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法庭 第三章

3

八月十六日 校內審判?第二天?

開局真不賴。

校內審判第二天一早,法警山崎晉吾心中便湧出了這番感慨。

第一天的法庭上,大出俊次的發飆完全在意料之中,而柏木宏之的咆哮公堂就顯得有些意外了。然而這些都不是什麼大問題。山崎晉吾之前最擔心的,是突然發生導致他們無法開庭的事件。

比方說,前來旁聽的家長大鬧法庭,將會場弄得一片狼藉,開庭之際,校長或高木老師闖進來強行中止校內審判,要大家解散回家;有電視台採訪組意圖闖進法庭,和校內人員發生衝突,等等。這些情況一旦發生,靠法警一人之力根本無法控制局面。

不過,這一切都沒有發生。有一位家長模樣的女性站出來大吵大鬧,可畢竟只有一個人,井上法官和楠山老師也出面嚴厲制止了。那校長呢?他在靜觀其變嗎?反正在第一天沒見他露面。北尾老師負責應對媒體的對策也落實得很到位。那位叫茂木悅男的記者竟成了檢方的證人,公開出庭作了證,簡直叫人目瞪口呆。藤野涼子可真行,想做什麼還真能辦得到啊。

山崎晉吾今天起得也很早。早晨五點鐘起床後先去跑步,又到家裡的空手道武館練功,再回來沖個澡吃早餐。母親和姐姐昨天偷偷去旁聽了校內審判,因此早餐時,他只能用沉默是金的招數避開兩人的熱議和責問。隨後,他背起裝有替換用襯衫的背包跨上自行車,七點便離開家,開始他每天的功課――安全巡視。

他首先來到藤野家,和往常一樣,由涼子的母親為他作通報。來到大門口的藤野涼子明顯剛剛起床,頭髮蓬亂,在朝陽下眯著眼睛。

「早上好。」山崎晉吾彎腰鞠了個躬,向涼子寒暄道,「按預定時間,九點開庭沒問題吧?」

我要晚一個小時到。藤野檢察官倦意尚濃,連眼睛都沒完全睜開,「雖然今天開場是我方的主詢問,不過證人是城東警察署的佐佐木警官,由佐佐木吾郎代替我詢問應該沒有問題。」

「這事井上法官知道嗎?」

「昨晚我給他打過電話了。」說著,涼子揉了揉眼睛,愣愣地望著山崎晉吾,「山崎同學,你用不著那麼刻板。」

山崎晉吾微笑道:「把握分寸而已。」

涼子苦笑一聲,順帶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哦,對了。今天會有需要陪護的證人出庭。辯護方或許會反對,但我準備強行闖關,一定要通過。到時還請多多關照。」

