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建立於空想之上的動機

和田冢茜  …… 二年級。沒有誤入歧途的少女。

七里浜明未 …… 二年級。根本無路可走的少女。

「雖然神志不清,但沒有生命危險。」

聽到這句話,我總算鬆了口氣,緊繃的神經也得到了緩解。

從昨晚起,一直都未能入睡,也沒有那個心情。獨自一個人呆在寢室里,自然會無可避免地想起我的室友。

和田冢茜。

在江之島女子學院相識的,或許是唯一可以稱之為朋友的存在。

「聽人說她死了,真的是嚇死我了……」

「那只是誤會和以訛傳訛罷了,因為據說被人發現的時候,她確實就像是一具屍體。」

明未的語氣像平時一樣輕鬆。

不過,這輕佻的態度卻無法掩飾她內心的沉重,想必這並非我的錯覺。因為對七里浜明未而言,哪怕無法坦率地稱其為朋友,茜也同樣是具有分量的人。

……但是。

真的就僅止於此了嗎?

如果知道茜沒有性命之虞,就應該像我一樣感到安心才對。

但是,明未依然是一副有所顧慮的樣子。

「昨晚被送到了醫院,現在也還在那裡。除此之外,我也沒掌握到什麼其它情報。」

說完,躺在床上的明未合上了筆記本電腦。由於時候尚早,她還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我沒有手機和電腦,也沒有熟識的老師和朋友,明未是我唯一能夠獲取情報的對象。不知為何,明未似乎與某幾位教師的關係不錯。

我無從得知的事情,她卻能夠獲悉。比起可以在校外自由行動的我,反而是被桎梏在校園裡的她顯得更加自由,這確實也是件不可思議的事。

因此,我一大早就跑到明未的房間來打聽消息。不過由於我幾乎沒有睡覺,所以甚至有點感覺不到現在已經是早上。

明未似乎也是一樣,她沒有換衣服,穿著制服躺在床上,連那條毛毯都還鋪在下半身。

無論如何,得知茜還活著,我終於放下心來。

在這之後,才有心情去考慮之後的事情。

既然是被推落,那就證明存在著將她推落的人。

「犯人是——」

「警察已經介入調查,但到目前為止尚不明確。也有可能只是腳下打滑引發的意外事故而已,這也必須等茜醒過來之後才知道。」

「…………」

「所以目前應該會以事件和意外這兩方面為前提同時進行調查吧。不久後一定也會叫你去調查的,因為你是最後一個和茜在一起的人。」

和茜一起去橫浜的事情是無法抵賴的,因為校方持有我和茜的外出記錄,所以警方一定會找我查問情況的。

不過,我並不一定是最後一個見到茜的人。雖然我們一起回到了校內,但是進門後就分開了,所以在回到宿舍之前,她也有可能見過其他人。

而這個人有可能就是犯人。

當然,也有可能像明未說的那樣,僅僅是一場意外。到了夜裡,宿舍樓內燈光較暗,確實容易造成跌倒受傷。就算茜的運動神經再怎麼好,也沒法保證絕對不會遇到這種事。

但是。

我花了整個晚上來思考另一種可能性,從躺下到天亮,難熬的失眠之夜裡,我一直都在思考。意外的可能性,校外可疑人物的可能性,對茜心懷怨恨的未知人物從背後將她推落的可能性。

以及除此之外的,最壞的可能性。

「……你覺得會是人為的嗎?會不會與鵠沼冬花的那件事有所關聯——」

「有可能是這樣,也有可能不是這樣。」

「…………」

「無論你怎麼想,我怎麼想,都與事情的真相併無實際關聯。但是——你應該也注意到了吧。」

說罷,明未意味深長地看著我,就像是一切已經不言自明。

我注意到了嗎?

