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學園出道(Debut)

*

通過洗面台的鏡子確認下自己的臉頰。昨天夜裡,臉頰可是被詩織扔來的吹風機準確的擊中,雖然砸來的力道十分強勁,卻並未留下一處淤青。

對於臉頰的平安無事感到甚是欣喜的我,轉身朝起居室步去。

接下來我必須得準備自己和詩織的早飯了。

料理基本由我來負責,因姐姐工作晚歸的緣故,這些一直都是我在擔任,所以並不感覺有多麼辛苦。不如說,能夠做出美味的食物反倒會讓自己很高興。

姐姐曾說過——

「小雪的料理十分的好吃(音樂符號),將來定會成為一名好媳婦兒的喲。」

——類似的話語。

雖然媳婦這詞讓我極想吐槽,不過一想到她是在誇獎我的料理,就令我甚是高興所以就無視掉了吧。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我承認了那些。

「今天該做些什麼好呢?」

窗口灑入的朝日陽光將整間起居室照的分外明亮。如此爽朗的清晨讓我的心情也是高漲到了極點。總覺得今天會有好事發生。

然而,

「……嗯,這是什麼味道!?」

剛跨進起居室,便飄來一股濃郁的香氣。

緊接著是咕嘟咕嘟,像是煮著什麼的聲音。

為找尋那香氣與聲音的正體,我巡視起整間起居室——

「詩、詩織?」

香氣與聲音源自於起居室深處的廚房處。只見詩織正手握平底鍋,站在那裡。

把長長的黑髮扎於腦後,穿著圍裙的她在聽到我的呼聲後轉過身來……那宛如新婚妻子,或是只能在家庭科室中見到的圍裙裝束的女生就這樣展現於自己面前。

「那個,你在做什麼呢?早飯的話,應該是我……」

「沒關係的。今天就交給我吧。你就坐到一旁看電視吧。」

「誒?那個……雖然很想謝謝你就是了,不過為何突然想起做這些了呢?」

對於我的提問,「沒什麼原因啦。只是今天自己想做而已」詩織做了這番回覆,隨後再次面向平底鍋。

至今為止料理都是交由我來說,當然自己對這些也沒什麼糾結的。所以嘛,既然詩織想做那也只得恭敬不如從命了。

接受詩織好意的我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

直至早餐做好,我都這樣愜意地等候著——感覺真是平和啊。偶爾過過此般日子也不錯啊。果然,今天是個吉日啊。

「…………」

只是,突然傳來了奇怪的聲音。而且還有別樣的味道飄了過來。

「我說,詩織!真的沒關係嗎!?」

我趕忙奔進廚房內。

那爆炸完全不像是料理能夠發出的,怪味也超過了燒焦級別的令人覺得很是危險。

然而,詩織卻完全不理會這些,

「真的沒事啦,你還是回沙發吧。」

依舊固執地繼續自己的料理。

最後還是詩織的堅持取得了勝利,在留下如果起火請立刻叫我幫忙這句叮囑的話後,自己只得重回到了沙發上。

*

*

就這樣,我惴惴不安地等了有十分鐘。

終於詩織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做、做好了…………」

詩織端出一隻純白的碟子。上面裝載的是——一謎樣的黑色物體。由於剛出鍋,還冒著熱氣。

這到底是使用了何種鍊金術啊?途中那甜甜的味道又是啥?就在我思索這些時,詩織毫無顧慮地將目光投了過來。

「那、那個……昨天誤會了你,很是抱歉。臉……沒事吧?」

「嗯?啊啊,沒事沒事。沒受傷啦,淤青也沒留下。」

「是、是這樣啊。太好了。」

「別太在意了。那也有我的不對……」

明明和女生住在同個屋檐下,居然還會不經確認便進入脫衣間。先不說誤解啥的,搞出這些狀況的可都是我啊,必須好好反省反省。

