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妖精們飛高高

台版 轉自 負犬小說組

錄入:壱級天災

在這一帶的土地,夏天一旦結束,冬天便會隨即降臨。

然後通常會在快要邁入十月的時候下場雪。

積雪三十公分。

所幸這場驟雪只會下一次,即使之後會正式地下起大雪,也是十一月到十二月的事

了。

對鎮上的人而言,這場雪是用來判斷該開始準備過冬的基準。

冬天是儲備許多食糧,悠哉地在室內生活的愉快季節。真是讓人迫不及待。

話雖如此,仍然無法避免寒風剌骨的感覺。

我喜歡在這種冷過頭的時期,穿上厚重的衣服讓身體暖和,然後戴上羊皮手套、手織的圍巾還有耳罩,在全副武裝之下享用冰淇淋。

我將剛出爐的冰淇淋裝到容器里。

只要將一匙份的冰淇淋含入口中,清脆冰涼的口感便會在瞬間融化成甘甜。

「真好吃……」

冬季限定的冰淇淋實在太好吃了。

其做法如下。

①將鹽倒入蛋白中,打到起泡。

②將砂糖倒入蛋黃里,一樣打到起泡。

③將生奶油打到起泡。

④將所有材料攪袢之後,密閉到容器當中。

⑤撤鹽讓雪降溫,然後將容器埋在底下,放置一陣子。

⑥完成!

因為沒有雪就無法製作,所以只能在冬天食用。這就是大自然的法則。

冷凍庫?

