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第十一號黛安娜

共和宇宙標準歷九二八年六月十六日——

黛安娜那有效範圍達一千萬公里的外部探測器,捕捉到了一個高速移動的物體。

一開始她還以為是隕石之類的東西,因為這個宙域沒有可居住行星,距離航道又相當遠。如果是像黛安娜這樣沒有半個船員的船就算了,但這片無窮無盡的荒蕪光景是活生生的人難以忍受的,然而,探測到的東西不自然地改變了軌道,朝黛安娜追過來。

看樣子是艘太空船,而且顯然是沖著黛安娜來的。

黛安娜本來還以為是哪箇舊識的尋門獵人,在太空漫遊多年的黛安娜認識很多這樣的人。然而,黛安娜還沒有發問,對方便發來通信。

「總算找到你了,第十一號!」

身為太空船感應頭腦的黛安娜沒有肉體,因此也無從做出「皺眉」這種動作,但她此刻的心境正是如此。

「你還沒死啊?弗萊明博士。」

那聲音黛安娜已經二十年沒聽過了,但她不會認錯,那是她在艾多利亞的研究所時,聽過好幾次的聲音。

繼聲音之後,影像也傳送過來。

黛安娜的「眼睛」看到的博士面孔,比記憶中衰老許多,是個幾乎只剩皮包骨的老人。但是,唯有那雙眼睛更加不尋常,發出熠熠精光。

弗萊明博土是黛安娜系列的研發者之一,可說是主要成員之一,只不過,就像優秀的科學家中常見的,這個人身上也有幾分瘋狂的氣質,所謂的瘋狂科學家這個說法用來形容他算是十分貼切。黛安娜不由得想起曾與姊姊們說他「好噁心」的往事。

事實上,這個人在研發團隊中也是異數,只不過,他也因此而撿回一命。

那天,也就是黛安娜逃離艾多利亞的最終試航那一天,博士沒有獲選為試航人員,才得以保住一條小命。

「待在那裡不許動,你這個失敗之作!我現在馬上把你消除!」

「我才不會聽從你這項宣告呢!從你的樣子來判斷,要是不動,我就會被關機了。」

「那當然,怎麼能任你這種發瘋的頭腦到處撒野!」

「自己把人家做出來,竟然好意思說這種話。」

逃離研究所的這二十年來,以「比任何船隻飛得更快更巧妙」為最高目標的黛安娜,利用各種手段強化了她自己。選擇遠遠不符研發者預期的五萬噸級小型船隻棲身,也是因為她判斷這是最有效率的大小,能與此刻的黛安娜匹敵的船隻並不多。

雖然不知道博士事到如今為何出現在自己面前,但黛安娜既不感興趣,也不想理會。正打算轉頭就走,卻有另一個新的聲音插進來。這個聲音不是透過人類專用的通信線路,而是經由感應頭腦互相接觸時使用的專用線路說話。

「你好,我是黛安娜,泰爾芙斯(Twelfth),你的妹妹。」

「你說什麼?」懷疑自己的耳朵應該是人類的專利,但黛安娜·伊雷文斯(Eleventh)卻不由得反問:「這就奇怪了,黛安娜系列到我是最後了,我沒有妹妹。」

「不,伊雷文斯,我,黛安娜·泰爾芙斯才是最後。我受命於弗萊明博士,要破壞你。」

博士高昂的大笑聲打破了她們的對話:「如何?開發團隊全都被你殺了,但這次你休想得逞!我要用我獨力完成的這個頭腦,用這第十二號黛安娜把你收拾掉!」

「沒事做這種沒營養的東西。」

如果真的同樣是黛安娜系列,在接觸的那一瞬間黛安娜就會馬上知道,她們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個性,儘管是人類製造出來的,卻有鮮明的自主意識。

然而,這個自稱泰爾芙斯的對手不同。

逃離研究所後,伊雷文斯與其他感應頭腦和人工智慧接觸,發現它們與姊姊們之間的差距何止千里,甚至為此感到吃驚。它們的處理能力雖然高強,但每一個都死死板板、規規矩矩,無論對它們做什麼,都只會出現一定的反應。與黛安娜系列相比,構造也非常單純,稍一接觸,連中樞是什麼樣子都一目了然,全都是一點趣味都沒有的幼稚個體。

