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2.星光

在討伐伏提庚之後,亞瑟王開始著手復興遭破壞的城塞都市。

由於聖劍持有者歸來,都市也取回了原本的神秘性,而做為白堊之城卡美洛重生。

亞瑟王統治不列顛全土的歲月所指的是卡美洛完成至卡姆蘭之丘的戰役間的十年。

雖然和伏提庚引來的異族間的戰役仍然持續著,但整體上可說是安穩的十年。

終結和北方皮克特人的戰鬥,薩克遜人的勢力也衰退,現在當上諸侯們的騎士間也算保有一定的情誼。

那可說是這個行星最後的羅曼史時代。島嶼還殘留神秘,魔術和妖精、聖域也還留存的黃昏時期。

圓桌騎士們的傳說大多也是來自這個時期。

「雖然有勤務室是好,不過不會太豪華了嗎?這樣不就和圓桌廳沒有什麼差別,我比較喜歡沒有多餘裝飾的簡樸風格……」

她一臉提不起勁地將手放在木製的桌上。

有如鏡子般被磨到發亮的桌子上還有著別出心裁的細緻設計。對至今不斷在沙場上馳騁的她來說,城堡的生活太過奢華讓她靜不下來吧。

「過著奢侈的生活也是王工作的一部分,亞瑟王。有什麼不好,卡美洛中約八成的部分不是你們人類而是妖精建造的。也不是拿人民的血汗錢建起來的」

「是這樣嗎?那麼,不分日夜修理城堡的是……」

「一半是裝成人類的土妖精,還有一半是知道是土妖精但裝作不知道繼續工作的人類工匠」

「什麼。我聽說妖精離開地上到妖精鄉去了。留在島上的只有討厭、憎恨人類的巨人和魔獸而已」

「嗯。雖然妖精逃到世界背面去了,但還是可以出入。雖然那扇門大概也撐不久了就是。巨人們憎恨人類是偏見。他們無法從物理上的枷鎖中解脫,沒辦法像妖精一樣成為靈體。所以無法移動到世界背面,只能就這樣留在地上。害怕被人類還有文明所驅逐,只能提心弔膽的過日子」

「那麼龍呢?守護不列顛的龍究竟在何方?」

她只是出自純粹的好奇心提問。

不是因為和可說是自己親屬的龍有共鳴,而純粹只是出自想看看偉大的事物,這樣的童心。

「龍自西曆起就已經潛藏到地底下。進入沉睡快要五百年了。現在早就成為石頭,不久後將會和地層融合哦。啊啊,龍的靈魂早就移動到背面去了。那只是靈魂脫離的屍體死後變成石油或是礦石而已」

「———原來是這樣。不愧是梅林,果然見多識廣」

「當然。我在魔術還有神秘方面可是你的老師。還有跟山一樣多的事情想要告訴你的。

不過,現在是身為國王的時間。薩克遜人好像又越過海洋來了。他們的數量會增加但卻不會減少。現在守在南方的是誰」

「是崔斯坦卿和貝迪威爾。如果是他們的話以現在的物資應該可以維持一個月吧」

「啊啊,如果貝迪在的話崔斯坦也會認真工作吧。雖然對不起貝迪,不過這組合還不壞」

「梅林。請訂正您的發言,崔斯坦卿一直都是很認真的。只是他的感性和人比起來太過詩意,在安慰異性上才總是看起來奮不顧身而已。虛情假意的只有您和凱卿而已。」

「你說這什麼話!原來在你心中我和凱是同類嗎,我明明就是你的老師!不過你誤會了阿爾托莉雅。雖然我愛的人很多,但我發誓無論哪個都是永遠的愛。既不像崔斯坦那樣悲觀,也不像凱隔天就忘得一乾二凈。我可是以相愛男女、互相都幸福的情愛為目標呢」

「是這樣嗎。不過這是阿格凡的感想。他雖然沉默寡言,但看人的眼光卻比任何人都確實」

「這越來越讓我覺得衝擊了。沒想到你居然會信任那個陰沉而且像亡靈一樣的男人!!不過嘛,他確實有雙不錯的眼睛,而且又神經質,像是對威權漠不關心的秘書官化身一樣的男人就是了!圓桌最大的優點就是所有的騎士都是怪人這點一點都不會無聊!」

