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騎士們的故事

我不太喜歡聊往事。

如果要我說的更詳細一點的話,我對我自己以外的往事都沒有好感。聽別人炫耀到底哪裡有趣了啊我說真的。如果那麼閑的話去和鮭魚游泳都還好一點。不對,我也不是喜歡鮭魚。如果要游泳的話果然還是要和女人,而且僅限很辣的女人。

不過嘛,只是想聽故事的話我就稍微忍耐一下吧。我只是在模仿詩人而已。何況這麼做的話,以後要來搭訕那些好騙的女人也才有墨水。

那傢伙來家裡時大概是五歲左右。不是我,是那傢伙的年齡。

雖然我一眼就看出來這將來一定會成長為一個大美人,但是老爸卻說"你要做為一位兄長好好教訓弟弟"所以我就當成那麼一回事了。嘛,其實我認為應該是瞞不下去啦。

烏瑟王雖然是個超脫凡俗的人物,不過他脫離的畢竟只是「人類」。

薩克遜人姑且不說,其實他早就認定不論是與北方的皮克特人一戰又或是同伏堤康間不可避的爭鬥上會落於人後了吧。

所以他們考慮下一任王不能是「脫離人類」,而是要準備「不是人類」的東西。人類與龍的混血。鑄成人形誕生的王之化身。

梅林為那個發想感到欣喜。他八成是舉雙手贊成在城裡跑來跑去吧。嗄?明明就沒有看見不要亂加油添醋?這可不是臆測而是確信哪這種事。因為你們這群魔術師最愛嶄新的、亂來的、無法想像的事情了。

不管怎說,王的素材就這樣不為人知的被做出來了。

烏瑟王的血統、龍的血統,還有為了要融合兩者最適合的、尊貴女人的血統。沒有半點羅曼史的成分在。既沒有信件往來,更沒有每晚夜裡幽會。那是只為了留下結果的行為而已。

你問那之中有愛情嗎?你以為有哦?就是因為連那種事情都不知道所以你才是非人類。

就這樣阿爾———亞瑟王就誕生了。

在魔術世界裡這好像被稱為概念受胎的樣子。不是將龍變成人,而是在人身上加上龍的機能。就算原本是人類,裡面也混了奇怪的東西。

「王並非龍的化身,而是心臟就是一頭龍。和我們與生俱來的魔力量相差甚遠。你不能對有著如同神明般魔力的人要求和人類有相同的價值觀」

雖然這句話是阿格凡常對騎士們說的常套句就是了。

當然,有關於程度差這件事我也有同感。不管怎麼說都不可能會成長為一名正常人吧。正常的情況下。

但是那傢伙在這點上不普通。從小時候開始,其他所有的事情都很普通,但只有那一點很奇怪。

雖然現在說起來一點現實感都沒有,她和鎮上的姑娘們沒有任何不同。雖然說因為被老爸鍛煉過所以禮節周到,但只要到了鎮上就會融入其中。那只是個普通的村姑啦、村姑。

啊啊,不過不認輸是倒是天生的。那傢伙的勝負基準並不是因為輸給其他人感到悔恨,而是對這麼沒用的自己感到懊悔。

就算消沉下去也會馬上振作。沒有擁護自己的時間。積極進取的精神也該有個限度。但是卻很容易受傷。應該是因為太過率直所以才無法將事情付諸流水吧。

雖然城外的騎士說她的心是鐵打的,但是與其說是鐵不如說是蘆葦。雖然受到衝擊會垂下,但是內心卻不曾屈服過。

那樣的傢伙在十年間被老爸嚴格的扶養長大。那當然會成為理想的王啊。雖然對我來說很困擾就是了。

拔劍的時候我並不在場,其實我甚至覺得就隨便她了。

這也是當然的吧。從出生起就什麼都有的狡猾傢伙有什麼必要給建議的?我根本沒有阻止的理由吧。就隨便她好了。

在那之後的事情你還比較清楚吧?

