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sode

*

「『有史以來最高的留言數。新晉魔法少女創造的奇蹟般的數秒』……那個,真不愧是小雪的可愛程度所引發的奇蹟啊。」

休息日,自家起居室。

早飯時分,坐在靠近廚房的餐桌固定位置上的姐姐,望著觸摸終端高興地說道。

她看的是網路上的新聞記事。

新聞圖片(大概是從直播圖像中截取而來吧)中的全裸美少女正被上大片、如同螻蟻般的留言所遮蓋……沒錯,那就是我。

怎麼說呢,就像大量的螞蟻爬上來一樣,感覺好不舒服……

「……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自己光是脫掉衣服就能引發這麼大的事件,總覺得內心受到了巨大創傷啊。我到底是個多麼了不得美少女啊?總覺得嚮往的男子氣概正在以亞音速遠離自己啊。

「嘛啊,嘛啊,也因為這個小雪的男生身份沒有曝光啊,真的感謝一下這個奇蹟啊。」

「奇蹟,啊…………」

聽到姐姐這話,我冷冷地笑了笑。

感覺真是無奈啊。

「那真的是奇蹟啊。就在那幾秒『出現了大量的留言,並且超過了伺服器的預定承載量,使得留言消去的機能頓時當機了』,官方似乎做出了這樣的解釋,不過啊……」

那時留言里偶然出現的「留言無法消除啊!」的咆哮,應該就是說的這個吧。嘛啊,如果可以去掉留言的話,就算怎麼遮擋也是沒用的吧。

怎麼說呢。我眼前就有著這樣一個,能夠干涉機能的人。

「啊哈哈,不過什麼?」

「……真是的,要是這點能做到的話,應該早些通知我才對啊。」

那時明明連上了信號。

卻並沒怎麼使用這個條件,沒想到是在底下處理這樣的事情啊。……嘛啊,也很感謝就是了。

「哎呀,因為啊,我也是在看到留言覆蓋住了小雪的身體時,才想到了對機能做些手腳的念頭啊。沒想到留言數量真能掩蓋住身體啊!」

果然是姐姐乾的。

類似這樣的吐槽,我並沒說出口。

因為這都是為了幫助我啊。

……到頭來,我還是被姐姐保護著啊。還以為自己有能力了的說。

「那個,千景怎麼樣了?」

調整心情,轉換話題。

我捨命一搏的攻擊解除了千景的防護魔裝。

然後通過姐姐修復的強制登出機能,回到了現實世界。

同時被入侵用於作惡的Small World也失去控制者,消失了。

E-virus被我的魔力攻擊擊敗了。

千景之後在我家被姐姐發現,聽說現在還在昏迷當中……

「還沒醒來啊。不過也只是暫時的。用不了多久就能恢複。」

「這樣啊。」

那就太好了。

「還有,嚴密的檢查和調查讓在繼續,不過還是從中推測出了幾點。」

「推測?」

「嗯,E-virus不單單奪取了千景的身體,原有的性格也被佔據了。」

「佔據原有的性格?……那個應該不可能吧。」

E-virus化的千景,和女僕時的她完全不同啊。

明顯可以說是另一種性格了。

「啊,可能是我表述有誤。我說的原有,並不是表層人格。」

「表層人格?……難道是雙重人格?」

「是的,也能這麼說啦,正確來說是千景隱藏於內心的十分嚮往的存在。」

「嚮往……?」

「嗯。對於千景來說,就是想要變得更加引人注目,成為主角,變得活躍吧。」

顯眼,成為主角,活躍。

……的確這些都是那名E-virus的舉止。

身著女王裝這類刺激的外衣,故意引入攝像頭。

為了能夠炒熱氣氛,就算給我商討時間,她也很樂意。

想在公眾的矚目之下把我們擊敗。

這就是她的目的所在。

「千景的雙親,從以前開始就是火乃香家的傭人。因此,千景一直以來都是成活在火乃香的影子當中。成為魔法少女後,由於還是和火乃香在一起,所以並未有多少改變。」

……所以她內心產生了這樣的想法一點也不奇怪啊。

自己也要變得更加耀眼一些,成為主角。

類似這些。

「得知這些的火乃香似乎十分的消沉。似乎我不該對她說這些的。……下次見到她,你要給她打打氣喲?」

「嗯,這種事我會的啦。」

為了映證這一推論,看來姐姐也找火乃香談過話了。

嘛啊,千景變成E-virus也不是火乃香的錯……她沒必要這麼消沉才是。鼓勵的話,我也能做到的。

「今後只要仔細檢查千景的身體,關於魔法少女的失蹤、Queen的種種情報大概都會弄清的吧。」

「……總覺得有些意外啊。」

「你指的什麼?」

「那個,姐姐居然跟我說得如此詳細。」

為了讓我遠離危險,應該像以前那樣什麼都不提才是啊。

「呵呵」只見姐姐掛起了微笑。

「因為小雪已不再是一味的受人保護的公主了啊。」

「……請至少說是王子好么!」

那個,就算是王子也覺得好丟臉啊。

「才不要呢。啊,對了。我想起來了——」

就在她打算跟我講些什麼時,突然響起了「叮咚」的電子音。

有客人來了。

「……看來不需要我說明了啊。小雪能去開下門嗎?」

「誒?啊,這倒是沒什麼啦。」

平時也是我做這些的,到底是什麼事啊。

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但自己又沒法回絕,只得來到了玄關前。

鈴聲再度響起,似乎在催促一樣,我連忙打開了房門。

「……午安。」

「詩織!?」

我吃驚地望向出現在門口的詩織。

明明是休息日,卻還穿著學校的制服,而且神情還有些緊張。

雖然她也不是第一次來我家了,但像這種門前迎接卻是頭一遭,總覺得有些緊張啊。

「詩……啊。不對,冰室。你怎麼來了?」

不知不覺念出了對方的名字,但一想到會被斥責「別恬不知恥地跟我套近乎,你這個變態」便立刻改了口。

同時還詢問了她的意圖,怎料詩織什麼都沒回答。

「冰室?」

強調般的說道,望向我的表情看起來有些不高興。

「……就行了。」

「啊?」

「叫我詩織就行了,我不是說過么,變態。」

「真、真的可以嗎……?」

雖然這麼說過,但這麼稱呼卻立馬回被雙劍直指——警戒著這些的我畏畏縮縮地問道。

而詩織的表情變得更為不爽了。

「雖說我是被你騙了,但許諾你叫我的名字卻是真的。還有,你似乎對稱呼一事也十分混亂似的。什麼都斤斤計較的話會很糾結的,也很麻煩,稱呼啥的隨便就好了。」

總覺得這份借口好微妙啊……

雖然腦中浮現出這樣的疑問,但自己還是接受了她的好意。

「那,那就詩織好了。」

「……什麼?」

哦。回我話了啊。

「那個,今天來我家有什麼事嗎?」

「啊,小詩織?我等很久了。」

此時,姐姐終於跟過來了。

轉身望去,只見她成朝著詩織招手。

詩織則是很有禮數的鞠了一躬。

「……你好。那個,叫我來有什麼事嗎?」

「什麼啊,是姐姐喊你來的啊。」

那麼應該是和工作有關吧。

「嗯。怎麼說呢,這次我也稍微做了下反省。」

之後姐姐抄起雙手,用誇張的語調說出這話。

也就是,完全沒料到那些E-virus會用堂而皇之地使出這種強硬的手段。

這份天真是自己的過失。

讓詩織遭遇危險,對此十分抱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