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共和宇宙聯邦於標準歷七三八年成立,宗旨是維持全宇宙的安定與秩序。

成立當時加盟國還不到二十國,如今已超過一百五十。隨著加盟國的增加,組織也大不相同。各國委員為扞衛本國利益而紛爭不斷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聯邦已擔負起統御共和宇宙的任務。決定其許可權範圍的,是制定於八四二年的一條條例,內容足:「新發現有益資源時,其資源歸聯邦所有」。

「有益資源」當然包括「門」,以及可居住的行星,但是可居住的行星究竟屬於誰?這更是長久以來的紛爭起源。如果發現的是個人,該認定行星為其個人所有,還是其祖國所有?

漫長的爭論過後,事情有了定論:為了讓聯邦確保營運資金,以及避免同一國家擁有多處殖民地,所有新發現皆無條件歸聯邦所有,有意者再向聯邦購買。對聯邦來說,這等於是做沒本錢的買賣,賺翻了!

而現在,聯邦相當於一個名為「聯邦」的國家,擁有的軍隊更是號稱共和宇宙最強的。

「但是,要養好的軍隊很花錢,所以他們才覬覦你腦袋裡的情報。聯邦軍為了『維護宇宙和平』,必須隨時保持在最強的狀態,但軍隊是個需索無度的無底洞,而且更糟的是那個條例的存在。東西明明是你發現的,他們卻忘得一乾二淨,以為那是他們的財產。所以,現在他們一定是把你當作厚顏無恥的小偷,認為你不但偷藏他們的財產,還想獨吞。」潔思敏在降落到中央的接駁船中,一面眺望窗外的景色,一面分析聯邦的態度。

「雖然這時候才問有點奇怪,不過你真的沒有把那個礦藏公諸於世的打算?」

「沒有。」拿寬口酒杯喝著汽泡白葡萄酒的凱利回答。

這艘接駁船是「庫亞帝國」的隨行船,因此所有船員都是潔思敏的部下。隔壁房間有普莉絲汀、海倫、佩柏茗、葛蕾絲,她們為了照料兩人隨身事物同行。

凱利認為才這麼一點小事,未免太勞師動眾,潔思敏也提出相同的意見,但她們不肯讓步,堅持要同行。

「如果你是擔心身分曝光,就把那礦藏當作是現在的你發現的來處理,就不會有問題了。」

「這麼一來,就由庫亞財團把礦藏標下來?」

「沒有讓給別人的道理,我會去標的。標下來之後,他們就沒有理由再追捕你了。」

女王或許是要為他設想吧,但凱利搖搖頭。

如果想要靠這個圖利,辦法多得是。

可以找適當的代理人申請,賺的錢再平分就行了。就算平分,金額也與一國的國家預算相當。

「我不會說我不需要錢,改造船就得花錢。這不是錢的問題,我只是不爽。」

潔思敏以眼神意示他繼續說下去。

「聯邦官員那種『你只要誠實申報,我們就開恩大赦』的態度,我看了就是不爽。就像你說的,那不是聯邦的東西,當然也不是我的東西,只是剛好就是有東西在那裡而已。我不否認,我是靠那個發了一點小財。」

「容我雞婆提醒你一聲,你把東西丟在那裡,可能會有別人發現就拿去申請了。這麼一來在法律上,那就是別人的東西了。你這個發現者連碰都不能碰一下,也不能成為你的修船基金,這你都考慮過吧?」

「到時候再說,反正天無絕人之路。」凱利滿不在乎地說,然後又向服務人員要了一杯白葡萄酒。那種酒有如冒泡的金色泉水,喝起來又辣又爽口。

潔思敏盯著凱利的側臉好一會兒,突然靠過來耳語:「你該不會還有什麼其他別的?」

「你這超能力也是遺傳自你父親?」凱利苦笑。

「別岔開話題。真是的,一點都大意不得。」

「誰啊?」

「而且連慾望都沒有。」

「才不,我只是個膽小的好人而已。」

「這種說法誰會信啊?」潔思敏冷冷回了一句,蹺起她那雙長到不行的腿。今天她穿著深藍色的套裝,與同色的低跟鞋。

「如果是這樣,也難怪聯邦對你窮追不捨。這麼一來,我現在不就等於是把羔羊送進狼群中?」

「女王陛下,容我斗膽請問,誰是羔豐?」

「這下面是聯邦的大本營。你可要當心,下去之後連半句話都不能隨便說。天曉得那裡有什麼機關。」說著說著,他們已經來到地面了。

中央有四座島(大陸),每一座島各有兩個太空港,接駁船降落在富拉那崗島的艾巴托斯太空港。和其他三塊大陸比起來,富拉那崗面積較小,但中央市(聯邦總部)便位於此處,而艾巴托斯太空港距離中央市約一百公里,是中央行星最大的太空港。

