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章

隆德朗星系與中央星系之間有五百二十光年的距離,看來似乎遠在天邊,但其實距聯邦僅僅一個航站之遙,在共和宇宙內也是知名的文化藝術中心。

在這之間,有兩個可居住行星,其中的第三行星普拉提斯是首屈一指的學術都市,音樂、繪畫、舞蹈、戲劇等藝術方面最優質的教育機構在此齊聚一堂,全共和宇宙想在這個領域出頭的年輕人都聚集在這裡。另一方面,第四行星尤利烏斯則完全是個演藝娛樂星球。自普拉提斯的學校畢業,或畢業前培養出實力,然後在尤利烏斯站上職業的舞台,可說是從事演藝事業的人的一大夢想。

尤利烏斯同時也是個電影業興盛的星球,晶婕主演的電影試映會也是在尤利烏斯舉行,由於是話題十足的超級大片,又邀請了大批各界名人,再加上這次的導演與晶婕傳出交往緋聞,因此記者們對這次試映會比電影界相關人士更加起勁。

這時,又傳出「庫亞帝國」即將在尤利烏斯國際太空港進港的消息。

潔思敏事先已安排好,直到自己抵達前一刻才通知記者,但知道庫亞夫妻將連袂出現的記者,倒有半數趕到了試映會會場,反正兩人遲早會來到會場,只要安安分分在會場等候即可。但他們不能不記錄有宇宙最高級飛天宮殿之稱的「庫亞帝國」在尤利烏斯進港的英姿,也不能不拍下在太空港下船的庫亞夫妻,不光是娛樂線記者,連知識性報刊的新聞記者都趕來了,尤利烏斯國際太空港頓時喧騰不已。

在騷動中,「庫亞帝國」悠然進港,記者們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喘一口,等候這對夫妻在貴賓專用通道上現身。這條通道是透明的,與宇宙飛船的出入口直接相連,換句話說,只要踏出宇宙飛船一步,就暴露在大批人馬的視線之下。

在出入口內側,兩名主角正準備出場,潔思敏身穿時髦的玫瑰色孕婦裝,戴著縞瑪瑙與黃金製成的奢華飾品(順帶一提,這些還不會爆炸)。凱利則穿著幾近於黑色的灰底細銀條紋西裝,領帶也是白底飾銀的。體格極佳的兩人如此華美地穿戴起來,著實亮眼。

潔思敏說道:「地上好像很熱鬧。」

「沒辦法啊,在外面的世界,你被當成特別天然紀念物。」

「什麼意思?」

「就是難得一見的稀有動物。」凱利說完,將左臂微微一彎。

潔思敏也心領神會,勾住那隻手,看著丈夫的臉毅然說道:「好,要親熱啰。」

「喔。」

這對話彷佛是戰鬥開始的暗號。

話雖如此,兩人都是社會地位崇高的成人,無法在人前熱烈擁抱或接吻,否則只會惹人反感,因此兩人走在通道上時、來到太空港內時,都是手挽著手,寸步不離,當然,臉上始終掛著笑容。

親眼目睹這情景的人們內心暗自讚歎,由於太過意外,甚至無法將內心的激動宣之於外。

潔思敏卻覺得反應不理想,小聲對凱利耳語:「好像再靠近一點比較好。」

「還要怎樣靠近?都已經黏得這麼緊了。」

「攬住腰怎麼樣?」

「這個我也考慮過,可是在公眾場合這麼做好嗎?」

「總比摸屁股好多了。」

「那好吧。」

兩人一面進行這樣的對話,臉上不忘維持燦爛的笑容,坐進了前來迎接的禮車。這當中,凱利不時伸手扶潔思敏,抵達試映會會場後,彼此攬著腰大大方方進入會場,讓記者們興奮不已,恐怕連狗看到最愛的骨頭就在眼前的興奮之情,都比不上他們的狂熱勁兒。但這種場合對採訪者的品格也有所要求,像那種會撥開人群突擊訪問的三流八卦雜誌,會被趕出會場,因此記者們強行按捺內心的焦躁,一面牽制別的記者,一面伺機訪問。

由於距離試映還有一點時間,試映會會場舉辦了派對,先行到場的客人看到庫亞夫妻也不由得為之騷動,歡聲四起。就算不知道他們是庫亞財團的總裁夫妻,這兩人一定也會是全場注目的焦點。

