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嫌犯請先享用 Chapter 4 最後的甜美結局

1

我一開始還聽不懂小直在說什麼。她是用另一個名字稱呼的場小姐嗎?這是怎麼回事?

「直井學妹,解釋一下狀況。」阿智比我快一步開口問。

「正如我所說,莉子小姐的本姓不是的場,而是御法川。『的場』是母親的姓氏,對吧?」小直看了的場小姐一眼,視線不是在責備。「她不是為了躲麻煩才隱瞞本姓,而是『不得已』。」

「直井小姐。」

的場小姐仰望小直,但也只是這樣。她什麼也沒說,再度看向下方。

「莉子小姐,我沒有生氣,」小直在的場小姐(不對,應該說御法川小姐?)旁邊的椅子坐下。「只是覺得焦急。你差不多該拋開顧慮,向惣司警部坦白了吧?」

的場小姐沒有看向小直。「我不懂你是什麼意思?」

小直看著她,不自覺露出「期待落空」的表情。

「小直,這是怎麼回事?」的場小姐似乎想隱瞞什麼,我好奇得不得了。「你怎麼知道的場小姐的本姓是……『御法川』?」

「我覺得有些可疑,」小直將手肘擺在鋪了桌巾的長桌上,支著臉頰。「所以我去調查了,或者說,我請人幫我調查了。總之,縣警總局雖然查不到,不過我透過警察廳,請外縣警局讓我看看紀錄,就找到了。」

阿智的表情變嚴肅了。一提到警察廳,感覺似乎與某個案子有關,而且恐怕是大案子。

「我之前就感到奇怪,比方說,手嶋慎也那件案子。」小直的手指開始繞圈撫摸面前茶杯的杯緣。「莉子小姐個性嚴謹,那時卻那麼順從地把案件相關的事情全部說出來了,為什麼?再者,只要惣司警部一行動,她就完全交給他處理,沒有絲毫抵抗。」

這麼說來,我也想起手嶋慎也案子時的事情。的確,平常的她,不應該那麼聽話,把案子交給別人處理。

「可是,只要阿智展現推理能力,無論是誰都想要搭順風車,不是嗎?」我差點想說,你家局長也是這樣啊。

「是的,但這次,我從旁觀察後發現……」小直的視線仍然落在杯子上。「莉子小姐,你對惣司警部有什麼顧慮嗎?」

「不……沒有。」的場小姐縮起身子,像在保護自己。

「然後,我突然覺得,莉子小姐是不是因為什麼緣故,才會對惣司警部有所顧慮。」

我想起抵達西向原市當天晚上,小直也說過同樣的話。的場小姐有所顧慮。那麼,究竟為什麼呢?

我看向阿智,發現他和我一樣,露出正在思考的表情,是不是有什麼線索呢?

「基於個人隱私,我本來不想擅自揭露出來。」

小直這麼說,不過實在看不出她哪裡在意個人隱私了。的場小姐看著小直想要說什麼,卻被打斷。「保持緘默只是繼續痛苦而已,所以我就直說了,莉子小姐的本名是御法川莉子,也是二十年前發生的『御法川律師事務所強盜殺人案』的被害人御法川美佐子的女兒,父親是御法川久雄律師,是當地居民的律師,在當地也是個眾所周知的名人。」

阿智聽到這些話沒有什麼特殊反應,只是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小直。

小直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看了的場小姐一眼,像在徵詢繼續說下去的許可。但她見的場小姐仍舊低著頭動也不動,於是轉向我和阿智,再度開口:

「二十年前的九月七日晚上八點五十分左右,御法川久雄律師經營的御法川律師事務所遭歹徒持槍闖入,犯人持槍要脅留下來處理事務的御法川律師的太太美佐子女士打開事務所里的保險箱,美佐子女士拒絕,想要抓住犯人,犯人卻開槍,造成美佐子女士當場死亡。」

「喂,小直,你……」我看向的場小姐。她沒有說話,聽到這番內容也沒有露出受到打擊的樣子。該怎麼說呢?看起來就像是挨罵後正在想借口的小孩。

「犯人殺人之後,沒有對保險箱動手,偷了書桌里約二十萬的現金逃走。當時六歲的女兒莉子小姐人在現場,因為母親的保護,她才平安無事。御法川一家就住在事務所大樓的對面,因此美佐子女士應該將女兒帶到了辦公室陪她一起工作。到這裡為止的內容,都是案子發生一陣子之後,才由復原的莉子小姐口中取得的證詞。」