沒錯,當然注意到了。正是因為注意到了這種可能性,所以我昨晚才沒能入睡。

突然被人從樓梯上推落的茜,與我住在同一間寢室。

那天晚上,茜和我一樣,穿著橫浜那所學校的制服。

所以——

「我想,對方是不是把茜當成了你呢?」

明未毫不客氣地挑明了這種最壞的可能性。

懊悔填滿了我的內心。

有人不希望我繼續留在江之島女子學院,所以寄出了威脅信。大概就是這個人,錯把茜當成了我,並推下了樓梯。對我而言,這是最壞的結果,但也是可能性最大的結果。

——茜會遇到這種事,都是我的錯。

一想到這裡,噴涌而至的悔恨和內疚簡直就像是要將我壓成齏粉。茜不是我這種廢物,也不是性格有缺陷的人渣,根本不應該遭受這樣的對待。

如果只因為陪在我身邊,就受到傷害的話……

我腦中浮現出昨天在橫浜看到的茜。黃昏時分的教室,坐在窗台上的茜,如果是因為我才摔了下去的話,如果是因為我才被人推了下去的話,那豈不是說——

「——你要去哪裡。」

明未的聲音十分尖銳。

這句話就像是一把鉗子,將轉身想要離開寢室的我死死揪住。如果不是如此強烈的語氣,一定無法阻止我奪門而出的衝動。

我的頭腦已經沸騰到聽不進任何勸阻的程度。

即使如此,明未的話語依然攔住了我。這純粹是因為她的聲音中所包含的力量。

我沒有回頭,凝視著房門回答道:

「去找犯人——」

「找到了要做什麼?你的表情就像是要殺人一樣。有些時候,你的思維實在是過於偏激了,肯定是根本不懂得如何去掌握平衡吧。怎麼,這句話你已經聽過很多次了?是啊,就是因為你一直不肯反省,所以才會被一再提醒吧。」

明未打斷了我的話,滔滔不絕地大肆嘲諷。

我沒有回頭。一旦回頭,看到她那副狷傲不遜的德行,我一定會破口大罵。就算知道明未沒有做錯什麼,我也無法壓抑自己心中的怒氣。

對自身的厭惡,與對犯人的憤怒交織在一起,我心中已經是一團亂麻,為了防止這種情緒爆發出來,就幾乎傾盡了全力。我咬緊了牙關,顫抖著喉頭回答道:

「如果茜是代替我遭受了這種厄運的話,就是我的責任。所以我必須找到犯人——」

「嗯,那麼,假如把茜從樓梯上推下去的人就是我呢,你打算對我做什麼呢?難道是打算把我也從樓梯上推下去嗎?摔死了我,你就滿足了嗎?」

明未又一次打斷了我的話,而且還是以這種荒唐無稽的說辭。

不知她又是在開什麼玩笑,但語氣那麼輕浮,一聽就知道不是認真的。那麼,就只能認為是在尋我開心了。

雖然明白不應該理她,但是她說的話太荒謬了,令我不得不反駁。

「我知道你不是犯人,那時候你和我在一起。」

「那可說不準。也許我是個大壞蛋,利用了某種超乎想像的犯罪手法來實施謀殺呢。你瞧,差點害死了茜的犯人正和你同處一室哦,你打算做些什麼呢?」

……她為什麼要如此詆毀自己呢。

我心中又湧起了一股別樣的憤怒,明知道騙不了我,也騙不了自己,明未為什麼還要把自己扮成惡人呢。捏造出這種毫無邏輯可言的可能性,究竟有什麼好玩的?

難道說,她只是在取樂而已嗎。

玩弄人心。

慢待悲劇。

嘲笑世界。

如果她只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換取快樂的話。

我恐怕很難原諒她。

「我是說可能性,可能性啦。如果只討論可能性的話,你不是也同樣有可能是犯人嗎?」

「我——並沒有殺她,這一點我自己非常清楚。」

「每個人都會這麼說吧,真兇也不例外。」

「我為什麼要殺她!」

我握緊拳頭,狠狠地砸向了大門。如果不這樣發泄,岩漿般的情感就會燒毀大腦。明明我已經焦躁憤怒到這種程度,明未的聲音卻依然與平時沒有任何區別。

明明有人受了傷,還沒有醒過來。

而且是因為我的錯,代替我承受了不白之冤!

但是,明未那譏諷般的聲音,還是毫不留情地從背後傳來。

「也許並不是因為有什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