在人群中首先帶著滿面笑容上前的,是隆德朗星系的政治人物。

「歡迎兩位遠道而來。」

只見他喜孜孜地招呼兩人,與他們握手,緊接著問起對隆德朗印象如何、務必藉此機會彼此親近親近等等,準備沒完沒了地說下去,但這時候今天的主角登場了。

晶婕來了。

本來與朋友談話的晶婕結束了談話,來到入口迎接這對夫妻,光憑眼神就逼退了纏著夫妻倆的政治人物,然後對兩人嫣然微笑。

「你們都來啦?歡迎歡迎,我好高興!」

晶婕今天也是閃閃動人。接著,由晶婕拉著兩人踏遞會場,向朋友介紹這對夫妻,除了這次的導演韓•尹、各國的政治家和實業家、名演員和運動選手等等,凈是一些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名人。晶婕似乎事先就過濾了介紹的人選,但即使如此,還是介紹了不下三十人。

試映時間即將開始時,晶婕向兩人介紹了一名特別的男子。

「我來介紹,這位是克萊斯特,一位很有天分的音樂家。」

「晶婕,你說錯了,是天才音樂家。」

大言不慚地糾正晶婕的,是一名個子相當高的男子。與潔思敏站在一起,雖然略矮了一些,但也有將近一百九十公分吧。穿著復古的燕尾服,盾寬腰細,手腳修長,體格極其優雅挺拔,長長的銀髮垂落至腰際,顯得華麗無比。最奇怪的是,這位天才音樂家戴著遮住上半張臉的面具,現在明明就不是化妝舞會啊。

一時之間還以為他是為了掩飾臉上的傷,但考慮到如今整形技術如此發達,實在不太可能。這讓潔思敏感到奇怪,想觀察對方的眼神,但面具的眼睛部分也嵌了有色玻璃,看不出對方的表情,唯一露出來的只有嘴巴。那兩片嘴唇略薄,兩端微微上揚,形狀美觀。面具男兩片嘴唇上帶著微笑,向潔思敏行了一禮。

「夫人,請原諒我戴著這掃興的面具與您相見,這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您。」

「您的意思是?」

「這副面具是為了保護女性的心,當然,您也不例外,假如我露出真正的面孔,您恐怕將一眼就為我著迷,情不自禁地愛上我。」

潔思敏的一道眉毛微微揚起,但她知道號稱藝術家的人當中有不少怪人,因此並沒有反駁。

她微笑說道:「既然是如此稀世俊美,那麼我不能不拜見一下。您用不著擔心我,對我來說,即使找遍了整個共和宇宙,也沒有人比得上我的丈夫。」

「既然您這麼說,那麼但願我不會造成您的家庭糾紛。」男子一面說出這句矯情的話,一面以戴著手套的手摘下臉上的面具。

頓時,只聽四周的女士們倒抽了一口氣。

面具下那張臉確實俊美無比,他本人並沒有誇大其辭,這一點潔思敏也不得不承認。

他的年紀大約三十左右吧,有一張柔美的臉,同時也是一張冷漠而華麗的臉,肌膚自得好像缺乏色素一般。或許是因為如此,難以說是具有男性美,但肌膚像瓷器般光滑緊繃,長長大眼中的綠色眼眸發出誘人而神秘的光芒,令人誤以為是鑲了寶石.不難想像有些女子光是在這雙眼睛的凝視下便會體溫上升。知性與全身散發出的頹廢氣質相制衡,憂鬱的微笑之後暗藏著激情,而且這份激情是用於負面事物的能量——就是這麼一張臉。

假如以犯罪者來分類,他便是屬於自我美學至上的天才型壞蛋——潔思敏對這張令四周女子陶醉出神的臉做出這樣的評斷。

「原來如此,對其他男士們恐怕有些失禮,但確實是令我大飽眼福,藏在乏味的面具之下真是太可惜了。」

「您才是具有堂堂女王風範,能夠見到您,是我無上的光榮。」

他提起潔思敏的手一吻,動作完全是個風度翩翩的紳士。

這位徹底忽視凱利的音樂家一離開,潔思敏便小聲問朋友:「那是個什麼樣的人?」

「就像你看到的,長相和才能無可挑剔的怪人。」

「他真的是天才嗎?」

「這就見仁見智了,不過寫的曲子是不錯。」

晶婕抬頭看凱利,調皮地笑了。

「他好像很在意你哦。」

「克萊斯特根本看也不看他啊?」潔思敏代替丈夫回答。

晶婕搖搖頭:「醜八怪他瞧不起,美男子他就當空氣,但無視到那種地步倒是很少見。換句話說,他就是這麼在意凱利。」

潔思敏微微聳了聳肩。

凱利則是以只有潔思敏聽得到的聲音低聲說:「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以前認識的人。」

潔思敏不由得睜大了眼。

這時,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