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0.於花園中

網譯版 轉自 澄空學園

翻譯:寸音

首發于澄空TM版&巴哈小屋&TM巴哈版&自家網誌

那裡是綻放著色彩繽紛的花朵的寧靜平原。

遮掩住視線的頂多只有遠方看見的森林,即使轉一圈眺望整片天空,映入眼帘的也只有被均等分配的大地以及藍天。

這裡既沒有人們建築的柵欄與房屋。城牆與城堡等,像是國家一類的事物也不成立。

白天充滿春天的陽光與夏日的氣息。

夜晚則被秋季的空氣與冬季的星空所覆蓋。

地上有著花朵與昆蟲。森林有著水與綠樹還有野獸們。而在水源處則有面容姣好的妖精們。

人們所描繪的樂園不過是在模仿這片土地。

此處乃杳無人跡的土地,為永久禁足地的盡頭之島。

於神話中也被稱之為常春之國或是林檎之島的小世界。

有智慧的野獸無法如願以償,無從到達的理想鄉(utopia)。

和表層世界不斷重複的衰退與滅亡無緣的世界,

即使伴隨著人類的歷史,但卻和其完全無關的異鄉。

其名為亞瓦隆。星之內海———名為地球的行星擺置靈魂的場所別名。

「不對,那樣的表現也不能說是正確。畢竟此處雖然處於內側但也和外側有著相同的座標,雖在相同的空間卻有著數個次元的偏差,該這麼說吧」

在花園中,有個帶有人形的存在。

那是身上披著雖簡樸,但卻是以最上級的纖維編織成的長袍的男人。

穿透陽光的虹色長發。毫不費力就能看清遠方的瞳孔及姿勢。

男人像是和友人說話一般對著花兒們搭話,在花海中漫步。他沒有絲毫的迷網與猶豫,一邊哼著歌,也沒有傷害到布滿遍地的花朵。

男人毫無疑問就是誤入異境的漂泊賢者。

畢竟男人既不知道回去的路,也沒有接下來的目標。若有人告訴他這裡是死後的世界,他甚至會說著「原來如此」,並就此認同吧。

然而會沒有抱持絲毫的危機感,是因為男人在本質上就屬於異境吧。雖說樂園活著的人類無法進入,但說起來男人原本就只是有著人類的外表而非人類。

對男人而言現世也好樂園也好都並無不同,都是"外人的家"。雖然無論哪邊都不是自己的住處,但他也只能住在其中一方。

打從一開始男人的價值觀就非人類也非樂園,也不會偏向任何一方。

因此,以『因為被甩掉的女人追殺,那就稍微躲到世界的裡面好了』這種理由就突發奇想跨越境界,碰巧就來到這片杳無人跡的土地。

「但這也真過分。魔力的濃度太高了。居然光是呼吸就會死掉,這樣就和真空沒兩樣。現在時代的人類的話光是一個呼吸就會從內部開始破裂。不該被稱為樂園,當成兵器使用應該會比較有效吧?」

