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章

《庫亞帝國》的船橋一片寂靜。

船長也好宇航員也好操舵手也好,全都茫然的呆在那裡。

連潔思敏也露出了險峻的表情。

全員都忘了駕駛船隻。

如果菲利克斯沒有在管理的話,那就出大事了。他們可能光顧著追在《帕拉斯.雅典娜》後面,一頭衝進重力漩渦中。

雖然一直勉強跟在《帕拉斯.雅典娜》的後面可是當看到她衝進那兩個太陽中的時候,全員都忍不住叫了起來。

雖然在這裡叫對方也聽不見,可他們還是發出了《不要啊!》的嘶吼聲。

那不是宇宙船能飛過的地方。這個舉動早已脫離常規,而且速度也太不同尋常了。

比3.12VL還要快。

當《帕拉斯.雅典娜》消失在太陽中之後,船橋上的眼睛全都集中到宇航員身上。

他們已經不敢問到底速度有多快了,而宇航員也因為恐懼面無血色。

他牙齒咯吱咯吱作響,顫抖著聲音說道。

「計、計算是……5、5VL以上。」

這實在是太超越常識了。這是一般極限速度的三倍以上。

潔思敏嚴肅地說道。

「船長。儘可能快的繞過米尼翁β。然後讓整備班做好緊急修理的準備。準備收容《帕拉斯.雅典娜》。」

「可、可是……」

戈德曼船長也少見的欲言又止。

「就算要收容……到底……」

做這種事情不可能還平安無事。

現在已經不是收容.修理了,說回收殘骸比較合適吧。不,也許回收殘骸都不可能了。無法保證她還能維持船的樣子。很有可能被卷進重力漩渦,瞬間消失。

「那艘船是不會被毀壞的。」

潔思敏斬釘截鐵的說道,她似乎也是想說服自己一般,繼續說道。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會死的話,那個男人應該是不會做的。不管怎麼魯莽,他都是在有勝算的情況下才做的。」

「怎麼可能……」

除了潔思敏以外的全員都叫了起來。

確實,他們知道那個男人並不普通。

他們也知道他跟自己的女主人一樣,是個非常超越常識的人(按潔思敏的話來說,就是變態),可是如果這樣都不死的話,那就真的是怪物了。

但是,那個不輸給怪物的男人的妻子,卻固執的堅持道。

「我們在這裡爭論也沒有意義,快點過去。」

《帕拉斯.雅典娜》是已經被燒毀了,還是穿過了β和α之間,在太陽這邊什麼都看不到。

於是《庫亞帝國》立刻開始繞開米尼翁β。開始探索《帕拉斯.雅典娜》的預計前進軌道,可是大家都是一臉悲觀。已經不是半信半疑了,他們臉上的表情都顯示出,十有八九搜索會毫無意義。

對於失蹤者的搜索,而且對方生存可能性極低的搜索,很難讓人提起興緻來。《庫亞帝國》最大限度的提升了探測器的範圍,進行搜索,可船橋上的氣氛依然十分凝重,絕望。可是,潔思敏一個人一臉恐怖的表情,一動不動的盯著屏幕。很明顯,她深信自己的丈夫還活著。

