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這是哪門子玩笑?」凱利將文件推開這麼問,這是理所當然的反應。

「你的義眼不識字嗎?海盜。」坐在凱利眼前的女子卻擺出一副受不了的樣子反問。

無論內心受到多大的衝擊,凱利的表情依然沒變?

他若無其事地回答:「當然識字,所以我才會問你,這是哪門子玩笑?」

「我沒有閑到把時間花在開玩笑上,你應該也沒這種閑功夫。所以,我乾脆就把文件準備好了。」

男子琥珀色的左眼銳利地注視女子。

「義眼海盜」是凱利眾多稱號之一。

凱利對別人怎麼稱呼自己沒有興趣,但會以這樣的名字稱呼自己的人,不可能是什麼正派人士。

這女人一看就知道不尋常。她全身上下配有武器,這點明白指出她習慣動用武力,她的舉止也是佐證。

問題是,她是認得自己才這樣叫的嗎?

凱利的右眼雖然隱藏在長長的劉海之後,但也許她還是看到了顏色改變的右眼,因此得知這是義眼;海盜這稱呼也許只是隨口叫叫而已。

他打算看對方如何反應,便倚在沙發靠背上,低聲笑了。「這實在是個不公平的交易。看來你認識我,我卻不知道你是誰。」

「都寫在上面了。」

聽她這麼說,凱利又看了文件一眼。因為是結婚證書,當然有書寫夫妻姓名的欄位。丈夫那一欄是空白的,但妻子欄已經填好名字了。

潔思敏·米莉迪亞娜·傑姆·庫亞。

凱利看著那個名字,整整五秒無法動彈,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終於,凱利嘴裡發出低沉笑聲,一笑就止不住。

「這真是個天大的玩笑!」

「我剛才已經說過這不是玩笑了,海盜。」女子一本正經。「請你趕快把名字填一填,不想寫本名也沒關係,隨便取一個就好,我會準備那個人名的經歷。」

「可以請你稍微等一等嗎?女王陛下……不,如果你真的是那個潔思敏·庫亞的話,請容我說一句,你腦袋有毛病。要和剛見面的男人結婚?我就像你說的,是個海盜,而你要和這樣的我結婚?真是笑死我了。」

凱利自行在對方準備好的酒杯里倒了酒,一面笑、一面將酒送進嘴裡。但他的眼裡沒有笑意。

「我看你好像不知道,不如我來告訴你吧!共和宇宙沒有人不知道庫亞財團的名號。這是個巨大的財團,控制了能源和資訊,在共和宇宙境內擁有絕大的影響力,據說甚至可以任意左右聯邦政府。這個有庫亞帝國之稱的財團,是由創辦人馬克斯憑一己之力創立的。馬克斯這個怪物半年前死的時候,他的獨生女潔思敏獨自繼承了財團一切,『登上王座』。她不但年輕貌美,而且單身未婚。將來庫亞財團女王的駙馬會是什麼樣的人?當時的新聞炒這個話題炒翻了天。」

女子嘴角微微露出笑意,形成一個微笑。

「既然你這麼清楚,應該知道她沒有答應任何人的求婚吧。」

「未必,新聞沒報導得這麼深入。」

「要是婚事談定了,一定會大肆報導,炒得比馬克斯之死更厲害。其實,那時候就已經夠瘋狂了。當時向我求婚的男人腦袋裡的東西真是不得了。說我是美人聽了當然高興,但你也看到了,我個子這麼大,根本就說不上是理想的新娘,但那些人該說是單純還是隨便呢,一心想著:『只要和這個女人結婚,庫亞財團就是我的,換句話說,共和宇宙的整個經濟都掌握在我手中,我就能成為世界的主串了!』每個人都散發出這種感覺。他們腦袋裡就只有這個念頭,就算翻遍了他們的腦漿,用搖杯搖也搖不出其他東西。坦白說,實在太不像話了,我也有選擇的權利啊!」她笑著,將杯里的酒一飲而盡,看起來像是在喝水。

凱利以采問的眼光,望著這個泰然自若的女子。

「你真的就是潔思敏·庫亞?」

「這種事我何必撒謊?」

這個看來實在不像巨大財團總裁的女子故意睜大眼睛,淘氣地笑了。

「當然了,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你想問嗎?」

「就算不想也非問不可吧,女王陛下?」

「就像你剛才說的,我父親在半年前去世,財團的一切由我繼承。但這是暫時的,因為我父親留下了有點麻煩的遺囑。如果我到了三十歲還單身,就必須立刻讓出總裁的寶座,到時候,財團的經營權就委讓給董事會——簡單說,如果不想被奪權,無論如何都要在三十歲之前結婚。」