邊說出想到的話男人邊在花園中行走。

男人口中說的「現在的時代」指的是男人來自的外界。男人將五世紀的,將要面臨滅亡的某個民族的島嶼拋諸腦後,獨自一人轉移到了這個樂園。

男人雖是侍奉王的魔術師,但卻是在王的最後一戰之前,以非常私人的女性問題而逃到樂園的非人類。

「啊啊,果然變成這樣了。莫德雷德崛起,曾被王訓誡的諸侯們也贊同他。追究嚴酷的冬季時代要求負責。開始反叛嚴格但理想的王」

男人一步一步的在樂園行走。

隨著他前進,一直留心不要採到的花朵數量也減少了。

雖然這座島沒有盡頭,但隨著土地不同還是有變化的樣子。越是接近島的末端,那裡就有如名為不列顛的現實般,變為貧瘠的土地。

男人邊哼著歌邊揮著杖,在不毛的土地上不停走著。

然後發生了什麼事呢。分明沒有使用任何的魔術或是神秘,沒有綻放的花沿著男人的足跡逐一爭艷。

男人並非是想以花裝飾花園,也不是因為連在樂園都要受到不毛誹謗的土地而感到悲傷。這個生物只是如同呼吸般散播著花。

給與土地花朵。給予人類夢想。給予歷史就只有未來。

那就是這名男人的特徵,同時也是本質。

名為花之魔術師梅林。

在無數神話,傳承中出現的偉大魔術師們中成為頂點的一人。

擁有最高位魔術師的證明———看穿世界的眼睛———人與夢魔的混血兒。

「但是,說是最高位但是能做的頂多也只有播播種。還有眼睛稍微比別人好一點,但跟其他的比起來也實在是不夠看」

千里眼。雖於此處卻能看見遠方的眼睛。自古以來,從神明那被託付土地,為了守護人類生活的祈禱師必須要具備的力量。

無論有著多厚重的魔術迴路,或是能操縱強大的魔術式,一但沒有這個「眼睛」的魔術師就不會被稱之為最高位。

男人……梅林持有的千里眼是「能看透世界的眼睛」。

梅林與生俱來就有著若是在同個時代,即使不去任何地方也能看穿一切萬象的眼力。

比起梅林更古老的魔術師中也有能看見過去,預見未來的人,他們同樣也處於最高位。

但說起來,這個時代活著的千里眼魔術師也只有梅林。前導的保持者們伴隨著自己的國度滅亡也一同從人界中消失。

若「識認」乃為魔術的基本以及最頂點的話,他們千里眼魔術師早從出生就已經到達了真理。

雖做為人類出生,但卻無法得到人類價值觀的異端者們。

他們究竟度過怎樣的人生,無法看見過去的梅林雖無法得知,但卻能理解幾成他們的心情。人類社會的處世之道先不說,但自己的人生卻不是那麼有趣的東西,這樣的感想。

若是當代的事情幾乎能掌握所有狀況,也能看出所有的來龍去脈。

對他而言世界就與一幅畫無異。

名為人類社會的「畫」十分值得一看。就算說是神明奇蹟的體現也不為過。但是那幅畫越是有趣,無法參與其中的梅林就越是感覺到疏離感。

簡單說就是作為物種的疏離感。若是有能和他一同分享神的視角究竟有多麼無聊,這種抱怨的同胞說不定就能有所改變。

乾脆自我了斷,以靈體登上座去嘲笑前導者們吧,他也曾想過這樣的事。不,不如說他不曾沒有一刻不那麼想。

然而梅林還有一個,必須要看到最後的責任。

這個時代的,某個民族的結局。

有關自己所拱上的一位王的結局。

「該怎麼說呢,真是。神明時代結束了。妖精的時代也到此為止了。雖然接下來是人類的時代,但那人類的時代總有一天也會結束。纏繞在星球的事情一但結束了,接下來事業就會移往天體。那樣的話,下一個就是意識的時代了。明明沒有肉體就無法傳達意思的生物只會落伍。為什麼會如此拘泥於人類呢」

梅林是威爾斯王妃和夢魔間生下的孩子。

梅林半是人,半是夢魔———擁有精神性,能製作未來預測圖,寄生在生命(人類)之中的高次元生命———這種處於這種半吊子位置的生物。

若是生為夢魔之子的話就只想要在精神的世界嬉戲。

但同時,透過身為人類而得到的個性,不需倚賴他人的夢而能以自己的夢作為養分活動這件事也讓他覺得是件幸運的事。

雖有著那樣的出身,但梅林卻不討厭人類。甚至可以說是喜歡到讓人覺得不自然的地步。

魔術師梅林沒有站在身為同胞的妖精和巨人們的那邊,而是選擇幫助人類,為了創造出對人類有益的時代培育無數的王並予以輔佐。在群眾以及騎士們面前也始終面帶微笑,以人們的生活百態為樂,以花般的統治為目標。那也是他在後世被稱為少數王者創造者的緣由。

那是因為梅林所追求的畫是依他的感性讓他覺得「美麗」,想要創造出來的畫是「人類的Happy Ending」的緣故。

那裡並非是對人類,甚至是對個人的愛情。

對人們來說梅林在他們眼中就像是為好青年吧。

但實際上卻不是。

若是以人類的觀點來看,梅林的性質接近昆蟲。

就只是充滿機械性以及客觀性。梅林的思考形式的脈絡太過跳脫,無法和這顆行星的知性體共容。

梅林雖喜歡美麗,漂亮的事物,但卻沒有『喜歡』的理由。就只是由於那樣的形態

返回目录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