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章

庫亞財團有個部門叫「自然資源產業部」,經營的主要產業為礦物與天然纖維,後者包括棉、麻、皮毛等等,幾乎全部做為服飾用途。

說到衣料,以化學合成品為主流的現在,這些材料已經不夠普遍,不但保養麻煩,使用時也必須小心謹慎,而且與合成材料相比,也談不上耐用。從大量生產的角度來看,這種物品只有缺點,但唯其如此,反而備受珍視,同時價格也很昂貴。穿著自然素材的衣物乃是特權階級的象徵,對於要花不少心血才買得起這種衣物的一般市民而書,「打腫臉充胖子」並不是玩笑。令人意外的是,高級衣料是庫亞財團的拿手項目之一,也是收入來源。

當然,潔思敏的公關造型小組若以服裝設計為職志,想要多少人人垂涎的最高級衣料都不成問題,但可悲的是,這些豐富的資源可說是完全無用武之地。

潔思敏對服裝絕非毫不在意,但要以耐用為第一條件,首先就不會考慮自然素材。而令公關造型小組更加感到遺憾的是,她對服裝的要求,下半身一定要是臀部、大腿處口袋多多益善的迷彩褲或皮褲,鞋子只穿加了鐵板、耐穿耐磨的;上衣要可以遮住掛在脅下的槍套,最好是袖口可以容納一把手槍還綽綽有餘,舉出來的偏好讓人愈聽愈頭痛。一般女性對美理所當然的追求——以吹風機吹整頭髮、上粉底、搽唇膏、修眉這類打扮,她完全不感興趣。

「化妝品和眉毛夾能帶上戰場嗎?」是她一貫的論調。

要是沒有海倫帶領的公關造型小組,社會大眾對庫亞財團繼承人的評價想必會大不相同。由於有她們無與倫比的努力,潔思敏才能夠贏得「年輕美麗的女總裁」這個凱利聽了嗤之以鼻的稱號。

潔思敏平常都穿硬挺的套裝,偶爾遇到晚會,則一律要求晚宴服要長袖、質料厚,而且是褲裝,勸她晚宴服最好穿無袖,她也不肯聽。

「因為我手臂上的肌肉有點太多了,別人看了會嚇到的。」這是她的理由。

要打扮這麼一個勇猛健壯的人,正好可以讓造型師大顯身手,但由於這個對象是個絕佳的可造之材,她們總感到有些美中不足。潔思敏若是不開口,完全可以歸類為美人,因此不可能完全不適合女性化的服裝。她們經常在想,希望能再冒險一點,想試試以她為素材,能夠塑造出什麼樣的女性形象。

這時,正好潔思敏懷孕了,不但如此,還說要暫時在家靜養。這下子,她們的幹勁全上來了,把握這難得的實驗機會,把過去累積的設計圖全部拿出來,配合這些圖稿,準備了大批過去沒有機會亮相的女裝衣料,柔軟的喬治紗,細緻的府綢,通風的苧麻、細麻,輕盈的雪紡、寬幅絨、平紋絲等等。

她們說做了新衣服要潔思敏試穿,但潔思敏一開始面有難色:「我覺得這種柔軟的東西不適合我。」

先別說適不適合,這種軟遢的衣料穿了像沒穿一樣,教人好不自在。不,只要氣溫適當,不穿衣服也無妨,但穿了這些反而做什麼都不對勁。

但是她們不肯讓步,堅持到底:「你的身高夠,身材也好,卻總是穿同樣的衣服,這樣我們都沒有發揮的空間,偶爾也穿穿不一樣的衣服嘛!」

「就是嘛!再說,懷孕時應該保持開朗的心情,穿你平常穿的褲裝太沒意思,而且也太講求實用了。」

如果只是這樣還好,偏偏她們所準備的衣服每一件都可愛得嚇人。

荷葉邊的弔帶裙只不過是個開始,輕飄飄地展開來的蟬翼紗裙、裙邊綴有蕾絲的襯裙、薄麻紗布料上裝飾了許多白緞帶的襯衫、觸感滑溜的絲質印花連身洋裝、飾以華麗刺繡的軟質丹寧……看樣子,她們是想找出潔思敏適合「女性化」到什麼程度,以及那個程度的極限。

在某些部分很好說話的潔思敏配合了這項實驗,凡是為她準備的她都先穿再說,但她穿著鮮花圖案的抓縐大圓裙在大宅里昂首闊步的模樣,凱利要是看到,肯定會大笑。

公關造型小組的實驗愈演愈烈,終於連嵌花的絨毛裙都登場了。對此,她們自己也苦笑著找借口:「這玩笑開得是有點過火,不過在家期間反正誰也不會來,就試著穿穿看吧!」

但是,偏偏這一天有訪客。

駕著空氣車出現的,是雨果、亞歷山大兄弟的父親,同時也是行星開發部門的最高負責人,理查德•傑斐遜。本來沒有預約的訪客是不能進入的,但接待的伊薩多畢恭畢敬地行了一禮。

