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章 真相、閃光與雪茫(Whiteout)

*

「光漓在哪裡!」

Dive進入囚困光漓的閉鎖電腦空間,身後的鏈接點便立刻消失了。

存在於周圍的複數鏈接點也盡數關閉,全部顯示為閉鎖的狀態。如今這兒已不允許外人進入了,裡面的人也無法出去。對光漓的警戒可以說到了這個程度。

「光漓,你在哪裡?」

早已自己的魔法少女裝束,我大叫起來。

如同廢墟般的城鎮。這陰森的空間完全覺察不到任何人的氣息。

但姐姐沒說謊的話,光漓肯定就在這裡。我拚死在這荒廢的鎮上奔行。

隨後……來到處隨時都要崩塌的麵包店。拐過這兒,只見道路前方是——

「光漓!?喂,沒事吧!?」

光漓正被無數鎖鏈綁在一個木製處刑架上。

可以說是完全無法動彈。

「光漓!」

抬頭望向被綁住的光漓,我高呼出她的名字。

可能是聽到呼喚吧,光漓發出低微的呻吟。

「小、小雪…………」

浮出淚花的雙眸,立馬便見到了下方的我。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光漓的話斷斷續續。身體與衣裝也像經歷了激烈的戰鬥那樣,破破爛爛滿身瘡痍。

為了人氣,她十分……十分的努力。見到這一切的只有我,其他人一概不知。

但,如此拼搏的她居然換來的是如此回報……真是太慘不過了。

這種事,太殘酷了。

「等等!我這就救你!!」

我已經忘記了自己現在是小雪的身份,趕忙跑到捆綁光漓的處刑架前。

然而,

「不、不要過來!你這個……叛徒!」

啊?光漓的叫聲令我停下步伐。

「這次的行動……全部是那個吧!?是你遵照姐姐的指示靠近我的吧!」

「你,你在說些什麼啊?那都是誤解!」

我朝光漓大聲叫道。

但,

「走開……你這是在妨礙我的殲滅。」

突然間一個黑影插到我和光漓當中。

「詩織…………?」

我頓時呆住了。

眼前現身的黑髮少女,的確是詩織。

現在的她穿著的是身自己完全沒見過的防護魔裝。

黑色甲胄的設計依舊保持,加強了肩部腰部的護甲,並且背上伸出了兩對白色翅膀。

本應握著雙劍的纖細手臂正抓著一柄遠高於自己身長的大劍。

「你……那把劍是……」

如今詩織的裝束,縈繞著一股不同其他魔法少女的氛圍。比普通魔法少女的裝扮,更具有戰鬥的意向。

看著這樣的詩織,我的腦中浮現出了某個念頭……並且不安起來。

結果這份不安化作了最差的流向。

『小雪,冷靜聽我說。』

姐姐的通信接了進來。

『詩織現在穿的是名為審判禮裝(Judgment·Form)的特殊魔裝。』

「姐姐!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該防護魔裝是只有得到NearvLand管理許可權人員的許可才能使用的,為對抗Queen專門開發的特別裝備……』

「對……Queen用……」

『光漓是Queen的可能性極其得高……要是繼續放縱她,失蹤人員只會越來越多。』

話說至此,姐姐停了一會兒,但很快便以『所以說……』繼續了下去。

但,

「所以……要殺掉嗎!?」

姐姐想要表述的自己很明白。

「為什麼啊!千景那時不就沒有那麼做么!而且還順利將其救出了!」

以前,火乃香的女僕千景,就被E-virus附體化作了Queen。

我、詩織還有火乃香聯合打敗了Queen化的千景後,她體內的E-virus便消除了,現如今再度作為魔法少女復歸了。

所以光漓應該也有這般可能。

「我會戰鬥的!通過戰鬥把光漓從E-virus手中救出,所以…………!」

自己對著DM那邊的姐姐大聲叫道。

但——給自己回覆卻是,

「——不會殺掉她的。」

詩織,而不是姐姐。

「『審判禮裝』並不是殲滅作戰的裝備。這是強制將Queen化的魔法少女數據進行凍結的e。」

「凍結……那,光漓會……」

「直到凍結解除許可下達——也就是說,直至其Queen化嫌疑消除……她都要作為一名失蹤人員,封印於此。」

「居然…………」

對於詩織的話,我驚愕了。

「如今沒有在Queen顯現前將其去除的方法。而且要是Queen暴走就晚了。」

詩織狠狠得瞪了眼處刑架上的光漓。

「不論對方是誰,我都可以毫不猶豫的砍下去。所以,你的存在說白了就是阻礙。」

「但,但是,也不能因此!!」——雖然自己想這麼辯解,但我也很明白詩織所說的都是對的。

『拜託了,小雪。從這裡退下吧。詩織持有的劍——神之怒吼(Dies irae),和一般武器不同能釋放出巨大的能量。沒有穿著審判禮裝的小雪要是在這兒的話…………』

姐姐就像要哭出來了。

自己頓時無法反駁。

想幫助光漓……雖然這份心意沒有改變,但二人的話都很對,自己真不知該怎麼辦了。

之後,

「走開,礙事的傢伙。」

詩織推了把愣神的我,朝光漓走了過去。

「如果戰鬥開始,你還杵在那裡……那就只能把你和Queen一同凍結了。」

詩織展開身後的羽翼飛上天際。

並急劇加速……朝無法動彈的光漓砍去。

然而。

「————」

武器和武器產生碰撞,發出震耳的巨響。

「……你這是什麼意思?」

「…………」

就在神之怒吼逼近到光漓面前時,我利用魔力插進兩人間,以魔杖接下這一擊。

就跟姐姐說的一樣,神之怒吼的出力極高,我的防護魔裝瞬間便盡數化解。

「咕!?」

防護魔裝無法抵禦的傷害襲來。肩膀乃至手臂,明明沒有被刃物砍中,卻還是像被划了多次那樣噴出了血液。

「不要妨礙我!」

詩織積攢氣力,把神之怒吼橫斬而來。雖然這招被我防了下來,但驚人的威力還是使我失去了平衡。

頓時產生了破綻。

當然,詩織沒有放過這一機會。

「給我走開!」

「……可!」

詩織毫不猶豫的朝我劈來。

要在劍刃抵達的瞬間閃避,可以說是近乎奇蹟。

「要是再妨礙我,就真的凍結了你。」

「…………」

自己說不出話。詩織的強大我很清楚,而且如今還加上了「審判禮裝」,簡直能稱之無敵了。

身著如此大體積的禮裝詩織的速度卻還要更快。

威力也顯然要高於平日。

……這就是「審判禮裝」的厲害之處。

「為何你要如此拚命?就那麼珍重該女生嗎!?」

「——!!」

詩織的斬擊再度襲來。

我趕忙解除裙子的一部分,將其轉換為魔力,提高速度以應對攻擊。

但,

「我懂了……不用再說了。」

「什麼!?」

詩織的攻擊速度再上一個台階。

「既然你要協助Queen,那我就乾脆……」

總算是擋下了襲來的攻擊。然而她的表情卻隱藏在額發下,無法看清。

的確……的確,我想幫助光漓。

想幫助她,但更重要的是——

「……詩織,聽我說啊!」

「…………」

「比起幫助光漓,我更想讓你住手啊!」

「這是什麼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