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凱利與庫亞財團的總裁結婚,形式上得到了副總裁的頭銜。他非做不可的第一件事,就是整形手術。

「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凱利問道。

如今已是他妻子的潔思敏一本正經地點頭。

「一定要。你想想看,我們可是一對期間限定的夫妻,你遲早會回去當你的海盜。但是,結婚這段期問,即使你不願意也得四處露面。董事會、社交界,當然還有媒體,視情況,有時連聯邦委員會都得去。」

真教人不由得想倒退三尺。

「這也在合約之內?」

「你出現在公開場合吸引旁人的目光,這樣我也比較好做事。但是,事情結束後會有問題。頂著庫亞財團總元帥前夫的臉,很難回頭去經營你的海盜事業吧?」

這真的是教人想仰首問蒼天,跪地祈禱了。

「那樣肯定會被迫歇業的。」凱利苦笑著搖搖頭。

「所以才要整形啊。放心,合約期滿的時候,我會把你的臉恢複原狀。還是說,你對改變容貌有所排斥呢?帥哥。」潔思敏故意調侃他。

繼海盜之後是帥哥。她從來沒有好好叫過一次凱利的名字,但凱利也同樣沒叫過她的名字,因此無法反駁。

再說,凱利確實是個相當俊俏的美男子。

已經有數不清的人因為好奇,當面問他何必當海盜。去問整形外科醫生,十個當中有十個都會說沒有動手術的必要,但凱利聽完潔思敏的話,還是搖了搖頭。

「我可沒有欣賞自己的長相的興趣,隨你愛怎麼樣都可以。」

「你這麼明理,那我就好辦事了。只不過,我多少內心有點不太舒服。」

「有什麼不舒服的?」

「你之前沒命似的猛逃,現在卻突然變得這麼好商量。」

「你自己說這是合約啊。我雖然不會受託攻擊船隻,但也是很重信義的。既然簽約答應支持你,而你又認為有動手術的必要,那就照你的意思辦吧!但我拒絕麻醉,至少不要全身麻醉。」

潔思敏不由得睜大眼睛。

「你是說,你不想在手術期間睡著?」

「對。要麻醉的話,麻醉臉部就好。這應該辦得到吧?」

「當然。可是就算不覺得痛也很奇怪吧?那可是要剝皮削骨的耶?別人在你身上做這種事的時候,保持清醒一點也不好玩吧?」

「誰叫我氣量小呢?我實在不想在醫生面前睡著。」

無論再優秀的醫生,對凱利而言都是未曾謀面的陌生人,他才不要在這些人面前毫無招架之力地躺著。整形手術中使用的醫療用具只要換個用法,馬上會變身為兇器。

接著,凱利更具體地說出他的顧慮。

「我可不希望在睡著的時候,身上被植入什麼莫名其妙的機器。」

「我這麼沒信用啊?」

「你或許不會,可是醫生們很可能會自作主張這麼做,不是嗎?」這點凱利絕對不肯讓步。

凱利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他認為潔思敏本人是可以相信的,但其他人就不知道了。那個忠心耿耿的老管家說,這艘船上的每一個人都支持潔思敏,但這艘船這麼大,隨行人員恐怕就有好幾百人。如果說這麼多人之中沒有半個異議分子反而令人難以相信,這樣很不自然。

潔思敏終於妥協了,但她還是有點擔心地補上幾句話:「可是,你就算有意識也無能為力啊?眼睛不能動,嘴巴也不能說話,雖然身體是自由的,但隨便亂動反而危險,醫生大概也得把你的身體固定起來。所以我想,到頭來,整場手術過程,你還是只能聽聽醫生們的閑聊打發時間吧……」

「手術不是會用到看護型的自動機器嗎?」

「是啊,那當然。」

「跟你借一台。」

凱利不再多說,自行走入手術室。

到了討論手術的階段,凱利才在這艘船內看到伊薩多以外的人。這大概是潔思敏安排的吧,她要將看到凱利長相的人減到最低。

即使是外行人也看得出這艘船的醫療設備非同小可,人手也十分充足。民問船隻通常都是一艘船配一名船醫,但光是凱利看到的,佩戴醫師徽章的男人就有四個.這四個人都會參與開刀。