「傑斐遜先生,久違了。」

「喔,你還好吧?」

「托您的福,目前仍勉強為小姐服務。」

「我想見見你們小姐,麻煩為我通報一聲。」

「好的,您有同伴嗎?」

「沒有,就我一個。」

以他的身分來說,這是極其特異的一件事,他本來就是馬克斯•庫亞的老朋友,也曾經來過這宅邸好幾次。

話雖如此,他看起來卻顯得坐立難安。

被領到客廳之後,傑斐遜也來回走動不就座,但一看到潔思敏,卻說不出話來,勉強從喘息中擠出來的話是:「……這是什麼?」

公關造型小組鐵青著臉懇求「求求你把衣服換下來」,但潔思敏卻笑著拒絕。她身上穿的是粉紅色的開襟衫,加上奶油色的弔帶裙。漫畫變形的兔子和小熊,在胸口以及一整片裙襬上嬉戲。

身高超過一百九十公分的女中豪傑以這身打扮登場,也難怪傑斐遜說不出話來,但潔思敏卻拉著裙襬大大攤開展示,完全不以為意,還大言不慚地說:「可愛吧?」

傑斐遜還是發不出聲音,以懷疑的眼神從上到下打量潔思敏。他心裡想說的想必是:這不叫可愛,應該叫作噁心才對。

「這是我的人幫我做的,她們說穿了可以讓心情開朗,我倒是覺得,穿了之後有種腦袋開花的感覺。」

「……你明知道,為什麼要穿?」

「用不著潑別人冷水啊,她們說很想讓我穿穿看這種衣服,雖然我覺得拿我來當洋娃娃一點也不好玩——我和我母親可不一樣。」

傑斐遜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傑斐遜擁有結實的軀體,渾圓灰白的頭顱,突顯出頑固個性的下巴,以及最特別的——迷人而悅耳的聲音。身高大約有一百七十五左右吧,他與兒子們不同,長著一對銳利的三白眼和淡淡的眉毛,再怎麼客氣也無法恭維他是個美男子,但他卻擁有兒子們所欠缺的特質。那是一種強烈的光芒,也可以說是一種無法解釋的、吸引人的氣質。

他穿著圓領毛衣搭配灰色長褲,以及茶、白兩色相間的鞋子,就這個年齡的男士而言相當時髦,也許是因為這次是非正式的訪問,才做這種休閑的打扮。

茶送上來了,兩人在矮沙發上相對而坐。

突然上門造訪分明是有事要談,但傑斐遜卻苦著一張臉,彷佛有口難言般,粗粗的手指動個不停。

結果是由潔思敏開口:「『硃砂』的意外原因,據說對外是以原因不明來解釋?」

傑斐遜的臉色更苦了。「這件事是怎麼傳進你耳里的……」

「企業機密,你向西蒙茲追問了好幾次,要求他查明出事的原因。西蒙茲說是船本身結構上的缺陷造成的,但若是把這樣的事情公諸於世,將有損庫亞的名聲和信用,所以求你當作原因不明,是這樣沒錯吧?」

「慢著,先等一下,在那之前,我想先解決我這邊的事。」傑斐遜發覺談話會被潔思敏主導,連忙舉起手來。「關於『硃砂』這件事,看來我必須向你道謝。」

「要道謝該去向『馬可仕五號』道謝才對,是那艘船發現『硃砂』的,再說,只要通信機修好,『硃砂』就可以自行呼救了。」

「『馬可仕五號』聲稱是收到了你傳送的信號才發現『硃砂』的,更何況,據多明哥船長說……雖然向乘客宣布正在搶修通信機,但事實上幾乎沒有修好的指望。」

傑斐遜那雙銳利的眼睛凝視著潔思敏的臉。

「換句話說,如果不是你硬闖封閉的航站,『硃砂』和三百一十六名員工就無法獲救,這麼說絕對不是言過其實,我身為負責人,有義務向你道謝。」

「好感動,那你要頒感謝狀給我嗎?我看你好像忘了,『硃砂』和那些乘客船員也是我的部下,沒有要你特地來向我道謝的必要。」

那身可愛的服裝和充滿男子氣概的語氣,實在是太不搭調了。

「不過,能夠有機會和你當面談真是太好了,我有事想問你。」

潔思敏把腳一蹺,雙手架在胸前,注視著傑斐遜。那是一雙灰中帶藍的平靜的眼睛。

「你要跟我,還是跟那群人?」

傑斐遜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搖搖頭:「為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