「陪護?什麼意思?」

「坐輪椅的證人。」

「嗯?」山崎晉吾立刻醒悟。他明白藤野檢察官為什麼要通宵開夜車,還意識到那張沒睡醒的面孔下隱藏的興奮和緊張。

本該一眼就看出來的。看來自己的修鍊還不夠啊。

「我明白了。」

藤野涼子盯著山崎晉吾的眼睛看了一會兒,歡快地說:「哈哈,原來山崎同學你也會吃驚的呀?這下我倒放心了。」

這不算吃驚,只是激靈了一下罷了。算了,這無所謂。

「昨天他父親來旁聽了,所以……」藤野檢察官閉上了嘴。山崎晉吾點了點頭。

「這事,辯護方……」

「跟法官商量過了,允許我們搞一次突襲。我們也作好了遭受報復的思想準備。」

「這麼說,只要通知說檢察官會遲到一小時就行?我可以繼續我的安全巡視了吧?」

「可以啊。不過今天早晨見不到他。他一定還在睡覺。」

「另外一個呢?還不知道這件事吧?」

「應該不知道。估計他們不會有交流的。他父母也不允許。」

「他」「另外一個」「他們」……雖說算不上暗號,山崎晉吾卻從中感覺到某種不同尋常的緊張氣氛。

「另外一個似乎過著和校內審判毫無瓜葛的日子。他一大早會出來打掃店門前街道,所以光是看看他的臉,我還是做得到的。」

「他會主動和你說話嗎?」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過。」

「今天的法庭審議結束後,他的態度說不定會有所改變。」藤野涼子睡意迷濛的眼睛一瞬間閃出了銳利的光芒。

騎著自行車,山崎晉吾又恢複了平常心。接下來,他要去辯護人助手野田健一的家。

剛剛洗完臉的健一親自來開了門。山崎晉吾簡明扼要地傳達了藤野檢察官要晚一小時出庭的情況。

「應該沒什麼問題。可這是為了什麼呢?藤野身體不舒服嗎?」

「檢察官的健康狀況毫無問題。」

野田健一怕光似的眯起眼睛,看著山崎晉吾說:「那她為什麼要遲到呢?」

山崎晉吾沒有作答,

野田健一的眼眸中閃動著一絲不安。「明白了。神原那裡由我來轉達。我們這邊沒有變化。你辛苦了。」

要說刻板,野田健一也一樣。對今天早晨的山崎晉吾而言,在有保留地傳達藤野檢察官會遲到這件事上,總會有些愧疚。

山崎晉吾又跨上了自行車。

安全巡視的對象也包括神原辯護人的家。可是,從剛開始巡視的時候起,神原辯護人就拜託過山崎晉吾。

「不來看一眼,估計你也不會放心。對於你的責任心,我十分尊重,可是,我參加校內審判的事讓父母知道了會比較麻煩,所以,你只要經過我家門口就行,一旦有緊急事態,我會主動告訴你。」

山崎晉吾很驚訝,原來神原和彥是瞞著父母參加城東三中校內審判的啊?他能一直瞞下去嗎?至少在山崎家,這絕對不可能。神原是受到父母的極度信任,還是和父母關係不好呢?

已經看得到神原家了。山崎晉吾降低了自行車的速度。

這是一棟木結構二層大宅,看模樣有些年頭了。裝有雅緻木欞移門的玄關旁,掛著一塊木製招牌,上面用漂亮的字體寫著「御仕立,悉皆承」。此外便沒有什麼引人注目的地方了。第一次來這裡看到「悉皆」二字時,山崦晉吾既不會讀,也不知是什麼意思。回家查字典後才知道,原來是修補和服,為和服重新染色、印上圖案的意思。原來那位行事果斷的才子型辯護人,家裡竟是做這種古色古香的傳統營生的。說不定以後他還會繼承家業,這倒也不錯,跟他挺般配的。

今天的庭審中,神原辯護人會很辛苦吧。

此時,野田健一應該剛剛聯繫過他。他應該會安慰野田健一:藤野遲到一小時?沒事,不用大驚小怪,也沒什麼可提防的。

不行,不行。今天還是提防一下的好。藤野可是想幹什麼就一定能辦到的。

可山崎晉吾不能告訴他們自己的想法。既然法官允許檢方採用偷襲故術,他自然不能泄露機密。

好吧,接下來就去井上法官家。

來到井上康夫家門口,就聽到他在裡頭和什麼人鬥嘴。除他的聲音之外,還有一個年輕女性的聲音。那應該是井上的姐姐。

「你煩不煩?何必那麼繁瑣?只要把握要領不就行了?」

井上法官出場了。他脖子上掛著一條毛巾,身穿運動衫,光著腳,睡亂的頭髮到處亂翹。

「藤野跟你說了吧?今天不會鬧出什麼狀況來吧?」心情不好的井上康夫仍以他特有的方式顯示出心中的興奮,「第一天下來,肩膀酸得厲害。敲木槌的次數太多了。要不,去廣播社團借個錄音機來,按播放按鈕就『哐』地來一下?」

山崎晉吾一聲不吭,恭敬地傾聽著。

「還有什麼事嗎?」見對方說得差不多了,山崎晉吾問道。

「沒什麼。對了,如果你能幫忙教訓一下我那個啰唆的姐姐,那就太好了。」

「誰教訓誰?」屋裡傳出一個大嗓門。山崎晉吾見狀趕緊離開,免得失禮。

下一站要去陪審長竹田和利的家-他的生活方式和山崎晉吾差不多,晨跑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課。

「哦,早啊。」見到山崎晉吾時,竹田和利正好跑完步回來。他穿著T恤和短褲,汗流浹背。「各位陪審員都沒事。因為沒有緊急聯絡。勝木惠子昨天有點哭哭啼啼的,不過她很快會習慣的。」

沒那麼簡單,山崎晉吾心想。根據自己對今天場面的預測,她恐怕會很難接受。

山崎晉吾將自行車轉向右邊。下面要去的是大出家的臨時住所,一棟周租公寓。

來到公寓前,按下對講機的呼叫按鈕,來應答的是大出的母親。幾乎每次都是這樣,之後能聽到俊次本人聲音的機會也極少。大出是個愛睡懶覺的主兒。

今天早晨自然也不例外。母親說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