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法庭 第六章

6

八月十九日 校內審判?第五天(全天休庭)?

涼子的模樣有些古怪。

對此,藤野剛當然有心理準備。畢竟將今野努律師介紹給辯護方的就是自己,涼子應該很快察覺到了這一點。如果涼子要發牢騷,說幾句「不公平」「手段卑劣」之類的話,自己也只能全盤接收,誰叫自己偏袒了辯護方呢。

然而,女兒並沒有發牢騷。別說指責或抗議,簡直連話都不想跟他說。昨天的審議結束後,她的模樣就發生了明顯變化,眼神和表情都和以前不一樣了,看上去絕不是由於單純的緊張或激動導致的。

「你聽她說過些什麼嗎?」大清早,趁女兒們還沒起床,藤野剛向妻子邦子求助。

「校內審判的事嗎?」

「這還用問嗎?」

「如果你想知道什麼,直接去問涼子好了。」

「涼子昨晚又通宵了?」

「自從開始組織校內審判,她幾乎每天都在開夜車。難道要我一直對她嘮叨個沒完嗎?」

「奇怪了…藤野剛嘟囔道,「昨天庭審結束得早,可她回來得特別晚。」

涼子一直到天色徹底變黑之後才回的家,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出於父親對女兒的擔憂,藤野剛原本想和她一起回家,所以庭審結束後在操場角落裡等了一會兒,卻不見女兒出教學樓,便只好先回家。

「從那以後,她就基本沒說過話。」

吃晚餐時,涼子也相當心不在焉。吃完後,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還不停地打電話。藤野剛看到電話主機的通話燈一直在閃爍,還頗為擔心地看了許久。

邦子臉上露出正在斟酌字句的表情:「是叫『公訴意見』吧?

「怎麼了?」

「她說該準備了,心裡想的全是這個。」

藤野剛覺得應該不止於此。

「你看她臉上,簡直像犯人徹底招供後的表情。」

邦子瞪起眼珠子:「不要打這種不吉利的比方。」

藤野剛一連幾天都去學校旁聽,手頭的工作全都推給了同事。今天全天休庭,本該早點去警察署上班,可他還在磨蹭。他總覺得不看到涼子的臉,和她說上幾句話,心裡就不踏實。

上午八點左右,涼子終於走出房間,徑直跑進浴室,不一會兒又用浴巾擦著頭髮跑了出來,估計是沖了個淋浴。

「哦,早啊。」由於睡眠不足,涼子的眼皮有些發腫。

藤野剛剛想問「你的臉怎麼了」,可沒等他說出口,翔子和瞳子也都起床了,家裡一下子熱鬧起來。

吃過早飯,涼子又跑進自己的房間,換了一身校服。出來時,肩上還背著書包。

「要出去嗎?」母親邦子問道。

「是的,中午會回來。」

「去學校?」

「嗯……」

「一個人出門,沒事嗎?」

「我陪你去。」說著,藤野剛站了起來。

涼子並未拒絕,對母親說了聲「我走了」,便朝大門走去。

來到門口,涼子蹲下身子換鞋。

「爸爸送你去吧,說不定記者們還在那兒守株待兔。」

「沒事,我不去學校。」

「哦,我想也是。」

藤野剛早就聽出涼子剛才那個「嗯」是假的。我可是專業的,才沒那麼好騙。

「你要去哪裡?」

涼子把運動鞋的鞋帶系得端端正正。

「今天休庭吧?休息一下不好嗎?」

「有些事必須做。」

「要去哪裡?」

涼子站起身,背對著父親說:「野田家。」

藤野剛在驚訝的同時,又覺得可以理解:「事到如今,還要和辯護方商議嗎?」

涼子的手搭在門把上。

「打算撤訴嗎?」

握住門把時,涼子的後背顯得有些僵硬:「怎麼可能。」

「那還有什麼可商量的?」

無論涼子多大了,也不管她多麼優秀,對藤野剛而言,她依然還是個小孩。然而,這個女孩此刻猛地回過頭,眼中射出銳利的光芒。

「我會在明天的法庭上公之於眾。」

藤野剛也開始穿鞋:「你等一下,我送你過去。」

「野田又沒被媒體盯上,不用那麼緊張。」

父女兩人一跑到街上,附近一根電線杆背後就跑出一男一女,大概是記者和攝影師。藤野剛摟住女兒的肩膀,將追上來打招呼的一男一女扔在一旁,兩人一起坐進一輛正好路過的計程車。

