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章

標題是:庫亞夫婦已經玩完?

這是黛安娜搜尋娛樂新聞找到的。

凱利不在的這段期間,名字經常在娛樂新聞中出現,才傳出懷孕消息便分居、突然不見蹤影的凱利•庫亞,據說在婚前便有情婦、有私生子等等。儘管早在意料之中,凱利仍不禁為媒體如此正中自己下懷而失笑。

「沒想到世界上閑人這麼多,為什麼別人離婚的話題可以炒得這麼熱?」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因為是別人啊!」

真是一針見血,就是因為和自己無關,才能愛聽得天花亂墜。

八卦雜誌的推測則延伸到更可怕的方向,說因為丈夫的出軌,身懷六甲的潔思敏•庫亞深受打擊,如今每天在沉痛中度日,而因為時間點不巧,恐怕對母體與胎兒都會造成不良影響——真是笑死人不賠錢。

「他們對那女的抱有太不切實際的幻想了……」

不知為何,幾乎都是凱利拋棄潔思敏的報導,沒有潔思敏將凱利趕出門的。凱利認為這是歧視。不光是娛樂新聞,凱利也利用前往「地下鐵」這兩周的時間,把庫亞財團的相關報導仔細看過。

自然資源產業部新推出的天蠶絹的市場反應,武器開發部門發表將與聯邦軍合作開發新技術,全毀的中央市飯店在行星都市開發部門的主持下順利進行,近日將舉行落成典禮,並預定邀請其負責人理查德德•傑斐遜出席。

報導中說,這場落成典禮,聯邦方面本來是想邀請庫亞夫妻的,因為這家飯店是兩人在新婚旅行時全毀,與兩人有淵源。其實飯店等於是毀在潔思敏手裡,但記者們當然不知道,因此寫下庫亞夫妻不出席委實遺憾云云。但是,庫亞先生不知去向,因此邀請庫亞夫人單獨赴會,卻遭到鄭重婉拒,而且報導還加上一段臆測,說庫亞夫人之所以如此不願意出現在公眾場合,原因極可能是丈夫的失蹤使她心痛萬分。

看來,潔思敏是真的完全不在人前出現,八卦雜誌也樂得大寫特寫。

凱利在相隔標準時間八十九天後返回艾德米若,一回來就遇到尷尬的場面,只不過,當事人不是他。

地點是在總公司,一見到膽顫心驚地迎接他的眾職員,凱利便笑著說:「我不在的這段期間,被說得亂七八糟,讓我吃了一驚,你們可不能相信八卦報導。」

接著凱利為了看這段時間的通信紀錄來到會長室,有時候意外地會有人提出希望會見掛名副總裁的要求,更何況還有瓦利那件事。不知道他在那之後有什麼反應,或者為了避免留下任何紀錄,選擇等候凱利聯絡?無論如何,要與他接觸,這裡是唯一的管道。

既然凱利不在,會長室應該空無一人才對,但進去之後卻聽到說話聲。

這間會長室分為好幾個房間,聲音並非來自辦公部分,而是從私人起居的部分傳出來的。過去一看,在起居室後方接近寢室的地方,有一對男女正站著說話。他們只顧著說話,沒注意到凱利進來了。

凱利苦笑,把腳縮回來,儘管是在上班時間,但既然有員工把主人長期不在的會長室當作幽會場所,那麼凱利也不好意思去打擾。但是,他們的對話不知為何氣氛緊張,聽起來實在不像甜言蜜語。

男方感覺上像是單方面責怪女方,氣沖沖地大聲說:「我好不容易要離婚,可以和你公開在一起了,事到如今你卻說不要,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你別激動,冷靜一點好嗎?我什麼時候說過希望你和我結婚了?我從來沒有提出過這種要求。」

「那是因為那時候我有老婆不是嗎?所以你才什麼都沒說,相信我、等我,讓你等了這麼久,我覺得很抱歉,所以現在才好不容易可以負起責任了!」

「那是你想太多了,鮑伯,你別離婚好不好?你這麼做,我……很困擾。」

「為什麼?你應該是愛著我的!」

「我是愛你呀!可是我並不想和你結婚,鮑伯,為什麼我們不能維持現狀?」

「我說我要和妻子分手,好和你結婚!為什麼你不懂!」

「我不懂,一點都不懂,我以為你是不會提這種事的人……」

她話里有著嘆息之意,反觀男子,則是完全處於暴怒的狀態,想必是女方的反應太過出乎意料,令他惱羞成怒。

「你是說你是玩玩的?我是真心的,還下定決心和妻子分手!你卻要背叛我?」

「別這樣,當初你也是抱著玩玩的心態吧!明明是彼此互相!」

「啰嗦!你只要閉嘴乖乖聽我的話就好!」

「放開我!」

這是什麼狀況?

