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聲 星期日的男人

各位觀眾。

故事已接近尾聲。

最後就讓我簡單地交代一下發生在星期天的事。

小和田君在單身宿舍的房間里睡到天荒地老。

前晚累得像條狗似地從宵山回到家,在神智不情的狀況下搖著屁股沖完澡,躺在床上,手裡還拿著「將來娶了老婆以後想要實現的夢想清單」時,內心深處的懶鬼們一起蜂擁而上,將他打趴在床上。小和田君連那張有益清單的一行都還沒看完,便沉沉睡去。

在他沉睡夢鄉的過程中,認為「星期天一定要過得很充實」,渾身充滿驚人能量的恩田前輩打了好幾次電話來,小和田君不起來就是不起來,彷彿長滿青苔的地藏菩薩股繼續沉睡著。

就在夏天的太陽在天空中拉出一條曲線,祇園祭的山鉾巡行都已在京都市內告一段落的時候,小和田君終於睜開眼睛,腦子就像用清水痛快地洗滌過一番,神清氣爽。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從窗戶往外看,只見夏日熾熱的陽光照射在位於同一塊腹地內的鋼筋水泥研究所上。天空藍得幾乎要刺痛他的雙眼。打開房門,往走廊上探頭探腦,單身宿舍里空無一人,只有星期日午後特有的傭懶氛圍瀰漫在空氣里。

「恩田前輩去參觀祇園祭了嗎?」

衝過澡,刷完牙,正當小和田君狼吞虎咽著起司蒸麵包和牛奶時,猛地想起那些被八兵衛明神扔在柳小路上的破爛。附近的居民肯定很頭痛吧!八兵衛明神的任性妄為固然是主因,但自己也算是幫凶,不免有些耿耿於懷。

「去看一下狀況吧!」

小和田君離開單身宿舍。

搭乘近鐵電車前往市內,再轉乘地下鐵,從四條烏丸站上到地面時,街上還殘留著祇園祭山鉾巡行的興奮。午後的陽光把一切都照得閃閃發亮,陽光下也有很多觀光客是來看回到各町內的山鉾的。然後在四條通的路邊,到處都可以看到前來收拾昨晚宵山留下的垃圾的人影,他們臉上全都戴著狸貓假面的面具。

小和田君停下腳步,陷入沉思。

「這世界真是充滿了謎團呢!」

漫步於柳小路上時,小和田君用盡吃奶的力氣才整理出來的那些八兵衛明神的破爛都已經被收拾乾淨。據正在涼爽的香煙攤里喝彈珠汽水的老婆婆說,七早八早就來了一大群狸貓假面,把垃圾收拾得乾乾淨淨。

「世界上還是有親切的人呢!」

老婆婆如是說。與此同時,從香煙攤里傳來了啪噠啪噠,踩著輕快的腳步聲下樓的聲響,接著是玉川小姐從屋子裡探出頭來說:「那麼我這就告辭了,多謝你的照顧。」老婆婆咕嘟一聲咽下汽水,轉過頭回答:「欸?這就要走啦?你們可以繼續在這裡盯梢啊!」

「可是婆婆,已經沒有需要盯梢的對象了。」

這時,玉川小姐才注意到小和田君就站在香煙攤的屋檐下。

「哎呀!這不是小和田先生嗎?」

「嗨!玉川小姐,午安。」

「你來這裡做什麼?今天不是要懶懶散散地過一天嗎?」

「我是在懶懶散散地過一天啊!」小和田君說道。「沒有任何事需要處理。」

玉川小姐噗哧一聲笑了。

玉川小姐說要將狸貓假面事件的不倒翁送給他,所以小和田君和玉川小姐參拜過八兵衛明神之後便前往偵探事務所。

「因為五代目不肯來拿。」

「嗯,我想也是呢!」

「但也不能給所長先生吧?」

路過錦市場的時候,與大批的狸貓假面擦身而過。他們全都東張西望,臉上寫滿了「有沒有需要幫助的小朋友啊?」的表情。由於他們一直逼問:「你們是不是有困難?有什麼困難?可以找我商量喔!」小和田君和玉川小姐只好回答:「我們沒有遇到困難。」

位於室町通六角上行烏帽子屋町的偵探事務所里暗成一片不說,最讓人看不過眼的,是都已經快要下午兩點了,浦本偵探還躺在行軍床上呼呼大睡,花俏的襯衫前襟敞得開開的。從百葉窗的縫隙灑落進來的陽光,在床上切割出一條一條的陰影,枕邊還有一堆天狗白蘭的空瓶。