看來即使是一手建立起龐大王國的怪物,也會擔心這個女兒的將來,但就算是真的好了……

男子微微偏頭問道:「那遺囑真的有遵守的必要嗎?」

「遺囑不具有法律效力,那是當然的。你以為這年頭的聯邦委員會裡有多少單身女委員?要是讓她們知道有這種事,那就等著瞧吧。她們每個都會雄辯滔滔,說這遺囑有多麼不恰當、多麼不合法理、多麼沒人性,說不能以單身為由侵害別人理所當然的權利,這是不合理的歧視等等。這些當然一點都沒錯,非常有道理。如果是沒加入聯邦的邊境就算了,在共和宇宙的任何一個國家當中,這種遺囑肯定是無效的。但頭痛的是,在我的國家,我父親的話是絕對的。」

要用一句話來評定馬克斯·庫亞很難。有人說他是天才科學家,有人說他是詐欺大師,有人歌頌他是千載難逢的冒險家,也有人咒罵他是個唯利是圖的生意人。

他在二十五歲左右便發表了劃時代的能源理論,為太空船的航行距離與速度帶來戲劇性的革新。他甚至成功將自己的理論實用化,因而取得了種種專利,為了實踐並宣傳自己的創作,他還親自遨遊太空。

命運始終站在他這一方。當時已確認的「門」只有少數幾個,但他接二連三發現新的「門」。不僅如此,他還為絕對說不上方便的「門」設置了完善的月台,成功賦予「門」航站機能,在地鐵的建設與發展上居功厥偉.

現在,具一定規模以上的大型太空船所搭載的爐芯,都是以他的理論為基礎所製作的。換句話說,每建造一艘船,就有高達二十四項的專利費入袋。航站使用費就更不用說了。

他重視物品流通,也一樣重視資訊流通,名為S網的互聯太空網也是他開設的。S網對行星開發與都市化的影響無可計量。他也致力經營各種不同的產業,而且都獲得成功。

凱利說全共和宇宙沒有人不知道庫亞財團,這絕非誇大其詞。如今,沒有任何庫亞財團系列公司進駐的行星,反而才是罕見至極的。

庫亞財團順利發展為巨大無比的企業,但可怕的是:它是個人經營企業。事實上,它是由馬克斯個人獨有的。因此,大家才稱之為王國。

他終其一生有多少收入,向祖國與聯邦政府納的稅金有多少,沒有人試圖去計算,連帶著玩心想算算看的人都沒出現過。因為做這種事只會令人感到空虛、愚蠢。

別的就不說了,光是看那些數字就會眼花。

「董事的企圖和他們對父親的忠誠完全是兩回事,因為只要讓自己的兒子和我結婚,就能合法得到庫亞財團。就算我到了三十歲沒跟任何人結婚,他們也能夠拿這個遺囑當擋箭牌,把財團據為已有。我從沒看過那群人那麼團結過。他們當然會勸我不能忽視這個遺囑,口沫橫飛地說這也算是尊敬先人所創下的豐功偉業,說不必理會一般社會常識,應該要遵守遺囑才對。」

「這也是難免的吧。順便問一下,你現在幾歲?」

「依照標準時間計算,再十天就二十九歲了。我應付他們接二連三介紹的蠢兒子,已經應付到煩了,所以想祭出對策。」

「所以就來這招?」

看凱利拎起結婚證書,女子得意地笑了。

「一點也沒錯。」

「也就是說,你為了保住自己現在的地位,必須趕快找一個適當的男人來當丈夫,是這個意思吧?」

「對。」

「而你看上的偏偏就是我?」

「對。」

凱利苦笑著聳聳肩,扔下那張紙。

「我說,女王,你的話我明白了,但是你也太好笑了吧。想當庫亞財團總裁的男人應該和星星一樣多才對。不用來找我,從裡面隨便找一個不就得了?」

「這一點你千萬別搞錯,海盜。不管和誰結婚,我都不會把主導權讓給對方。財團的總裁從頭到尾都是我,丈夫只是配偶而已。過去來跟我求婚的男人里,沒有半個人正確把握這個事實。」

「那當然了。一聽到是庫亞財團,不管是哪個男人都會高興得昏了頭的。」

「就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