「很近的……」

「這種情況下,需要故意繞點道。」

直接開過去只需支付起步價,然而,他們故意讓計程車兜了幾個圈子。

「為什麼野田沒被盯上呢?」

「不知道,或許因為他不起眼吧。」涼子的視線很僵直。

「你們要商議什麼?」

沒有回答。藤野剛原本只是想試探一下女兒的反應,見她不想回答,也就不追間了。

「有什麼爸爸幫得上忙的嗎?」

「沒有。」涼子立刻回答後,又補充了一句,「謝謝。」

還沒進入野田家所在的地區,為了謹慎起見,藤野剛叫停了計程車。涼子也默默地跟著下了車。

兩人邊走邊留意周圍的動靜。走上一條兩旁都是外觀相似的商品房的大道,涼子指著一棟二層建築說:「就是那兒。」

這時,一輛小汽車從路的另一頭緩緩駛來,放慢速度後停在了野田家門口,副駕駛座位旁的車門打開』神原和彥從車上跳了下來。

一下車,神原便發現了涼子和藤野剛,臉上的表情也變了。

這孩子看上去也很累。和涼子不同,儘管他的眼皮也有些腫,卻沒有倦怠之色,只是單純的疲勞。他身上的力氣似乎全跑光了,就像完成重大任務後突然放下心來。

藤野剛越發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檢方尚未舉手投降,審議並未結束,他為什麼會感到放心呢?

「早上好!」神原和彥對藤野剛鞠了一躬。野田家的大門打開,野田健一探出頭來。他沒有向藤野父女寒暄,而是對神原坐的那輛汽車的司機打了個招呼。藤野剛感到十分驚訝。

「爸,你別管了。」涼子快步朝辯護方兩人走去,你還是快點去上班吧。這幾天你一直來旁聽,工作都推給紺野了吧?」她又以居高臨下的姿態補充道,「不是今野律師,是我認識的那個紺野。」

藤野剛極力裝出面無表情的模樣,可站在野田家門口的神原和彥卻蜷縮起了身子。涼子聲音很小,他應該聽不到吧?

健一拉了拉神原的胳膊,涼子追上他們,還對汽車司機招呼道:「早上好,河野先生。」

「請進!」健一也向那人招呼道,然後才對藤野剛說,「早上好,對不起。」

需要道歉嗎?

那個叫河野的男人下了車。

「車在那裡停上三十來分鐘應該沒事,請吧。」野田健一說完,逃也似的縮回屋子裡頭去了。頭頂上二樓窗戶的窗帘被拉開,有個人影晃動一下,窗帘又很快被拉上了。那估計是健一的家人。

三個初中生消失後,路上只剩下藤野和河野兩個男人。

「呃……我說……」

這個叫河野的人穿著襯衫,沒戴領帶、褲子和皮鞋看上去相當值錢,年齡大概五十不到一點。

「你是涼子,不,藤野檢察官的父親吧?」

「是的,我是涼子的父親。」

「呢……我……」

他拍了拍襯衫和褲子的口袋,慌慌張張地跑回到汽車邊,打開駕駛室的門,拿出一件外套。

「名片,名片。」他一陣忙亂,搞得滿頭大汗,「其實,我是干這個的。」

接過他遞上的名片,藤野剛皺起了眉:「調查偵探事務所?」

「是的。說是你藤野先生的同行,好像有點厚顏無恥。」

「這麼說,你知道我是幹什麼的?」

「聽涼子說起過。」

藤野剛看看名片,再看看河野的臉,又將視線移到野田家的大門上,問道:「你也要參加涼子他們的商議嗎?」

「哦,這個嘛,呃……」河野撓了撓頭,汗水從他的腦門上淌了下來。

這時,大門突然打開,涼子現身道:「河野先生,你快點。」催了一聲偵探後,涼子又朝自己的父親發難道: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