實際上,她擔心的是別的事情。

她擔心《帕拉斯.雅典娜》會不會以那種可怕的速度,一直衝下去。

這樣的話,以現在《庫亞帝國》的最高速度實在是追不上。而飛出探測器的一千萬千米有效範圍,普通的宇宙飛船需要41分鐘。普通的戰鬥機需要33分鐘。

最新型的女王蜂需要30分鐘。而剛剛那個狀態的《帕拉斯.雅典娜》只需要11分鐘。

現在呆在機關室的機關長和部下們以及開始緊急待機的整備長,如果知道了這個事實,肯定會瘋掉吧。

就在探索了30分鐘之後,宇航員突然盯著儀器大叫起來。

「船長!是宇宙船!方位NWD,距離九百萬,速度0.68VL移動中!」

「是《帕拉斯.雅典娜》嗎?」

「不,不知道。」

聽了這個回答,平日里溫和的戈德曼船長突然強硬的說道。

「我可不接受那麼不清不楚的報告。到底是不是《帕拉斯.雅典娜》,快點搞清楚。」

「可、可是,對方沒有發出識別信號!」

旁邊的通信士和情報管理長已經開始嘗試和那艘宇宙船聯繫,可兩個人都搖了搖頭。

「不行,沒有回應。」

這樣的話,只能用自己的眼睛確認了。

幸虧對方的速度不快。肯定能追上。《庫亞帝國》全速接近。

可是,過了數十分鐘之後,船橋上的人們在看到這艘船之後,都發出了難以言表的哀鳴聲。

那毫無疑問是《帕拉斯.雅典娜》。

她大概在超加速之後,使用了逆推裝置進行減速了吧。現在是以慣性在宇宙中漂浮著,不過看起來真是凄慘。

本來是一艘漂亮的宇宙船,可現在船體扭曲著,上面到處都是洞。看起來就像是廢船一樣。

實際上,也許真的是廢船了。因為她以那麼可怕的速度衝過了重力風暴。還能保持船的形狀就已經是奇蹟了。

「《帕拉斯.雅典娜》。請回答。這裡是《庫亞帝國》。」

通信士緊張的呼喊著,可是卻沒有任何答覆。

「《帕拉斯.雅典娜》。怎麼了?請回答。」

站在拚命呼喊的通信士旁邊的情報管理長,臉色也變了。他通過數個檢測器進行確認,然後向自己負責的感應頭腦問道。

「菲利克斯。黛安娜的狀態怎麼樣?」

「無法.確認。」

這實在是非常不明了的表達。感應頭腦之間有專用的對話線路。

應該能從某種程度上知道對方的狀況,可是菲利克斯卻說。

「黛安娜.有意.拒絕通信.或者是.完全停止了.活動.無法判斷。」

可以說情況非常嚴重。

這下只是呼喊是無法知道具體情況的。

只能派人登上對方的船進行確認了。

船長立刻下令開始做準備,不過卻被潔思敏阻止了,她推開通信士說道。

「黛安娜,你能聽見嗎?如果你還在啟動中就馬上回答我。」

還是沒有反應。

「真的壞了嗎?還是故意無視?你如果還是不回話的話,我就要撬開你的乘船口了。」

就在潔思敏很有毅力的不斷呼叫的時候,過了大約一分鐘,通信機終於有了反應。

「稍等一下啊。我這邊也是很忙的。」

接著正面屏幕上映出了黛安娜的身影。

不知為什麼,她梳起了頭髮,還帶上了護士的帽子。

身上的衣服也是護士服。明明事態非常緊急,這個感應頭腦居然有心情開這種玩笑。

黛安娜很堅定的再次說道。

「我明白你們的心情,可是也不能擅自闖進來呀。而且,不要隨隨便便就把我弄壞。」

如果拿人類來打比方的話,這就好像是,從毫無生還可能的災難中大難不死的人,同自己的朋友說《別殺我》一樣。

潔思敏安心的嘆了一口氣,繼續問道。

「為什麼之前不回應?」

「騰不出手來。我在手術中。」

「——那個男人還活著吧?」

「當然了。剛剛把他放進再生裝置中。」

船員們再次喧鬧起來。

這次與其說是歡呼不如說更接近慘叫。

而且時而還能聽到《上帝啊……》這種祈禱聲。還有人祈禱說,請把理性、清醒和常識還給我吧,不過很快全員又再次屏住呼吸,豎起耳朵聽著黛安娜的回話。

潔思敏慎重的問道。

「怎麼樣?」

「一句兩句說不清。就算一個一個數他受了幾處傷也沒用,身上就沒有沒受傷的地方。可是,他還是有人形的,還在喘氣。」

如果醫務長聽了這些話的話一定會大叫起來的。

從黛安娜的解釋能想像到大概的情況。毛細血管的破裂導致四肢末端的腫大。全身皮膚都有裂傷、肌肉損傷、以及內臟破損,他至少受了這麼重的傷,不過自稱給他做了手術的黛安娜則笑著說道。

「他是個很頑強的人啊。一般人早就死了五回了,如果不死才是怪事,不過凱利的話馬上就能痊癒。」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