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騎士們的故事

我不曾懷疑過王的力量。

於心技體三方都無懈可擊,身為王的抉擇、判斷也沒有任何一絲錯誤。

那位大人正是理想騎士的體現。

雖然人民有所誤解,但那位王並非為王又為騎士才冠上騎士王之名。而是因為那位王值得全不列顛的騎士跟隨並且敬服,才會被稱為騎士之王。

梅林殿下雖說圓桌上並無上下關係,但是事實上我們尊敬王,也都是想成為他的手足才齊聚一堂。沒有王圓桌是無法團結的。

若說百戰百勝是身為王的條件的話,那麼吾王正是無敗的戰神。

數場戰力處於劣勢的會戰能以勝利收場也是因為有王的威光。

親自打頭陣的身姿,每當追隨那背影的時候我就確信不列顛會有光明的未來。

……但是,僅有一次。

僅有一次王的勝利充滿危險,讓我只能目送王的背影的戰鬥。

卑王伏提庚。

招來異族,打算將不列顛收入錦囊中的卑劣之王,是連我們圓桌騎士都無法想像的魔王。

將佔領城塞都市的異族驅逐出境,王和我們攻入了卑王嚴陣以待的王座。敵方只有卑王一人。己方則是無傷的王和精銳的士兵們。

根本用不著一戰、所有的士兵都那麼想———很愚蠢的連我都掉以輕心。

若說王的劍是匯聚星之光的劍,

那麼吾劍就是太陽的寫照,燒光邪惡的鐵鎚。

有王和我一同戰鬥的戰場,又有誰認為會輸呢。

……沒錯。看穿卑王實力的,就只有同樣身為王的亞瑟王而已。

「為何抗拒。為何否定。為何以人自居」

「不列顛必須毀滅。你們必須滅絕」

「若這座島將會被人類所玷污,那就以我的手讓它回歸原始」

「———將偉大的不列顛化為地獄。

人類未來永遠無法居住,黑暗的樂土」

在腐朽的玉座前有個黑影。

那身鎧甲染上了漆黑,分明是正午卻被影子所覆蓋。

……那是開在世界上的一個洞。

將炙熱滾燙的融鐵飲盡,往那腹里吞去────令人感受到如此惡寒的,非人類的某種物體。

魔龍伏提庚。

那就是想將不列顛引向破滅的東西的真面目。

「什———」

吾等的猶豫與死亡緊系。

卑王放出的一擊使士兵們蒸發,我也失去了戰鬥的力量。

吞噬聖劍之物。對手越是神聖那黑暗也越是濃厚。

我的聖劍(Gallatin)光輝被奪走了。

王的聖劍(Ecalibur)光輝也有如微弱的篝火一般。

在那之中、

「真不愧是太陽騎士、倔強的高文卿。

看吧。看來那傢伙的胃無法完全容下你的光芒」

因為卑王飲下了Gallatin的光芒以致於無法吞噬Ecalibur的光輝。那麼對著我笑了之後,王獨自一人和那隻魔龍對峙。

但其實是相反的。我能撿回一命是因為王在那瞬間袒護我的結果。

王的聖劍光輝會減少是因為我的失誤。

那光芒也快要消失了。在狂亂的暴風中,微弱的光芒是不可能一直存在的。

只有那令人感到目眩的光芒是我們的倚靠。所以失去它的時候,在黑暗中也只能祈禱了。

但———那就是我的極限,可對王來說那樣的困境才正是他的日常。

光芒雖微弱但絕不會消失,即使在暴風雨中也如燈塔般不斷散發光芒。

戰鬥持續數小時。

王座崩壞,魔龍用那咆哮喚來黑雲,破壞城壁並巨大化。

龍首顯現,一面吞噬士兵們的武器、屍首和城塞的破碎瓦礫。

……王早就知道了吧。

伏提庚正是不列顛本身。

以島之意、島之分身顯現的就是卑王。啜飲龍血的弱小部族之王,早在很久以前就不是人類了。

無論王的魔力有多龐大,那把聖劍如何能將大地化為焦土,但敵人是整座不列顛島化為肉體的存在。

無論誰來看都沒有絲毫勝算。那就像是螞蟻挑戰人類。

完成回覆的我守護王的背後並向王建議撤退。

而王則是和平時一樣,在接受恐懼這點上,還有如仰望天空般抬起頭。

「你可要再幫我一把喔高文卿。我和你都在這裡。

不過是島在發一兩個脾氣,如果聖劍持有者不鎮住它可說不過去」

那涼爽的微笑不僅是對著王自己,同時也對著我。

感覺到原本快要萎靡的鬥志充斥全身的我,再度和王一同面對魔龍。

王和我的聖劍刺入魔龍的雙掌,奪走了它些許的自由。

雖然有了些許勝機但我們已經沒有武器。因為若是拔出聖劍魔龍就會再次飛向天空。

在那時,王揮起了那把光輝的槍。

被刺在柱子上的魔龍心臟被螺旋狀的光貫穿,魔龍伴隨著終焉咆哮一同崩壞了。

我只能獃獃看著眼前不可置信的奇蹟,除了看著王看到入迷外什麼也做不了。

……究竟是過了多長的時間。

黑雲喚來雨水,城塞被雨聲所覆蓋。

在王的面前只有一位胸口被槍所貫穿,瀕臨死亡的男人身影。

伏提庚。

覆蓋在他身上的影子消失。全身曾經滿溢的淫威現在連個影子都沒有。在那裡能看見的就只有一名悲哀、身上被刻滿苦惱的老人身影。

「沒想到連倫戈米尼亞德都被賦予了哪。……一群愚夫。為了討伐暴君,居然招致更進一步的毀滅。吾弟,烏瑟之子啊。你救不了這個國家的。你是無法使人類獲勝的。

因為啊———」

老人的聲音沒有被雨聲覆蓋,清楚地響起。

王向老人一步、又一步的靠近。

「因為啊,神秘的時代早就結束了。

接下來是文明的時代,人類的時代。

在你根底的力量無法和人類共容。

只要你還活著不列顛就沒有未來。

詛咒吧。昔日的不列顛,早就已經滅亡了」

王從低著頭的老人身上拔出槍。

那是笑聲。有如旋風般的狂笑。究竟是在哪裡殘留著那樣的力氣呢,老人發出令城塞也動搖的笑聲並歸回塵土。

就這樣卑王駕崩,吾王高舉聖劍宣布勝利。

大雨停歇,太陽的恩惠也從黑雲的縫隙間歸來。

宣告戰役終結的王的身姿,比往常還要滿溢著光輝。

看到那身姿的人無論是誰都臣服於王的力量,確信未來必定充滿繁榮吧。

當然,我也是其中一人。雖然我不了解兩人間的對話究竟是在指什麼,但我為王的勝利感到喜悅。

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軀,看著不表現出任何一絲虛弱、凱旋而歸的王的背影,我意氣揚揚地對王說「接下來就只剩下和異族的戰鬥而已了」。

那場戰鬥就是如此的神聖。雖然現在國家依然紛亂,但只要有我們的亞瑟王在就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