即便如此,詩織依舊向我賠了不是。

「先不說誤會啥的,我做的的確有些過了……」

頓時,我和詩織四目交匯,可能是害羞吧,自己趕忙就把視線轉移到了放在碟上的黑色物體。

「所以,這個……這就作為昨天的賠禮。」

說完,詩織把裝有暗黑物質的碟子擺在桌上。

看來她心血來潮出現在廚房都是為了表達歉意啊。

突然發覺她的手上有著數處切傷的痕迹。

眼前的料理,的確是不堪入目。但詩織還是不畏受傷,頑強地做了出來。

如果不吃,簡直不配為男人。我可是男子漢喲。雖不論周遭的人是怎麼看待我的,總之作為男生來說,如果畏懼女生親自製作的料理那就太是失禮了。

「……我、我就不客氣了……」

拿起叉子,戰戰兢兢地切下一塊黑色料理。那觸感就像分割粘土一般……不,在意的話就輸了。

下定決心後,我慢慢把叉子送入口中。

「…………」

咬了一口。

「————」

瞬間,一種難以言喻的味道在口腔中擴散而開。

完全無法咀嚼。我就這樣將其整塊吞了下去。拿起詩織準備好的水,直接沖服而下。

「哈啊……哈啊……」

我那喘粗氣的樣子大概讓詩織猜測出了料理的味道吧。只見她低下了頭。

「果然不合你的胃口啊。你完全可以不必勉強去吃啊……」

用很是遺憾的語氣道出這話的詩織,總感覺十分的可憐,這讓人看不下去。所以——

「不不不,很好吃喲!」

既然做出此番宣言,就沒有退路了。我緊跟著又吃了兩三口。但可能是第一口讓舌頭麻痹了的緣故,剩下幾口意外吃的很輕鬆。

看到我咀嚼著料理,詩織把臉轉到一側。

「……笨蛋。一會兒身體垮了我可不管。」

詩織扭到一旁的臉略微染上了紅暈。

不管怎麼說,我總算把詩織親手製作的料理全部吃掉了。

*

*

用過早餐的我與詩織,忙起了上學的準備。

由於我和詩織同居的頭一天便是從大型連休的起始日,所以自己已經很久沒去學校了。

「沒落下什麼東西吧?」

我朝換好制服的詩織這般問道,只見她輕輕地點了點頭。

雖然我倆就讀不同高中,但去車站的這段路還是一起的,因而打算一齊離家。

火源啥的都關掉了,我也沒有忘帶的東西。

剩下只有穿好鞋子離家了。外面定是晴空萬里,好一個爽朗的上學日。雖然遇到了些試煉,不過今天肯定是個好日子。

然而,

「…………」

詩織十分驚訝地望著我。

「怎麼了?」

「我一直在想,為何……你會穿男生制服呢?」

「因為我是男的啊!?」

難道她連我是男生一事都忘了?!

我就讀的是男女共學高中,當然不可能穿女子制服啊。因為,咱是個爺們啊!

「總覺得男生制服有種違和感。」

「等等,這才是我本來的樣子。」

當然,在我購置這套制服時,店員也是一副微妙的表情。測量尺寸進行試穿之際,對方毫不猶豫地拿來了女生制服……還真是個痛苦的回憶啊。

「總之,能請你換掉這套嗎?」

「那個啊,我是不會穿女生制服的!」

「不是那個意思……難道你什麼都沒聽說?」

「哈啊,聽說……什麼?」

自己和詩織的對話有了微妙的脫節。完全不懂對方的意思。

「很奇怪啊,明明佐倉部長還聯絡過我。」

「……姐、姐姐?她說了什麼?」

這個時間點,我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而且在下個瞬間便應驗了。

「你從今兒開始就轉學了?」

「啊。轉學?」

今兒是個美好的一天,前言撤回——今天定是個最倒霉的日子。

*

*

「這是轉學生佐倉小雪。請大家跟她和睦相處喲。」

「我、我是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