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章 女生宿舍潛入搜查

*

「那、那是什麼意思啊,姐姐……」

光漓成了失蹤事件的嫌犯,聽到這兒,我盡量壓低自己的情緒,用略微抖動的語調問道。

「抱歉啊,小雪……事情還在調查,詳細情況我也不太清楚。」

「不,那個,怎麼會…………」

「我知道小雪定然不會接受。不過當下最有嫌疑的就只有她了。」

「即便如此,我也無法相信!因為最初的那起失蹤事件爆發時,我一直和光漓在一起啊。自己既未看到她做出啥怪異的舉止,肯定是搞錯了!」

回過神來,我已有些失控了。

但,光漓定然是無罪的。和她一起的我能夠下如此判斷。

「冷靜點小雪。這只是可能,還沒有確定。」

「但是……自己還是無法接受。」

「我也覺得可能搞錯了。」

看來姐姐也不太認同這點。

「那個,雖然還不確定,不過兩人還是得對光漓多家留意。由於不明其目的,所以無法排除自己是否被其盯上了。」

原來如此。姐姐這番話我多少有些認同。

雖說那些可能都是多餘的擔憂……但如果光漓真的是犯人的話,詩織有很大的理由會被鎖定為目標。

既然如此,果然自己還是得優先確保詩織的安全。

「小雪,詩織就交給你了。」

「明白了,詩織就讓我來守護。」

我對著姐姐使勁兒點了點頭。

「你還真能如此大聲道出這害羞的話來啊。」

詩織不知嘟囔了些什麼。而且還臉紅了。

「怎麼了詩織?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都沒有!」

「怎、怎麼突然生氣了啊。」

「……才沒生氣呢。」

不,這怎麼看都是生氣了。

「呵呵,兩人的氛圍真是不錯啊。」

「誒,你說什麼?」

「嘛啊,這話就暫且打住吧,差不多該切入正題了。」

「正題?」

姐姐的笑容感覺有些恐怖。絕對在盤算什麼不好的東西。

「那個,怎麼樣啊,兩位。對於同居生活的感受?」

「沒,沒什麼感覺啦。」

「又來了,別害羞嘛啊。進行到哪一步了?姐姐很在意喲。」

「這個,才沒到什麼哪一步呢。」

我說,真要做了些什麼自己肯定會被殺掉的。並無其他意思,就是字表的含義。

「誒,什麼都沒有啊,真是沒意思。」

「你在期待些什麼啊?」

正體就是這個!?

「真是的……你就為了這個回家一趟?事情應該還有很多才是吧?」

「阿拉拉,被看穿了啊。嘛啊,既然看到了兩人恩恩愛愛的一幕,我就放心了。」

從哪裡看出這點的啊,請告訴我。

不過……我想那些應該姐姐胡謅的,她這趟回家其實是為了讓我們加強警惕啊。

若不是這樣,她不會特意跑一趟的。

雖然也有可能只是為了看看我倆的情況,但要是通過DM來完成,被竊聽就麻煩了。所以她才會利用這一借口回來的吧。

「既然如此,姐姐就回去了。」

我和詩織把姐姐送至玄關。

「那就再見了,小雪。要保護好詩織喲。」

和以往不同,姐姐的眼神飽含著力道。這富有力量的目光,正體現了她對我倆的擔心。

「啊,就交給我吧。」

「嗯,那就再見咯。」

「拜拜~」留下這話,姐姐關上了屋門。

「…………」

聽到房門的鎖聲響起,我又思索起了姐姐所說的那件事。

果然光漓和Queen有所聯繫,乃至於是失蹤事件的犯人這點自己還是無法相信。

班上那麼溫柔的女生,怎麼看都不是失蹤事件的幕後黑手,完全無法想像。

但,要是詩織真被盯上了……我定會毫不猶豫的跟那些傢伙,保護詩織。不論發生何種事件,來犯的傢伙是誰。

正當自己想到這些時,

「等、等一下啦,詩織!?你要去哪裡啊?」

身後傳來一陣聲響,我回過頭——只見詩織已穿上鞋子,做好了外出的準備。

「去哪裡……當然是去調查黑崎同學啊。」

「不、不過,稍微等等啦,你沒聽姐姐說么?要我們加強警戒!?」

「警戒和什麼都不做完全是兩檔子事。說不定黑崎那裡掌握著有關Queen……沙織的線索啊。我不可能什麼都不做的。」

詩織的表情極為認真。

恐怕自己是沒法制止她了。

「…………」

我稍微猶豫了一陣。

說實話我也想證明光漓並非犯人。

對於她被當成嫌犯一事,我很是不爽。

「……明白了。」

因此,自己果斷的下了決意。

「調查光漓一事,我也去。但,保護你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既然要調查就一起吧。」

「……明白了。就這麼著吧。」

詩織嚴肅地點了點頭。

*

就算突然造訪光漓的家,對方也不可能傻傻地擺出些「沒錯,我就是犯人喲」的證據來。為此,我倆決定將調查放在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來進行。

「那個,該怎麼做呢?」

今兒是休息日。學園也放假。

為此,我和詩織正商量著如何與光漓進行接觸。

「我想還是先去黑崎同學的家一趟……她家在哪兒,你知道么?」

「這個嘛,記得光漓家離學園很遠,所以她住在學生宿舍處。」

「既然如此,那就行動吧。」

「我說,給我等一下啊!」

詩織還是很焦躁。雖然昨天她好歹是冷靜下來了。

「我倆突然造訪……怎麼都有些尷尬啊。我和光漓有過些接觸倒是好解釋,但是你…………」

「…………」

至少自己從未有過詩織與光漓交談的記憶。而且,除了光漓,她和其他同學同樣沒有任何接觸。

這樣的人突然來拜訪,怎麼看都很可疑。

「既然這樣,那就換個方法。」

「你有什麼良策嗎?」

「你去拖住黑崎同學,我趁機調查有關她的信息。」

「拖住?」

「是的。你去黑崎同學的住處,應該會找到些與事件相關的證據吧。而且倘若光漓真是犯人,你又正好在她家,我想她應該採取不了什麼行動,也就不會有其他人受到加害吧。」

照這麼一說,該方法的確很不錯。

不過,

「詩織要和我分頭行動了啊。」

「那也是……沒辦法的。沒事的,你只要拖住她就行了。」

作為我個人而言,真不想詩織獨自行動啊。

總覺得她會想面對E-virus時那樣做些亂來的事。

「還是說,你又更好的方法?」

「……不,這倒沒有。」

「既然如此,就按剛才說的辦吧。」

「真的不會有事吧?你可不要胡來喲?」

「懂了啦。我不會亂來的。」

在約好要定時聯絡後,我倆便分頭開始了調查。

*

*

「啊,小雪!等好久了(音樂符號),進來吧。」

「嗯,好。那就打擾了。」

行動開始後,我獨自來到位於學園宿舍的光漓房間前。

詩織應該沒對光漓涉嫌失蹤事件一事搞出些奇怪的行動吧? 總覺得她在收集些有關於光漓的怪異舉止方面的信息啊。

「誒嘿嘿,小雪會在休息日來找我玩,感覺好高興啊(音樂符號)。」

自己當然是首次來到光漓的房間。

雖然她之前也邀請過我休息日一起玩。

但,那樣的話自己在休息日都要扮作女生,於是都被回絕掉了。

所以——像這樣前往其住處,可以說是從未有過。

與詩織分別後,我便用DM聯繫了光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