本來驚訝的凱利,聽到毆打的聲音與女人的慘叫,更傳來男子強押著女子進入寢室的動靜時,他再次苦笑,大步走向寢室。

他還沒走到,寢室便傳出更加不平靜的聲響。

凱利輕敲敞開的寢室門,說:「打擾了,兩位,那裡是我的床,可以請你們讓開嗎?」

男子把掙扎的女子壓在床上,正準備辦事。他嚇了一跳地彈跳起來,女方也急忙從床上起身,但一看她的臉,凱利有些吃驚。

那是潔思敏公關造型小組的組長海倫。

她以絕望的眼神看了凱利一眼,連忙拉攏凌亂的衣衫,轉移視線,免得讓凱利看到挨了打的臉。男方則是陌生的臉孔,年紀不到三十,身材高大健壯,仍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儘管對床上的海倫仍大為垂涎,卻又無法不管凱和,因而顯得局促不安。

他很快便重打精神,倨傲地挺起胸膛:「請你不要插手,庫亞先生,這是她和我的問題。」

「我是很想這麼做,但這裡是我的房間,你卻是非法入侵者,你不是本公司的員工吧?」

男子更加吃驚,多半是沒想到玩樂風評在外的副總裁竟然記得全公司員工的長相。

他嘖了一聲,報上姓名:「我是契斯特保全的鮑伯•艾姆斯,讓你看到難堪的場面了。海倫,走吧!」

「別這樣。」艾姆斯抓住坐在床上的海倫的手,想拉她站起來,但海倫無力地搖頭。

「過來,我們話還沒說完!」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

「住口!」

艾姆斯火冒三丈,又想打海倫,卻被迅速上前的凱利抓住手沒打成。

「你很火爆嘛!沒人教你女人不是用來打的嗎?」

「不要你管,她是我的女人,要怎麼處置是我的自由!」

艾姆斯長這麼大似乎也沒人教過他打架要看對象。

凱利苦笑,放開艾姆斯的手,一拳朝他臉上打過去。這一拳看來輕描淡寫,卻是威力無窮,一下就把魁梧的艾姆斯打飛到寢室門口。艾姆斯似乎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一屁股坐在地上,茫然地抬頭看著凱利。

「吶?被打很痛吧!身材比你纖細得多的海倫就更痛了。」凱利嘴上雖然掛著笑,但眼中射出無比駭人的精光,說:「給我滾。」

即使是像艾姆斯這麼遲鈍的男子,也充分感受到這句話和表情中的冷峻。他似乎很聰明地察覺到,再反抗下去會有危險,若不及早離開這裡,自己會大難臨頭,於是一臉蒼白地奔出會長室。也許是被打的衝擊未褪,腳步十分蹣跚。

凱利一回頭,海倫已經站起來了,她將頭髮與衣服儘可能整理好,行了一禮。

「非常抱歉,明知副總裁已經回來,還擅入辦公室……告退了。」

她的聲音很僵硬,也急著想離開,凱利卻繞到她身前,擋住她的去路。

看她雪白的臉頰上清清楚楚留著挨打的痕迹,凱利皺起眉頭。

「嘴巴張開來我看看。」

「咦?」

「嘴巴裡面,有沒有咬破?」

「我沒事,那個……謝謝您,事後我再正式向您道謝,現在我還有工作要做,先……」

「哎,別急,你先坐一下,」

「不用了,我還在工作中。」

「你就坐吧,只要說是副總裁留住你,誰也不敢罵你。」

凱利的語氣極其輕快,臉上也帶著笑容,海倫似乎也覺得心情輕鬆了幾分。稍加猶豫後,她依言在長椅上坐下來,但是身體仍然緊繃。

凱利進了附設的廚房,不知在做什麼,回來時拿著一個冒著熱氣的杯子。

他把杯子遞給海倫,說:「喝吧,喝了精神會好一點。」杯子里裝的是熱葡萄酒,以砂糖和肉桂調味過的。

這次,海倫沒再提工作,默默接過杯子喝起來。慢慢喝著熱飲,心情也略略平靜下來。

她看著凱利,露出生硬的笑容:「這也是以前的女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