接駁船在VIP專用跑道著陸,潔思敏與凱利都通過了VIP專用門,負責護衛他們的人就在這裡等候。隨扈一共有六個,每個人的衣著打扮都樸素不起眼,但氣質與港務人員明顯不同,所以一看就知道是隨扈,但驚人的是,她們全都是女性。

「聯邦宇宙第七軍琳達·葛蘭姆,奉命於兩位在此期間擔任隨扈,偕十三名部下與兩位同行。」其中一人上前向潔思敏敬禮。

聽到十三人這麼一大票固然吃驚,但聽到對方是軍人凱利就更意外了。

潔思敏也表達了同樣的意見。

「只不過是蜜月旅行呀。聯邦要派隨扈也就算了,我們可是平民百姓,怎麼能勞動軍方?」

「在下不知,我們只是遵命行事而已。」

葛蘭姆中尉年約二十五、六,金髮整齊地梳成一束,一百七十五公分的身體包裹在平實的褲裝內。神情看來沉著冷靜,但那雙黑眼的目光中卻潛藏著激烈的情感。

「庫亞先生,初次見面,你好。這段期間還請多多指教。」中尉看著凱利的目光有點微妙。

「哪裡,我才要請你多指教。」凱利照本宣科地回答之後,突然覺得哪裡有點不對:「中尉。」

「是。」

「你沒有對我妻子說初次見面?」

葛蘭姆中尉的表情似乎有些僵硬。

「在下曾經在庫亞財團創立六十周年的紀念晚會上,見過庫亞夫人。」

「那場晚會應該只邀請VIP吧?恕我失禮,中尉怎麼會在那裡?」

「那是上層的意思。由於下任總裁是女性,因此總裁光臨聯邦時,我們偶爾就會像現在這樣擔任隨扈。為工讓總裁認識我們,我們才破例獲准參加。」

「這麼說,中尉的部下,包括不在這裡的人在內,全都是女性?」

「是的。」

「真驚人。你說你是第七軍,原來第七軍有專門從事隨扈的女性部隊?」

凱利知道庫亞財團與聯邦之間密不可分,但這也未免太多禮了。

「關於我的所屬單位,很抱歉,無法奉告。」

「軍事機密是吧?」凱利聳聳肩,語帶不屑.

聯邦軍共有十二軍,彼此完全獨立,上頭各有長宮。基本上各軍擁有相同的戰力,但彼此之間會產生競爭意識,因此各軍會培養獨特的部隊,以突顯自己的特色。凱利認為這位葛蘭姆中尉多半也隸屬於這類特殊部隊。

「我安排了五名部下作為隨扈,其他八名我已先讓她們去進行安全檢查了。」

接著,中尉介紹在場的其餘五名女子,但她們散發出的氣質也有些特別。

由於這份工作需要肉體勞動,所以她們全都只有二、三十歲左右,相當年輕,也散發出接受過嚴格訓練的人特有的氣質。這些都還好,但她們每一個人都對凱利投以極其關切、極其好奇的眼光。

如果凱利本人就是巨大財團的總裁,而且還單身未婚的話,就不難理解這些女性為何會投以熱烈的視線,但她們給人的感覺卻不是這樣。她們的眼光好像是在估量、品評什麼似的,實在說不上友善。

凱利對這種視線有印象。普莉絲汀、佩柏、葛蕾絲,乃至於幾乎「庫亞帝國」的所有人,也是用這樣的眼光來看自己。

潔思敏向隨行的女性介紹了中尉之後,並沒有到中央市去,而是前往鄰市。因為庫亞財團的金融部門總公司就在那裡。就蜜月旅行來說,這個目的地很特別。

坐進前來迎接的禮車之後,潔思敏一句話都沒說。似乎是真的在提防竊聽,但她的樣子很奇怪。舉止動作很沉靜,但眼睛卻散發出狂野的光芒,看起來幾乎已經變成金色了。

「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

「難得看你神經綳得這麼緊。」

「會嗎?」她回以一笑,好像什麼事都沒有。

凱利發現自己問話方式錯了,便換個說法。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