卡美洛有個稱為「圓桌」的遺物。

如同字面上是圓形的桌子,坐在此位,立誓的騎士們無關身分皆為同等的夥伴。這是從原本英雄們的證明、宣示羈絆的魔術禮裝重造成為卡美洛用的。

卡美洛城既是這個圓桌的基礎,同時也代表現世的象徵。

若亞瑟王的聖劍是要維持城堡所需的能量,圓桌就是為了要固定城堡的樑柱。

席位有十三人份,亞瑟王也是圓桌上的一員。

雖然現在空席仍舊顯眼,但不久後就能湊齊十二名騎士了吧。如果說為什麼不是十三而是十二的話,因為那在圓桌上被稱之為是「最危險的席位」。

因為是不吉利的第十三席所以誰都不想坐,所以每個人都想著圓桌應該會是十二人吧。當時誰都料想不到會有個天然……不、剛勇之人出現。

剛才她口中說的崔斯坦是李瓦倫王之子,因為某些原因放浪天涯的美貌騎士。通稱,悲愁之子。傳聞中就連妖精在他面前都會在意起自己的容貌,為了整禮儀容而躲在草叢中。只是很可惜的那是事實。若對方是女性,在箭命中前秋波就會先貫穿女性們的心了吧。

崔斯坦在圓桌中雖是第一用弓好手,但要稱那個為『弓』這就讓人猶豫了。世界各地的用弓好手想必會說「才不是,您打從根本上誤解了弓為何物」紛紛抗議吧。

阿格凡則是亞瑟王的血親……正確來說是繼承烏瑟王之血的姊姊,摩根之子,因那緣分成為圓桌騎士的男人。雖然是名不表露感情,也不會激動的冷酷騎士,但那是因為他對所有事都一視同仁,亞瑟王給他如此評價並信任他。雖然因為他面不改色的將士兵送上戰場這件事而被其他圓桌騎士敬而遠之,但他的私生活並沒有任何不檢點之處,所以也就沒有人能提出強烈的抗議。

阿格凡雖然不常站上前線,但一旦上了戰場無論遭遇何等強敵都能全身而退,因為也被稱呼為

「不知傷痛的阿格凡」。

圓桌騎士都是符合英雄之名、聲名遠播的人。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人類都像他們那般強悍,而就算是他們,也都不如亞瑟王強大。

那並非指生命上的頑強,而是精神面的問題。

卑王被打倒了。也勉強抑止住了異族蠻橫的行為。

但是不列顛的未來仍然晦暗,人們的生活也沒有改善。沒錯。即使擊敗造成暗黑時代原因的人,未來也沒有因此變得光明這件事使人們心中萌生了惡意。

亞瑟王不是光輝之王嗎。

不是遵從他的話國家就會富饒嗎。

「……我被責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今年也是凶作之年,森林的恩惠也不斷在減少。沒辦法和異族共享森林。農作物只能從國外買取。……又要藉助蘭斯洛特卿的援助了」

「問題不在那喔。這座島原本就很貧瘠。不列顛人會變陰沉啊,是因為他們看不見光輝塔了」

「光輝塔?是指聖槍倫戈米尼亞德(Rhongomyniad)嗎?」

「啊啊。說到這,我好像還沒跟你說有關聖劍和聖槍的事呢。

聖劍是從星球內部而生,藉星球之手鍛造而成的神造兵器———也就是這顆行星所鑄成,以想毀滅星球的外來敵人為假想敵作出來的。

不是守護人類而是守護世界的劍。當然要用在異族身上也可以,但原本是為了要擊倒『毀滅』這東西。所以———」

「真正的力量,除了拯救世界的戰役以外不能使用,就是這樣吧。不用老師您提醒。選定之劍(Caliburn)先不提,黃金之劍(Ecalibur)的力量太過強大。連同異族一起將大地化為焦土的話就本末倒置了」

「就是這麼回事。星之光就是要在這時用的。若你不是以一名王,而是以一名英雄戰鬥的一天到來的話可別忘了這件事。若是太過不經思考就揮舞聖劍的話必定會產生反動。雖然你的身體很強健大概會沒事,但周圍的人可承受不了」

「梅林。這件事是事實所以我會虛心接受,但請別用那種把人當成鐵打的還是什麼東西來看待的說法」

「失禮了。接下來是聖槍的事。這個的話就不是為了要打倒外敵,而是要使行星安定的東西……應該說是星球的錨。

你剛才雖然說妖精鄉,但其實妖精鄉並不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而是在你腳下。隔著一層薄皮,在世界背面存在的地方。」

「……在我腳下……是在地下、嗎?」

「要那麼想也行。簡單說就是以"你們的世界"為基礎之下有"妖精鄉"這一個間隙,再下面則是行星的地表。

無論是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