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寂寞的名字

瓔珞狐狸

「呼……呼呼……哈……啊……」

冰涼的空氣大口大口地灌進咽喉,明明是氣體卻像是刀刃刮弄那樣的疼。雙眼慌忙的應付著變換的景色,缺氧的大腦來不及思考,只是下意識地照著印象中的方向,選擇視野開闊的路奔跑——即使對手是妖怪,夏目也認為空曠開闊的地方比較令人心安。

明明腳下的步伐一點都沒有減慢,卻覺得身後追逐而來的緊迫感逼壓得越來越近,像是被一塊雷雨雲緊趕著,雖然有著燥熱的情緒,卻又如同同時感受到幾乎涼徹腑髒的寒意。

這……就是恐懼的感覺吧?自從遇見了貓先生以來,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這樣徹底的恐懼感了呢。夏目貴志的心情彷彿一下回到了很久之前,自己還不知道外祖母的事情,還不知道《友人帳》,只是看到妖怪,被拚命追趕,然後茫然、恐慌、無措地落荒逃竄。

真是不美好的記憶啊,夏目在心裡反覆地嘆著氣。那時候對於妖怪,即使不討厭,也絕沒有稱得上喜歡的情感,總覺得它們是自己生活中突兀的闖入者。直到和貓先生達成協定,在他成為自己的保鏢之後,才真正地和妖怪們有了接觸。

說起來……都是這個傢伙不好啦,沒事偏偏去吃,木天蓼,結果竟然醉到早晨還只會哼哼!害得自己嘗到了久違的被妖怪追趕的滋味,要是遇上同學的話,又會被他們看做怪人的,雖然總說自己是高級妖怪,但其實明明就是一直笨貓吧——理所當然地在心底抱怨的夏目,幾乎完全忘記了貓先生的原形是一隻大得離譜的白色妖怪,名為斑,只是為了報他解開自己封印的恩與《友人帳》,才留在夏目身邊的。

說起《友人帳》,這真是個奇妙又麻煩的東西……唔……

「……帳……給我……《友人帳》……給我……!」

身後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低音,近得彷彿已經足夠在在耳邊吹氣。

夏目渾身一激靈,一串雞皮疙瘩飛快地從尾椎躥到頸後,惹得後背一陣發癢。專註於抱怨的時候,一不小心就放慢了腳下的步子。

夏目深深吸氣,有一口氣加速狂奔起來。前方是一片範圍不大但是林木緊密的樹林,只要能在那裡把妖怪甩掉,穿過樹林很快就可以到家了。這麼想著,夏目心情不由得輕鬆了一些,腳下稍一鬆懈,竟被路面不平的小石子絆倒,踉踉蹌蹌地摔進了樹林里。

「嗚哇哇——!!」

噗嗤一聲,夏目幾乎是在地上滾了一個周身,直到小腿骨與腳踝接合處打到什麼堅硬的東西,這才阻止了這個身體的去勢。

「好痛……」

夏目在原地僵直了身體呆了好一會兒,才終於從那劇烈的疼痛中緩解過來,小腿上一種酥麻的感覺傳了上來,讓他覺得自己簡直一動都不能動,所幸先前的妖怪似乎在進入樹林之前就被自己甩掉,不然這一次可就真的在劫難逃了。

「嗚……可惡!」

夏目坐起身體,用手用力地按揉著可能會形成淤血的地方,抬頭向腳的方向看去,才發現絆倒自己的「罪魁禍首」竟是一堆石頭。(你要是死人才滿意嗎)那些石頭約莫比拳頭還要大上一圈,人為地磨成了粗糙的圓。這些石頭原本應當是堆成一個塔形,現在被夏目一腳踢得亂了,上面的石頭滾得四面八方,下面的石頭也就此散了開去。

久留不宜,夏目一感覺到腳上的撞痛已經可以禁得起走路的使力,就趕快動身,離開了樹林。就算貓先生現在還睡著,在它身邊至少還有點心理安慰

「喲,夏目。」

夏目一回到家裡自己的房間,就看見貓先生正趴在榻榻米上被陽光曬到的部分,模樣愜意地眯著眼跟自己打招呼,一副神清氣爽的樣子。

「……看到你這麼舒服的樣子真讓人覺得不爽。」

「說什麼呢~哦夏目,你怎麼一瘸一拐的?」

「還說呢,都是你……」

夏目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跟貓先生述說起今天的慘痛經歷。

「原來如此……怪不得你一回來我就覺得你身上有一股妖怪的氣息。」

「是嗎?」

夏目淡淡地應了聲,心想今天一天總算是過去了,晚上一定要早點躺下,好好睡一覺,彌補白天喪失的精力。

「呼……呼呼……哈……啊……嗚哇嗚哇!!」

夏目慘叫一聲從床上彈坐起來,強烈的失重感一下子從身體上消失,自己正好端端地坐在鋪著被褥的榻榻米上。

「貴志?

