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艾德米若並非人口眾多的國家。

大約五十年前,來自這個行星的馬克斯·庫亞衣錦還鄉,將財團的據點設立於此。錢潮所在之處必有人潮,艾德米若也曾一度面臨人口爆炸的危機,但馬克斯為祖國設想,將主要的產業分散到其他國家,鼓勵艾德米若政府嚴格限制移民條件,以控管人口。

結果,艾德米若如今便成了有可能是全共和宇宙最難移民的國家。除了完全自動化的都市之外,該地的自然資源十分豐富,令人難以相信這是超級國際企業的根據地。

但是,這和人潮進出沒有什麼關聯。

這一天,記者會會場所在的飯店,眾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數不清的看熱鬧人群也讓飯店疲於奔命。另一方面,為了維持交通秩序、預防萬一,警察也出動了。整場記者會在戒慎恐懼的氣氛中舉行。

自己簡直就像遊街示眾的犯人——凱利坐在爆滿的記者會場中,心裡這麼想。

他筆挺地穿著葛蕾絲等人做奸的西裝,頭髮梳得整整齊齊,乾淨體面的樣子和平日的他判若兩人,那非比尋常的身高更讓他顯得氣勢非凡。

數百雙眼睛發出異樣的熱度,投在自己臉上,簡直都令人感到痛了。此刻,凱利才深深慶幸自己換了一張臉。

這場記者會一定會即時轉播到全世界的每個角落,一想到認識自己的人會看到,凱利就渾身不自在。真是丟臉丟到全世界去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深嘆自己太天真了。在此之前,凱利對娛樂版不太關心,雖然知道名人結婚會上報,卻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別人結個婚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對此感到十分不解。沒想到陰錯陽差之下,自己竟然扮演起其中的主角,而且排場還不是普通的大。記者團的態度早已超越熱切,而是肅殺了。

凱利身旁當然有另一位主角,潔思敏。

她的裝扮也恰如其分,領口飾以蕾絲的絲襯衫,搭配高級的灰色套裝,黑色的高跟鞋。頭髮不知道是怎麼處理的,比平時更加光澤艷麗,還發出柔和的光;化了妝的臉美得像是換了一個人。

看到這樣的成果,不得不承認那群負責造型的女子們的確很有一套。

不僅僅是外表換了一個人而已。與記者的對答主要由潔思敏負責,但她的用詞語調高雅得讓一旁的凱利覺得全身都癢了起來。

凱利是有「尋門獵人」之稱的太空旅人,生於巴比斯,但一直在宇宙間生活。庫亞財團在門的開發管理方面是專家,兩人是因此認識的,今後準備讓凱利成為財團的副總裁云云——潔思敏談起這些時語氣之「文雅」,實在讓人很難聯想到她平時的說話方式。

