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寒露之章

中秋過後,天氣一天天地涼了下去,夏目的心也隨著葉子一片片的掉落而變得沉重起來。

北本和西村的身體似乎好了些,每天仍然和夏目粘在一起,可是,他們身上的印記並沒有消失,時時刻刻提醒著夏目那個約定。

「夏目!」

「啊,田沼……怎麼了?」

「沒,看你這兩天精神不太好呢!」

「啊,沒事的!!」

「不要擔心啦,夏目,可能只是妖怪的惡作劇吧。這麼久了我們都沒有事啊!」

「田沼……」

夏目並沒有接田沼的話,只是看著窗外連綿的群山,說了一句:

「你看過……金色的雪嗎?」

「金色的雪?」

「啊……很漂亮的……金色的雪……」

「沒有啊……我只看過白雪和櫻吹雪。」

田沼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

「要不要看呢,那金色之雪……」

「哦哦,你們在說什麼啊……什麼金色之雪?是好吃的東西嗎?」

「西村你病剛好吧,醫生說要禁口!!!」

「北村你還不是一樣~~」

看著眼前的好友,夏目終於下定了決心。

這天下著小雨,大概真的是因為秋天到了,只是小雨就把世界沖刷得冰冷。雨絲飄到他的臉上,留下一道道冰冷的痕迹。

「錦……」

夏目來到樹下,呼喚著錦的名字。

花朵已經在之前的幾場雨中凋落了不少,地下鋪著細細一層花瓣,原本濃烈的有些刺人的香味,也因為雨的中中和而變得清冷。

夏目躺在樹下,看著那依然努力在枝頭綻放的金色木樨花,輕輕呼喚著——

「錦……錦……」

「夏目……你來了……」

錦變淡的身影出現在夏目上方,笑嘻嘻地看著他。

「我的力量變弱了,沒有形體,已經不能和你擁抱說再見了哦……」

「沒關係,我可以擁抱你……」

伸開手,夏目把並沒有實體的錦摟在懷裡。

「錦,你是個笨蛋!」

「哈哈,你難道不是嗎?夏目?」

「啊,我也是!」

兩個笨蛋就這麼擁抱著,細細碎碎的金色之雪在他們身邊緩緩飄落,從錦的身體中穿過,溫柔地落在夏目的身上。

「夏目……」

夏目的視野里全是這金色之雪,層層疊疊,彷彿要將他掩埋般地紛紛而落。

「錦……」

等到田沼和貓先生趕到時,夏目不知道在這裡躺了多久。身上落滿了木樨花,而樹的枝頭,竟然是連半朵都沒有了。

「夏目!你沒事吧!居然躺在地上。啊身體好冷。」

田沼焦急地把夏目扶起來,夏目發現他和貓先生的身體上已經看不見那金色的印記了。沒事了嗎?他笑了。

笑著笑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啊!夏目?你怎麼哭了?」

田沼發現好友的眼淚,手忙腳亂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真是沒用的小鬼啊,來吧,把我寬闊的胸膛借給你哭吧。」貓先生扭著圓圓的身子跳到夏目身邊。

「誰要啊,明明是又肥又小又髒的胸膛!」

覺得這麼大個人還哭實在是很丟人的夏目,不由分說地把頭埋進了田沼的胸膛。

「那個……夏目……」

在滿地的金色之雪中,一個少年哭的滿眼通紅,一個少年尷尬的滿臉通紅,一隻招財貓氣的滿身通紅。

還有一個淡淡的身影,微笑著,化作一朵小小的金色木樨花,溫柔地落在哭著的少年的頭上。

「夏目……我不再寂寞了……謝謝你……」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