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騎士們的故事

回到領地的城中,到了我的寢室後王妃就入睡了。

這也不能勉強她。遭受不貞之罪、被帶往廢城還被幽禁在過去用於等待裁決的石室中,好不容易才被解放。到達了安全的地方,王妃一直緊繃的心弦放鬆,才終於放開了意識。在那臉上刻著後悔(眼淚)的痕迹。

王妃的悲哀並非來自被卡美洛追趕,也不是因為被我帶走這件事。

而是對亞瑟王的背叛。我們之間的關係究竟使王有多心痛,那是想著這件事不斷謝罪的痕迹。

我這粗糙的手連抹去那淚痕都做不到。

……其他騎士們是不可能知道的。王妃究竟有多仰慕王,並支持她至今。

受到背叛、不貞之惡名的王妃的精神就有如可憐的少女。她現在一定也在夢中不斷對王謝罪。

王與王妃的關係並不正常。但是,那是雙方都知道無可奈何並同意的關係,如果沒有我這個介入者的話王和王妃就會這樣共同保有秘密,圓桌騎士同伴間也不會引起戰端,卡美洛也會保有原來的榮光———

「不,這樣就好了。這樣才是好的」

我保持鎧甲的穿著在床上坐下。

我知道王身處的處境。哪怕盡到只是一點點的忠義,在結束羅馬的遠征,那位大人回到不列顛前都不能脫下鎧甲。

夜晚很慢長。在王妃醒來前,我想著王妃所和我坦白的,有關王半生的事情。

被不列顛的王選上的王據說會被賦予神秘的力量。

然而那份力量逐漸稀薄,先王烏瑟是被賦予超常力量的最後一人。

他們擔心烏瑟王的下一代沒有超常的———沒有不列顛島的加護,而實行了禁忌的舉動。

將有著自己的血和龍血的小孩,以人手創造出來。

魔術師梅林接受烏瑟王的提案,找出了能夠配合兩者血統,最適合當成器皿的母體,作出了理想的王。

這是為了延續不列顛的行為。在哪裡並沒有惡意。既然以王統治國家,希望下一任的王能夠更加健壯的這個願望,是身為一名王的正確行動。

以龍的化身出生的孩子,是符合王和魔術師期待的存在。

然而卻有兩個問題。

其中一個是誕生下來的孩子是女性這件事。

另一個則是烏瑟王的女兒摩根超出預料是名繼承超常血統的公主這件事。

摩根憎恨同樣為不列顛之子,但卻倍受父王喜愛和期待的妹妹,化為花費一生只為復仇的妖妃。連阿格凡也是摩根派來的刺客,而莫德雷得———不,這就不說了。

摩根確實是擁有強大力量的支配者。承傳了原本以為在烏瑟一代就會斷絕的超常力量的女兒。將整座不列顛島化為自己所有物的她若是以「島之主」的身分來說還超越亞瑟王。說是這樣,但那不過只是在王的道路上的一顆小石頭,那名妖妃根本就無法傷害王的心分毫。