其中一名記者舉手發問:「這個問題好像會破壞兩位的幸福氣氛,不過我還是想問一下,是哪一位開口求婚的?」

潔思敏嫣然一笑,回答:「這是個好問題。完全是我個人的單戀,他對庫亞的名聲完全不戚興趣,認為邀游太空快樂得多,是我窮追猛打,好不容易才說動他答應結婚的。」

想要任何男人應該都能手到擒來的潔思敏,竟然滿臉喜悅地說出這番話,記者們豈有不訝異的道理。

男性記者們殺氣騰騰的視線集中在凱利一個人身上。

庫亞財團的財力與實力,放眼世界無與爭峰。只要無視那離譜的身高,潔思敏本人也是個十足的美人。

男記者的眼神無不咒罵:「這該死的王八蛋!」

而女記者則對潔思敏的選擇有興趣也有好感,因為她選的是一個身無分文的男人。

「她明知道這麼做,一定會遭到董事會大力反對……」

「這是很聰明的決定。」

「她一定很愛他,否則不會這麼勇敢。」女記者們竟如此推論。

但她們也對凱利施以無言的壓力:「如果你是為了財產才跟她結婚,我們絕對不放過你!」

凱利當下的心境真是難以形容,只能拚命忍住苦笑,除此之外,他也無能為力。

問題似乎永遠都問不完,但潔思敏在適當的時機結束了記者會,與凱利一起去找財團的主任律師。

噴射禮車行駛的期問,凱利斜睨了坐在自己身邊的潔思敏一眼,說道:「虧你受得了這種場面。」

「我有說謊嗎?你是太空旅人,是我追你的,這些都是實話吧。」

對方說得如此斬釘截鐵,凱利也無話可回。

潔思敏沉默了一會兒,又說:「再說,如果這種程度就受不了,是當不了巨大財團的會長的。」

確實有理。

主任律師的事務所就在同一座城市中,因此他們很快就到了,律師是位身形高大,頭頂光溜溜的男子。只見他臉上堆滿了笑,迎接潔思敏。

「歡迎歡迎。我看到記者會了。沒想到這一天會這麼早來臨,真教人高興。」

「手續呢?」

「準備好了。請。」

他們被帶到另一個房間。

房裡除了一張大書桌、隔桌相對的兩張椅子和旁邊一把長椅之外,其他什麼東西都沒有,連窗子也沒有,甚至令人覺得有點窄窄悶悶的。

律師坐在書桌後方的椅子,潔思敏在長椅上坐下。凱利自然得坐在律師對面了.

「凱利·庫亞先生,在這個房間里做的事、說的話,全都會視為公證紀錄,這樣可以嗎?」

總不能說不可以吧?所以凱利默默點頭。

律師也對他點點頭,然後轉頭看潔思敏。

「潔思敏·庫亞夫人,你承認這名男子是你的丈夫嗎?」

「承認。」

簡直就像結婚典禮上的誓詞,但之後被要求籤名的,就只有凱利一個。

「請在這裡簽名,寫壞了也沒關係,可以重來的。」

律師指的地方,是嵌在書桌上、一塊黑色細長的板子。那不是一般的板子,看得出來它已經啟動了,原來是要他用電子文件的特殊筆在那裡簽名。

凱利從來沒做過這種事,這顯然和一般的簽名不同,雖然他不知道這代表什麼,但還是先簽下凱利·庫亞這個名字再說。

筆尖在黑色的板子上划出金色的文字,過了一會兒,文字就消失不見了。

「好的,很好。」律師點點頭,在自己的位子上開始作業,在他眼前出現了空間顯示畫面。

律師叫出了人口管理紀錄,讓已經轉錄為官方電子文件、正式登錄的結婚證書顯示出來,開始對照上面的筆跡和凱利剛剛寫下的筆跡。

他對照了很久,黑色板子似乎是為了分析筆跡而設的,分析方式並非單純將兩者重疊對照,而是會將所有的要素都加以比較,但兩者當然是完全吻合的。

「很好。你確實是潔思敏·庫亞的丈夫。」

凱利又另外在幾份電子文件上簽名,這樣手續就結束了。

「那麼,這些股票就是你的了。」

律師讀出一連串長長的名稱,聽起來好像咒語。凱利沒興趣,隨便聽聽就算了。

「請問,股息要怎麼處理呢?」

「由我老婆決定就好。」

凱利覺得好麻煩,股票的股息,這對海盜來說是最無緣的東西。雖然凱利成了股票所有人,但他並不認為東西是他的。然而,潔思敏替凱利決定了管理辦法和戶頭之後,竟將凱利本身的個人資料設定為金鑰,也就是指紋、視網膜,和DNA等等。換句話說,實際上除了凱利之外,誰都無法碰那些錢。

這下,連凱利也微微揚起眉毛了。

轉讓給凱利的,是庫亞財團所有股票的百分之二。光是這些股票的股息,就是一大筆錢。

在律師面前不能亂說話,所以凱利等到離開事務所、坐上禮車之後才問:「女王,你是什麼意思?」

「那是要轉讓給我丈夫,也就是你的。那是你應得的權利,你愛怎麼用就怎麼用。」

看樣子,她是打算用這些當作硬逼凱利結婚的報酬。好大方。

「銀行的管理腦和聯邦警察沒有聯繫我才能用吧?」

「那就是你不知道蔡伊斯銀行的宗旨了。他們可是天生的商人,只要是肯存錢的人,不管是海盜還是恐怖分子,都是好客人。所以他們跟聯邦警察的關係怎麼可能會好,總是大眼瞪小眼的。」

「水火不容,是吧?」凱利笑了,向窗外看去。

一離開市區,便是大片大片的綠地,眼前有連綿的丘陵緩坡和森林,天上有片片白雲。光看摩天樓林立的中央政府都市的景觀,實在無法想像城市外頭競有這般美景。

禮車以時速兩百公里的慢速前進,約三十分鐘後,他們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