樓下傳來了阿姨擔憂的叫聲。

夏目用袖子擦了擦臉,大聲回道:

「我沒事,阿姨,只是做噩夢了。「

收回神,才發現貓先生正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於是解釋說:

「我夢到今天白天摔進樹林的場景了……大概是因為太疼,所以才會映像深刻到會做夢吧。」

「……夏目,要保護好《友人帳》。」

「恩,我會的啦,貓先生不要想太多了。現在《友人帳》不是好好地在這裡嘛。」

夏目伸手摸摸枕頭下面。

「出門的時候,我都是貼身放著,應該沒有問題的啦。」

夏目打了個哈欠,和衣而眠。

那是一堆由人工打磨痕迹,又被擺成塔形的石頭,他們被擺在那裡有十幾年沒有移動過,直到……

「哇!「

夏目大力掀開被子,像個做了突兀的夢的人那樣大口喘氣。

這幾天他總是圍繞著那些被他絆倒的石頭堆們做夢,還在夢中反覆地夢到自己摔倒的場景。也許是什麼以那些石頭為窩或者別的什麼妖怪,對於自己破壞了它的東西感到很生氣,於是靠自己做夢來感知吧。

「不管怎麼樣,你都應該再回哪裡去看一看。」

貓先生帶著一張可愛的臉說著嚴肅的話題。

「我還要保護你直到拿到《友人帳》,怎麼可以讓別的妖怪把你當成獵物。過兩天就是周末了,我陪你去。」

周五的夜晚里夏目又做了一個夢。夢裡面他看到了自己從未注意過的地層石頭,在那幾塊大的灰石中央,躺著一塊略有晶瑩感的小石頭。當夏目想儘力看清那上面赭色的花紋時,他醒了。夢中那種淡淡的、憂愁的感覺,和一種莫名的深切的呼喚,卻從夢中裡帶到了現實之中。夏目撫著額頭,伴隨著清冷的冰藍色月光,好像自己的心情也一同變得惆悵起來了。

「就是這裡了。」

夏目和踩著悠閑步伐的貓先生,回到了那一片曾今絆倒夏目的樹林。石頭散落的樣子似乎與那一天並無二致,看來這片樹林很少有人來,(那裡怎麼跑進去的)並且也不會有人去特意挪動這些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石頭。

夏目記起周五上晚的夢,就向那幾塊底層石頭走去,蹲下身來。在那些其貌不揚的灰石球中間,果然有一塊比拇指略大的石頭躺在中間,赭色的詭異花紋夏目並不認得。想來貓先生對它也不會有太多研究。這塊小石頭自身並不發光,但卻頗有晶瑩的感覺,像是在努力昭示自己的存在。

「雖然我說不好這是個什麼傢伙……但它顯然是想要你把它帶著身上吧。」

貓先生這麼推斷著。

「嘛,雖然不知是凶是吉,但一般打算害人的妖怪,並不會用這麼麻煩的方法。」

「也許有什麼我們並不知道的緣由,就藏在這塊石頭裡。」

夏目凝視著那塊小小的石頭,手指下意識地去摸索。石頭彷彿感受到了他迷茫的心思,也變得稍稍溫暖起來。

或許……不是壞傢伙呢。

「好吧,無論如何,先把這塊石頭帶回家去看看吧。萬一出了什麼事,還有貓先生你在呢。」

「哼,又要增加我的工作量嗎,夏目你真是這個麻煩的人類。」

貓先生一邊不情願地哼哼著,一邊扭動著圓滾滾的身體跟在了夏目身後。

從那之後過了十餘天,石頭完全沒有任何變化。

夏目先開始將它擺在桌邊,後來握在手裡睡覺,最後甚至把它塞進正舒舒服服睡午覺的貓先生懷裡,惹來後者齜起一身毛的抗議——

「就算你指望一塊石頭能孵出什麼來,我也不是母雞!」

「……也許,那只是一塊是一塊怕寂寞的石頭吧。」

「唔唔。」

在外出去便利店買東西回家的路上,夏目突然喃喃地這麼說。此時貓先生正在吃著通過軟磨硬泡讓夏目買來的青團,對於他的發言不以為意。

「反正也是那塊挺漂亮的石頭。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就擺在家裡……」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