啊啊,不過那傢伙拔出劍之後的修行時代……遊歷諸國時的事我可不會講哦。光是回想被迫和你們一起胡鬧的記憶我就覺得想連同積年的怨恨一起砍了你。

結束修行,也能使用選定之劍(Caliburn),那傢伙終於開始自稱為王了。

一開始其實很微不足道。首先先救了一個部族,設立據點。

因為老爸說建立基礎是很重要的哪。如果要討伐伏提庚的話,最好是儘可能不被發現地暗地舉兵,召集到和他相同的勢力才是最理想的。

至今為止和薩克遜人的會戰居然已經有十一次了,從一開始就在場的圓桌只有我和你吧。

在那之後可說是勢如破竹。重新編製沒落的騎馬形式(cataphractii),和字面上一樣自由的在戰場上馳騁,擊破薩克遜人的步兵,突破數個城牆。

……真是的,真不像是喜歡照顧馬的那傢伙的作風。

嗯?你說會死的馬和人都一樣?士兵就算了。是為了守護自己的家族還有土地而戰。也就是為了生存的行動。

但是馬不一樣。和人類之間的糾紛一點關係都沒有。馬甚至連自己為何奔跑、為何而死都不介意。和士兵會死是不同的罪。至少那傢伙是那麼想的。

在不知道第幾次的勝利後,亞瑟王的名號傳遍了整座島。

啊啊,話又說回來也不知道是哪裡的某人在途中跑去勾搭女人才會中了摩根的計,搞得選定之劍(Caliburn)就這樣丟了。什麼?你說那是為了要取得黃金之劍(Ecalibur)的必經儀式?誰理你啊。那個時候為了不讓大家發現聖劍沒了還繼續行軍的那傢伙表情太有趣了。臉色蒼白也該有個限度。沒辦法,我只好又開始做捕食鮭魚的小鳥木雕。

摩根也是哪。以前明明是個好女人,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可怕啊?才正想說和妖精一樣無垢卻像戰女神一般壯麗,結果卻是像魔女一樣殘忍。實在只能覺得是一個女人身體中有三個女人同時存在。……嘛,好歹是那個烏瑟王"正常"的女兒。摩根說不定也和那傢伙一樣有什麼原因吧。自從卡美洛成立一直到最後都恨著亞瑟王,不過最近好像都沒消息哪。

嘛算了,繼續講吧。

伏提庚也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始為了和亞瑟王決戰開始動作。

目的是搶回變成伏提庚根據地的城塞都市。雖然說這場戰鬥中和亞瑟王一同戰鬥的只有同樣持有聖劍的高文卿就是了。

就這樣我們的亞瑟王討伐了卑王伏提庚,取回了城塞。

那就是這座白堊之城,圓桌的卡美洛。

卡美洛完成後亞瑟王的治世也終於開始了。

在那之後的十年。我們各自都沒得閑了啊。

你雖然說是王的輔佐但卻朝著和女人遊玩的方向邁進,而我則是在執行圓桌任務的閑暇期間追著女人的屁股跑。

亞瑟王一方面整合和他步調不同的諸侯們,一方面和薩克遜人的戰鬥也有所進展。

結果就如先王烏瑟的野心所願,理想的王誕生了。

另一方面,我擔心的事情也是杞人憂天。我原本以為至少會有一個會有意見的人,但結果"到了這地步"也沒有任何騎士去追究那個謊言。

侍奉白堊城的潔癖騎士什麼的,那種東西現在連個笑話都算不上。

結果,誰都沒有打從心底認同騎士王。

因為就是這麼回事吧?因為聖劍之力而不再成長。王的外表自從拔起劍的十五歲起就沒有變化。雖然覺得噁心覺得害怕的騎士很多,但是大半的騎士們都稱頌主君的不死性為神秘。

一面在心底嘲諷著不過一個小孩究竟能擔任王職到什麼時候,另一方面無時無刻都在為王倒台之後的爭權奪利做準備。

亞瑟王並不是萬人都認可的王。只是在那治世順利的期間才被認同,虛假的王。

只要她能以王的機能動作,就能無視些許的「不協調感」。

就算有人察覺王的真實身分,在王還是優秀的期間就會閉上嘴。

稱頌著理想的王的同時,一但發現那理想無法拯救萬人時,便將所有責任盡數推給她。

結果就是這樣。亞瑟王從羅馬回來時莫德雷德舉兵了吧。我已經受夠這種鬧劇般的內鬨了。當然就隨便找了個理由跑了。身為同樣喜歡女人的蘭斯洛特的……不對,沒這件事。絕對沒這件事。隨便了,總之坐船隨便找片土地悠閑度日。畢竟只要有存下來的財產就沒有戰鬥的必要嘛。反正你也會隨便找個什麼妖精鄉逃跑對吧。身為一個旁觀者廢話如果不到此結束頭可是會被砍掉的喔。

最後告訴我有關亞瑟王的感想?

……是哪。我也有件事想要問你。

那傢伙從懂事起就被老爸鍛煉,一天中大半都在接受身為王的教育。而且唯一的自由時間……睡眠時間都被拿來照顧馬兒還有巡邏村莊。在那傢伙的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