麼?」

雖然壓低了音量,背後傳來的聲音怎麼聽都帶有怒意。一種類似被人用刀抵著後頸的感覺,令阿耶難以呼吸。

咚!後面的人踹了椅背一腳。阿耶一聲不吭,反而是周遭學生們尖叫失聲。

「沒有嗎?啊?」

再磨蹭下去真的要被殺了。是說,心情上早就已經死了。

「對、對、對……對你而言那是絕對無法原諒的事。我明知這點,卻還是做了……真、真、真的很抱歉……」

伏見仁希——猿比古的父親,對猿比古而言是個禁忌,更無法原諒他人以玩笑的心態觸及這個部分。正因如此,阿耶才知道利用這點一定有效。

「……是啊,你是最清楚的了。老實說,那真的有點難以忍受。可是,既然要做就做得徹底一點啊!要是你不被莫名其妙的慾望驅使,不擅自提出jcube的對戰要求,就不會搞砸了吧?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永遠贏不了我。」

無言以對。只能低下頭,把額頭垂在膝蓋上。

「……不要再跟這邊的世界扯上關係了。」

隨著一聲嘆息,聲音聽起來也漸漸不那麼憤怒。宛如荊棘刺穿後背的感覺,也軟化了許多。

「你不是考上一間好學校嗎?就社會的眼光來看,你才是人生勝利組。我這個只有國中學歷的小混混,就算進了《Scepter4》,別人看我的目光還是很嚴苛的。」

你明明就不這麼認為。學校里學得到的東西對你而言,根本一點價值也沒有。社會上的評價也不是你在意的東西。那些愚蠢的大人加諸於你的侮蔑,你也從來不在意……現在是在安慰我嗎?就憑你猿比古……

「……不和美咲重修舊好嗎?打算一直待在青衣嗎?」

這次輪到猿比古板著臉沉默不語。

「飛行船……」

阿耶忽然這麼說。手指沿著依然一片漆黑的手機邊緣撫摸,把想到的話一字一句說出口。

「我們曾經一起去追過的吧?阿耶和你,還有美咲也順便一起。當時身邊全都是些白痴,學校和家裡都無聊死了,我們以為,只要能搭上那艘飛行船,說不定就能逃離那樣的生活,到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去……雖然一切只是模糊的想像,對我們來說,那卻是迫切的心愿……那時雖然沒能搭上飛行船,但是阿耶和你,還有美咲也順便一起,感覺好像一腳踏入飛行船另一邊的世界了不是嗎?『完全不同的世界』是真正存在的不是嗎?

可是,現在阿耶卻有點覺得……只能仰望飛行船的那個時候,或許還比現在好……要是時間能停留在那時就好了……你不這麼認為嗎?」

身在那個小世界裡時,眼睛總是看著遠方。可是,正因為世界那麼小,所有的不滿與希望,和現在的比起來,都不是距離那麼遙遠的東西。

那天晚上,三個人像一串糯米丸子似的騎著同一輛自行車,仰望同一片天空,在鎮目町上賓士。

叩叩!有人從外面敲了敲最後一排座位旁的車窗。青衣隊員把臉湊近玻璃,以眼神對猿比古示意。椅子發出嘎吱聲,猿比古起身,對擠在另一側窗戶邊的那群男生說聲「打擾了。」便步上走道。

和來時一樣,青色大衣通過阿耶座位旁。

不料,只踏出一步,他又停下來。

「曾有個老師說過,放棄上高中是沒有毅力的人在逃避現實……沒錯,或許是這樣吧。現在的我明白他為什麼會那麼說。可是……這次離開《吠舞羅》並不是逃避……我要自己這麼想。」

全身僵硬的阿耶抬起頭,第一次好好打量猿比古的臉。猿比古並不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