「我來就是為了匡正秩序。」

玉川小姐嘴裡念念有詞。只見她拉起百葉窗,把窗戶打開,噴洒著除臭噴霧,將浦本偵探從床上一腳踹下。

接下來發生的一連串動作,是一場秩序對抗混沌的聖戰。當她把垃圾全部塞進垃圾袋裡,正用吸塵器吸地板的時候,浦本偵探爬到行軍床上避難,小和田君則是爬到會客用的沙發上避難。在風捲殘雲地散播秩序的女神面前,這兩個懶鬼也只有俯首稱臣的分。他們好比孤獨地分別住在兩座小島上的島民,互相為對方加油打氣。

「浦本先生也真是不容易呢!」小和田君說。

浦本偵探盤腿而坐,用煙斗吸著香煙說:「無妨,這也是一種必要之惡呢!」

「你還好意思說?浦本先生也幫忙打掃嘛!」玉川小姐抗議。

當整理告一段落,浦本偵探事務所終於恢複其引以為傲,最基本的功能時,玉川小姐打開面向室町通的窗戶,突然把身子從窗口采出去說:「喂!午安。很熱吧!」

玉川小姐朝路上行人招手。

「要上來喝杯茶嗎?雖然是很普通的茶,但至少有冷氣可吹。」

幾分鐘後,上樓走進偵探事務所的是恩田前輩和桃木小姐。桃木小姐戴著一頂大大的遮陽帽,恩田前輩則是把打濕的手帕纏在脖子上。走進事務所的恩田前輩說:「啊!這裡好涼快呀!」然後在看見小和田君的時候,大驚失色地尖叫著:「小和田君居然在這裡!」

「我在這裡又怎樣?」小和田君說道。這時他已經完全把這裡當成自己家,正從冷凍庫里拿出冰棒。

「我打了那麼多次電話給你!你居然面不改色地出現在這種地方!」

「小和田先生也是來參觀祇園祭的嗎?」因為桃木小姐這麼問,小和田君咯吱咯吱地啃著冰棒回答:「不是,我沒有要參觀什麼。」

「這不是太可惜了嗎?」

「你真的是個懶鬼耶!」

恩田前輩和桃木小姐從一大早就在京都的街道上散步,看過山鉾巡行,正要踏上歸途。一邊欣賞回到各町內的山鉾,一邊走走逛逛,購買紀念品。就在經過室町通的時候,玉川小姐剛好把身子從偵探事務所的窗口探出去。讀者諸君請看,這兩個人身上正籠罩在一股「保證能把星期天過得很充實」的光環里不是嗎?

「街上到處都是狸貓假面,嚇了我一跳。」

「對呀對呀!變得一點都不稀奇了。」

玉川小姐從冰箱拿出冰得透心涼的彈珠汽水,分給大家,然後拿起不倒翁。不倒翁的背後貼著一張紙,紙上寫著「狸貓假面事件」。「那是什麼?」玉川小姐向表示訥悶的恩田前輩等人解釋了不倒翁的含意。

「事情解決之後,就得為另一隻眼睛開光。」

浦本偵探從辦公桌上拿了一枝毛筆過來,將不倒翁的眼睛塗黑。由於一隻眼睛的黑色部分被塗得比較大,害不倒翁看起來活像是在別腳地拋媚眼。

小和田君笑嘻嘻地抱著不倒翁說:「話說回來,恩田前輩。昨天找不到機會問你,你說你『救了狸貓假面』,發生什麼事了?」

「哦?你想知道嗎?這件事說來話長喔!」

「是一場冒險喔!冒險。」

「我們總共救了狸貓假面三次。救了三次正義的夥伴這種高超技術,可不是懶鬼做得來的。說到我們第一次救他的時候……」

「正好是我們相遇的契機呢!」桃木小姐笑意盈然。

「我經過的時候,狸貓假面的斗篷已經變得慘不忍睹了。」

「也就是說我也攪和在裡面,畢竟麻糬才剛搗好嘛!」

「所以說狸貓假面這個人啊……其實是『提到正義的夥伴就想到斗篷』這個既定概念的犧牲者……喂!小和田君,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啊?」

「有啊有啊!我有在聽。」

「聽好羅!接下來才是重點……」

正當恩田前輩口中「第一次拯救狸貓假面的始末」漸入佳境的時候,有人用力地拍打事務所的門。他們同時噤若寒蟬,面面相覷。浦本偵探打算使出「假裝沒人在」這招,用眼神示意大家「別出聲!」但是玉川小姐卻站了起來:「你在說什麼啊!」

玉川小姐開門,發出「哎呀!」的驚呼聲。

出現在偵探事務所門外的是所長。

「原來大家都在這裡啊!」所長以高八度的音階說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