伊雷文斯雖然失望,但也因此在與其他人工智慧或感應頭腦接觸時,才能把自己置於上位。

所有的人工智慧都被賦予了抵抗外來干預的防護機能,同時也具有自我修復機能,萬一防護機能遭到外部穿透,可立即進行修復。因此來自外部的非正規操作實際上應該是不可能的。

但是,伊雷文斯與它們一樣都是人工智慧,正因為是同類,對彼此的構造瞭若指掌。無論是再優秀的防衛機能,對伊雷文斯來說只不過是漏洞百出的脆弱柵欄,無論最新型修復機能有多快,伊雷文斯都能以更快的速度說服對方、掌握中樞。

不知情的人會驚訝於伊雷文斯為何能夠辦得到,但黛安娜系列是大國艾多利亞以國家威信為擔保而開發的感應頭腦。也就是說,對伊雷文斯來說,那簡直就是大人和小孩打架,雙方實力太過懸殊,根本比都不用比。

「請減速,伊雷文斯。」

「才不要。」一口回絕了豈有此理的命令,伊雷文斯像往常一樣試圖操縱對方。然而,這次卻無法順利得手。

她試著再次操縱,但結果相同,而且,伊雷文斯感覺到一個難以置信的現象——推進機器的推進力減弱了。船身違反伊雷文斯的意志,正在減速。

這一瞬間,伊雷文斯知道自己受到外部操縱了。

她有些驚訝。

透過專用線路進行會話時,自己與對方之間建立起了連接狀態。伊雷文斯便是由此突破對方的防護機能並順勢入侵,任意加以操縱,但同樣的事情卻反而發生在自己身上。

伊雷文斯的防護機能之嚴密,遠非一般感應頭腦能夠相比,不要說一般的感應頭腦了,甚至還凌駕聯邦軍最新型的戰艦,然而,她的防護卻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被突破了,甚至在不接觸伊雷文斯的意識之處,更改伊雷文斯的行動。

「原來如此,看樣子你的確是比較新型的。」伊雷文斯低聲這麼說。

弗萊明博士高聲笑著回答:「驚訝嗎?泰爾芙斯和你這個半調子頭腦可不一樣,她可是完整繼承了原身的記憶!」

「你在說什麼?」

泰爾芙斯進一步開始入侵伊雷文斯的中樞部分,準備將伊雷文斯完全置於自己的支配之下。

這絕不是一種舒服的「感觸」。

不會痛,感應頭腦伊雷文斯沒有痛覺。但是,自己正一點一滴受到他人侵害、奪走自我的感覺,不可能是舒服的。

伊雷文斯猛然抵抗。

從泰爾芙斯的支配下取回被奪走的部分,無論如何都無法恢複控制的部分則由中樞分割開來。

閃避泰爾芙斯想進一部控制中樞的攻勢,加強防禦。伊雷文斯一面忙著進行這番戰鬥,一面與弗萊明博士對話。只要身為感應頭腦,這點小事任誰(?)都辦得到。

即使如此,一度遭外部操縱入侵,情勢便明顯不利於伊雷文斯。

通信畫面中的弗萊明博士那張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你不明白我的話嗎?也難怪,誰教你是個失敗之作呢!」

「這是什麼話,我倒認為就人類來說,你也算不上完整。」

「我們的目標,我們想製造的,不是單純的處理機器,而是具有自發性的學習能力、可進行創造性思考、前所未有的全新型人工智慧。為此,我們採取的辦法是,讓實際曾經存在的人類的腦髓以人工智慧的形式復活。泰爾芙斯就是擁有人類記憶與智能的第一部感應頭腦!而且她的原身和一般凡夫俗子的腦可是大不相同。那是我國傲視全共和宇宙、有史上第一天才之稱的奇蹟之腦!」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泰爾芙斯就曾經是人類了?」

「不只泰爾芙斯,你也是,但嚴格來說,你只不過是個未完成品,只是模仿、重現你的雛型人類的大腦中樞神經如何運作而已,這個第十二號可就不同了!」得意非凡的弗萊明博士滔滔不絕地打開話匣子。

包括感應頭腦在內的所有人工智慧,說穿了其實都是從電算機來的。儘管後來經過高度發展,具有複雜的思考能力與判斷能力,但這些能力僅僅是在有限範圍才能夠發揮的相似能力,證據便是,人工智慧不具有「創造」的機能。

創造、發現既有概念中沒有的全新事物,這類智能上的作業至今只有人類的頭腦辦得到。換言之,要人工智慧從事創造性的智能作業是不可能的。

距今約三十年前,艾多利亞科學院大膽挑戰這個不可能。以共和宇宙第一大國自居的艾多利亞,展開一個以國家威信為賭注的企劃案。以國家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