太浪費電力的話,可是會挨罵的喔。

可以看到妖精先生們在樹墩桌上,大快朵頤著這個冬天首次登場的冰淇淋。

我想他們應該沒有凍死這種概念,之所以會一身冬季裝扮,感覺是在模仿人類的行為。

已經搶先吃完冰淇淋的妖精們,在文化中心旁邊堆起來的雪山(標高兩公尺)上,比賽著滑雪的跳躍技巧。

他們用小巧的滑雪板滑下斜坡,相當靈活地滑出漂亮的跳躍姿勢。

妖精先生們一旦感到無聊,就會像這樣開始進行一些稀鬆平常的活動來打發時間,但似乎大部分活動都無法充分帶給他們剌激。

話雖如此,但在雪面上滑動果然還是具備某種特別的樂趣,他們整個上午都在滑雪。

倘若我斷言自己想在空中飛翔,他們肯定會發揮過剩的服務精神,讓我立刻體驗到衝上平流層的災難吧。

「真危險。」

我鬆了口氣,坐到休息用的椅子上,於是身體便輕飄飄地浮向半空中。

「咦咦咦!」

椅子不停地往上升,彷彿馬上就會越過屋頂的高度一般。

我轉頭四處張望,於是發現椅子背後冒出了好幾朵螺旋槳花。

我在自己被搬運到高處之前,迅速地拔起那些花,飛行力不足的椅子便緩緩地降落到雪地上了。

「好痛喔……」

沒想到他們竟然瞬間就在椅子上設下了機關,真是大意不得……

在這件事情過了一陣子之後,事務所收到了聯合國傳來的某個消息。

「兩個禮拜後要出發到南方羅。」

事務所旁邊有個即席打造出來的花壇。

就在我照顧著那個花壇時,爺爺前來向我這麼說道。

「咦?」

「得開始打包行李了,也必須安排一下機器的運送方式。」

「請等一下,這到底是在說什麼事?」

「我可能還沒告訴你。最近會有一場選拔賽。」他若無其事地說道。「我們樟樹之里大炮倶樂部也會參加那場比賽。」

「咦?」

用字型來說的話,大概是把文字擴大成全形兩倍那樣驚訝。

「所謂的大炮倶樂部是……」

「是我替娛樂社團取的名字。你也是成員之一喔。」

「竟然擅自……不,這倒還無所謂。您剛才說要出遠門?」

「沒錯。要是再延期下去,就要正式進入冬天了啊。」

「但是,現在已經是準備過冬的時期羅。竟然挑在這種時候出遠門……」

「選拔賽本身一天就結束了。只是來回要花上幾天。」

「唔,既然如此——」我在應允之前,忽然又想到:「話說回來,爺爺,到底是什麼選拔賽呀?」

「唔嗯,那個啊……」

他的老花眼鏡發出銳利的光芒。

「是鳥人選拔賽。」

聽到這回答時:我彷彿有電流通過全身一般地僵硬了起來。

他打算自由地在空中飛翔啊……

兩個禮拜後,有許多人從樟樹之里出發,朝著南方前進。

商隊徒步、汽車……甚至還有人安排了官方接送巴士,有點像是小規模的民族大遷徙。

大家都是要參加鳥人選拔賽,或是打算去參觀的人。

因為太陽能車行動緩慢,必須先行到達會場的我、爺爺和助手先生,是搭乘自家用馬車移動。

「沒想到助手先生竟然隸屬於大炮倶樂部,還參加了人力直升機計畫。」

穿著外出用盛裝的助手先生,有些得意地將金色的會員證別在胸前。

大炮俱樂部,會員編號002——

「你八成以為這社團只有親戚朋友吧,實際上可不是那樣喔。」

坐在馬車前座上的爺爺,轉頭看向行李廂這邊,並這麼說道。

「我們倶樂部不分男女老幼,聚集了充滿求知慾的成員。」

「那也用不著把助手先生拉進來吧。」

「他的體重輕盈,個子嬌小,但體力充沛,符合所有理想駕駛員的條件。他的存在對於這個計畫而言,是不可欠缺的。」

我眺望著堆滿在行李廂里的木箱。

這些被分解打包起來的行李,幾乎都是人力直升機的零件。

「所謂的人力直升機,是用腳踩來推進的對吧?」

「是啊,畢竟原本就是替腳踏車裝上螺旋槳一樣的設計嘛。」

「光靠腳力真的能浮上半空中嗎?」

「即使只靠人力,理論上也是有可能漂浮的。」

「理、論、上?」

「其實還沒有完成。」老人家總是會若無其事地說出恐怖的話呢。「不過實際上可以說幾乎已經完成了。」

老人家總是會說些異常樂觀的話呢。

「只要完成最後的組裝步驟,接下來就只剩調整方面的問題了。」

這番只要老人家一出手,不可能也會變成可能的語氣讓我啞口無言。

「助手先生,我看你還是別當駕駛員比較好喔。」

雖然我提出這樣的忠告,但助手先生絲毫不覺得危險的樣子,只是燦爛地微笑著。我的直覺告訴我。

他想要在空中自由地飛翔啊……

對於跟凡人一樣會恐懼高處的我而言,這是有點無法理解的思考。

「放心吧。我們沒有使用任何妖精系列的技術。這是人類創造出來的、只有彙集純粹職人技術設計出來的成品。」

我知道木箱裡面裝滿了無數大大小小的木製齒輪。

「為了減輕重量,甚至沒有使用金屬零件。材料只有木頭、樹脂跟布喔。」

「這樣啊。」

我難以了解男人的浪漫。

「個子也是小一點比較有利。如果體重夠輕盈、個子又嬌小的話,駕駛員就是你了。」

「那還真是好險……」

這時我不禁想感謝自己的身高。

「可以看到目的地了啊,就是那座海岬。」、

我和助手先生挺身探出行李廂,眺望著被大海原包圍住的光景。

位於土地最南端、朝著對岸拓展出去的大海原,還殘留著夏季的餘溫,閃耀著暖和的光芒。

因為是南方,當然比北方溫暖不少。

「倘若是這個時期,海流也還相當溫暖;就算掉到海中,也不至於會凍死吧。」

爺爺的台詞包含著不祥的預感回蕩著。

鳥人選拔賽。又稱鳥人大賽。

我想從名字應骸就看得出來,但姑且說明一下,這是用人力飛機來競爭飛行距離的選拔賽。

參賽者會從海岬飛向大海。

只要飛向海面,至少可以降低墜機死亡的機率。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