八成是等到發慌,小直有時撫摸茶杯杯緣,有時以食指咚咚敲著。「住在隔壁的家庭主婦葛西和江太太負責照顧留在現場的莉子小姐,她是因為聽到隔壁發出奇怪聲響才過來看看情況。他們雖然是鄰居,不過在此之前,與美佐子女士的交情頂多是站在路邊聊聊。」

我反芻小直的話,愣了一下。「莉子小姐人就在現場」——也就是說,她親眼目睹自己的母親遭到槍殺。

「小直,這種事情……」

「不要緊。」小直的手指咚地停在杯緣上。「其實這些都是莉子小姐打算告訴惣司警部的內容。」

「唔,但是——」我看向的場小姐,她仍舊低著頭。

小直正要拿起原本撫摸的茶杯,但注意到茶杯里是空的,於是把手縮回來。我看到她的舉動,卻不想站起來倒茶。

「這件案子的調查結果並不順利,葛西和江太太也沒有看到犯人。」小直看著的場小姐。「莉子小姐後來也提供了證詞,卻沒有任何與犯人外貌特徵有關的資訊。犯人遮住臉,體格和年齡不詳,沒有說半句話,所以也有可能是外國人。從現場遺留的子彈,查出使用的手槍是中國製造的俄國軍用托卡列夫手槍,不過當時中國製造的托卡列夫手槍因為黑道橫行的關係很普遍,算不上黑道的小混混也拿這種槍,只要走一趟那個圈子的人聚集的地點,問問站在路邊像是在等人的男人,不用一百萬,對方立刻就會幫忙調到貨。在這種情況下,很難透過手槍鎖定犯人。」

的場小姐始終保持沉默。我心想,聽到這些內容不難受嗎?但她沒有露出特別痛苦的表情。因為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或者是經過警方多次問話,她已經麻痹了?

但我覺得的場小姐沉默坐著的模樣,就像裱框畫一樣遙遠。她從二十年前的強盜殺人案中倖存下來。

「問題是……說到這裡只是整起事件的一半。」

小直說完,的場小姐首次出現反應。「直井小姐……」

「你想委託惣司警部的事情,事實上不是這一件吧?」小直似乎早料到的場小姐的反應,冷靜地問她:「你要自己說明七年前的事情嗎?」

的場小姐繼續沉默,轉過頭避開小直的視線。

「七年前的事情?」阿智問。

「二十年前的案子之後,御法川家與葛西家一起搬家了。鄰居也證實,葛西和江太太擔心母親過世的莉子小姐,所以開始照顧她的生活,找她到家裡吃晚餐,和疼愛自己的小孩一樣疼愛她。然後在葛西家準備換房子時,還主動提議:『要不要搬到我家附近呢?』御法川律師事務所無法輕易搬遷,所以父親御法川久雄每天要花三十分鐘,從新家前往仍在舊址的事務所通勤。不過,御法川家和葛西家因為搬離曾經出事的地區,得以展開新生活。」

小直的表情變得有些嚴肅。「然後過了十三年……到了七年前,再度發生第二起案件。」

「第二起?」

我心想什麼意思?同時忍不住反問。我看向低著頭的的場小姐,背後感覺到一股不知名的顫慄竄過……該不會是?

「七年前的這個時候,當時在北海道念大學的莉子小姐返鄉,另外還有御法川先生、葛西夫婦、葛西和江太太的兒子誠也,以及誠也的女兒瑞希,都集合在葛西家院子里放煙火,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說實話,我真想開口要她別再說了。二十年前母親遭到殺害的的場小姐,又遭遇了一起案件嗎?

但我說不出口。已經發生的事情不會因為她不說,就有什麼改變。

小直來回看看我、阿智和低著頭的的場小姐,似乎在確認——我可以說吧?

「其他五人在院子里放煙火時,獨自留在廚房準備晚餐的葛西和江太太被某個人給殺害了。不……」小直握起擺在長桌上的手。「我們知道的不只犯人是『某個人』。兇器是手槍,遺留在現場的子彈,可以確定與二十年前殺害御法川美佐子女士的子彈出自同一把手槍;警方在附近水溝找到的手槍,也與這兩起兇殺案的子彈膛線一致,因此毋庸置疑——」

小直說到這裡停住。

在此之前,小會議室里原本充滿工作結束後的閑適空氣,如今卻瀰漫昏暗凝滯的氛圍。空茶杯、盤子、叉子、刀子,以及牆上指針規律移動的時鐘,都沉浸在悲傷的氣氛里,沐浴在窗外照進來的陽光中。

我因為小直這番說明而呼吸困難,好不容易才能思考咀嚼話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