這未免也太多了。一問之下,原來這四個雖然都是外科醫師,但沒有一個是整形專科,所以為了以防萬一,人手還是多一點的好。

這實在很令人不安,但最年長的醫生搔搔頭,不耐煩地說:「哎,應該行得通吧。潔思敏強人所難又不是今天才開始的,而且船醫說這個不行、那個辦不到的話,也沒辦法做事。」

醫生大致可分成關在研究室里的學者型,與在醫療現場工作的技巧型兩種。眼前這位不管叫誰來看,都會覺得是典型的技巧型。

他看起來五十多歲,泛紅的臉上蓄著濃密的鬍子。眼神銳利,其他身體部位的動作相當隨便,但指尖的動作卻細膩非凡.他大聲又俐落地向其他醫生下令,是個能幹的現場指揮。

其餘的三人當中,有兩名也偏向技術型,他們熟知自己的工作內容、態度專業,迅速確實地遵從現場指揮的指示。

只有最後那位臉色蒼白、年紀還很輕的男子,一看就是學者型。臉上明白寫著:「做這種自己不專精的工作真的沒問題嗎?」

手術前,現場指揮打量凱利臉,原本覆蓋其上的頭髮已經全部撥開了。

「要我們對健康的人下刀,我們就已經提不起勁來了。我們女王的品味也教人搞不懂。有這樣的長相,又何必刻意去動?太浪費了。」現場指揮說。

「多謝誇獎,」

「這眼睛呢?是假的?」

「對。不會幹涉醫療器材,所以不用管它。」

「唔。你要求不要昏睡,這我們都知道,但是身體還是要固定起來,因為你要是亂動,我們沒辦法做事。」

「好。」

殺菌完畢後,凱利便乖乖在手術台上躺下來。四周的看護型機器人靜悄悄地動作,裝設必要的機器。

進行麻醉是人類的工作,尤其是這次的特殊麻醉更是非由人來處理不可。他們要做的,是暫時阻斷臉部的神經傳導,讓患者保持清醒,卻感受不到疼痛。就技術而言並不難,但沒有患者會想這麼做。幾乎所有的患者都會認為光是想像就覺得噁心,能免則免。

現場指揮按照規矩,向麻醉生效的凱利解釋手術形式之後,開始動刀。

這個手術室可以從上方觀看。唯一的觀看者是潔思敏,她默默看著手術進行。

主刀的是現場指揮,其他三人是助手。這樣的工作由護士來做綽綽有餘,卻特地叫有醫師資格的人來充當助手。其實這是潔思敏下的指示,因為醫師必須遵守保密義務。

現場指揮向臉色蒼白的助手下了一個命令。助手點點頭,對凱利的耳朵展開作業。

他準備要改變凱利耳朵的形狀。

這場手術的目的不是要讓長相更出色,而是要儘可能改變容貌。因此,必須做一般不會做的處置。

即使到了現在,美容整形手術仍被歸於原始手術。因為那無法運用細胞活化法和組織復原法,必須靠醫師親手去切割琢磨,成果好不好,端看醫師的技術。

手術中男子臉部的皮膚被剝開了,兩眼赤裸裸地被固定住。景象駭人,但對醫師而言是家常便飯。

臉色蒼白的助手在男子耳邊繼續作業,但有東西突然按住了他的手。

「慢著,醫生,你想做什麼?」

是看護型機器人。它無聲地滾動輪狀足部,站到助手右側,趁助手吸氣的時候,伸出只有三根手指的手,抓住他握著工具的右手。

不僅如此,這個自動機器人還用力拉動無法理解現狀而傻在那裡的助手,把他從手術台邊拖開。

「醫生不應該做手術預定事項之外的事,這一點連外行人都懂。」

其他助手忍住尖叫,拚命後退。手被抓住的助手就更不用說了,他幾乎陷入半瘋狂狀態,把自己的手從合金制的三指手中抽出來,大大往後跳了一步。他絆到腳,一屁股跌在手術室地上,但還是以跌坐在地的姿勢往後退。

「這、這、這究、究竟是……怎麼回事?!」

現場指揮也停住了手邊的工作,說不出話來。

這種事形同青天霹靂。所有的看護型機器人都是醫療腦的手腳,它們竟然會擅自行動——這種事發生的機率應該幾近於零。可能是醫療腦發生了無法自行修復的問題。

再這樣下去會有危險。現場指揮正想中止手術時,失控的機器人將不會眨眼的眼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