問題是出生的孩子的性別。結果,她被當成男人養育長大。

統治無數領土,統率騎士們的人不得不是男人。

知道她真正身分的只有先王烏瑟和養父艾克托,還有魔術師而已。

她如同字面以鐵包覆自己,生涯都封印住那個事實。

也聽說了有關選定之劍的事。

我在隔了一道海的自己領土上聽說了不列顛王的傳聞。魔術師梅林所選的騎士。拔出誰也拔不出來的聖劍的勇者。在絕望之中的不列顛里唯一一位,打倒異族的希望之光。

同樣身為騎士不可能沒有興趣。不,老實說吧。那時的我還年輕,也充滿熱情與信念。抱著不列顛的騎士王算什麼,理想的騎士就只有我而已的自大想法,裝作沒有興趣的度日。

但是連本國都開始有人將那騎士王和我比較,我終於感到惱火,決定親眼看看那個傳說是什麼東西。

這是主的引領嗎。我踏上不列顛的土地後立刻就在戰鬥中邂逅了那位王。

那時感受到的衝擊我難以忘懷。以讓人只能認為是少年的身軀騎馬賓士,在成群的異族中堂堂揮劍的騎士身影。

無心之人大概會侮辱王的風貌,認為他不適合當一名騎士而藐視他吧。

我也是其中一人。在戰鬥中要求的是重量與臂力,能不分日夜持續戰鬥的強健身體。以區區少年般的體格就連一名蠻族都敵不過吧。

但是在那時我體會到了。要成為騎士的必要條件不是頑強的肉體,而是為何而鍛煉,想要守護何物而舉劍所發誓的精神。長久保有無可動搖的信念這件事。

在那場戰鬥中我與王一同戰鬥,因那功績而領受以友人的身分交談的榮譽,做為一名食客被招待至卡美洛。

我期望成為圓桌的一名並沒有花上太長的時間。

我以一名圓桌騎士的身分親眼看到無數戰役。

連查覺王的秘密和苦惱都辦不到,和其他醉心於王的騎士們一樣。

……當然,並不是沒有人覺得王的樣子很可疑。

但是持有聖劍的王不會受傷,年齡也不會增長。

傳說聖劍有著湖中妖精的守護,持有者乃不老不死。

因為這樣,沒有人去追究就一名騎士看來太過嬌小的身體,就連讓人只認為是少女的面貌,都被騎士們當做俊美的王稱頌。

事實上,王也是無敵的。

那裡根本沒有體格還有面貌介入的餘地。

因異族入侵而懼怕的民眾追求的是強大的王,

馳騁於戰場的騎士們會跟隨的就只有優異的領導者。

而王具備了所有的條件。

因此———實際上王究竟是什麼人,沒有人去追究。

只要以王守護國家就夠了。新王公正無私,於戰場中總是站在前線驅逐敵人。

雖然無數的敵人、民眾因此喪命,但王的選擇總是正確的,政務處理的比任何人都好。那裡根本就沒有懷疑的餘地,而說到底———被統治的人們究竟有誰認為王和自己同樣都是「人類」呢。

「……居然說王不了解人心?

崔斯坦卿……不,所有不列顛的騎士們都誤會了。和你們一樣,王也是以不列顛為故鄉的一位人類,為什麼連這點都想不到———」

我是來自異國的騎士。也就是說是個外人。

和他們生養長大的風土民情、文化都不同。在根本上我和他們的思想就不會有交集。不列顛人雖然把島嶼、國家放在第一位,但我比起國家更把個人放在前面。比起國家的幸福我更看重個人的幸福。若所愛的女性陷入困境,即使捨棄國家也要選擇女性乃是法國騎士的信條。

雖然也曾因為這件事而感到沒面子,但托這個福也能冷靜的看待圓桌。

在崔斯坦卿離去後,王就很明顯感到疲累。

王妃為王操心,而我也為王的心勞擔心。希望可以多少減輕王的負擔。

那成為了我和王妃的共同目的。

我們一同交談,認同彼此,互相依賴。

確實,在這時間點我被王妃所吸引。於舞台下默默支持王的勇敢、那堅強的內心,我感到非常的難能可貴。

……王妃會向我坦白王的秘密,大概是因為在王妃心中的重責加重太多了吧。

我知道了王的真面目,了解了王妃的孤獨,也察覺了自己的不成熟。

在那瞬間,支配我的是憤怒。……那是對所有純結無垢之物的憤怒。我在那時,對著整座不列顛島感覺到無以復加的怒氣。

我和王妃間的不貞關係被那個男人揭發了。

「果然,是這樣嗎。

您打從一開始就不適合成為亞瑟王的王妃哦,桂妮薇兒」

「———別胡扯了,阿格凡……!」

爬上秘書官之位的騎士知道王的真面目。不僅知道還加以利用,用來脅迫王妃。王妃被侮辱一事促使我下了最後的決斷。我砍傷無數的騎士,奪走曾是友人的圓桌騎士們的性命,逃進了自己的領地。

我犯的不貞之罪乃為背叛,墮落成了要自稱騎士都顯得可笑的野獸。

…那樣就好了,有個男人在心底喊道。因為我得到了所愛的女人。

亞瑟王是活在理想中的騎士。過去的我也是那樣。但是我老了。人類是會變老的生物。不可能像那位王一樣永不毀滅。人類能投身於理想中的時間太過短暫。

我早已不是王所期待的騎士。和王妃間的不貞關係意外的證明了這一點。這樣王就知道了我的落魄,知道人類的極限,對於我會被視為不忠者被懲罰這件事我甚至感到安心。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