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刀俠戰姬言想錄 五 結局

「真的有效果么?」

「木之崎是很善於急中生智的人。所以,他不會有事的」

力王丸半睜著眼看著,穗積老師在注射著什麼藥品。

「好厲害啊,朋。在那種情況下還想著這件事。如果是我的話,肯定會想著先給自己解毒吧」

透不知為何還處於拔刀狀態,也就是女孩子的姿態站在這裡,看著我。

「嗯,還行吧。多虧了有穗積老師在,不然我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學生會會長說過,入侵我體內的毒和光體內的毒是一樣的。所以如果老師能診斷出我身上的毒,那麼不就能做出解毒劑了么」

我被老師表揚了幾句,害羞地撓著頭。

我從拔刀空間出來的一瞬間,毒就失效了,老師提取出了有解毒效果的拔刀氣。能把握好那一瞬間,將其抽出的老師才是最厲害的。

在這之後的現在,我、力王丸、光羽、透,以及露娜,都聚集在七海茶館的二樓,看著穗積老師給光注射含有解毒成分的藥劑。

我們告訴露娜,根據老師的診斷結果,光是因為重感冒並發的嗜睡症,所以長眠不醒。露娜覺得現在注射的藥品是一種特效藥。

順便一說,我和透到拔刀空間之外了,變回了男人的樣子。看到我們變身前的樣子,力王丸一直嘰嘰喳喳叫個不停。我因為毒帶來的疲勞的原因,現在意識還不清醒,所以一直沒明白。

從這以後,透說『本來自己不想欺騙自己,想做一個男子漢的,但是這個樣子能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倒也不錯』,所以她現在又變回了女孩的樣子。大概是因為以前透喂貓的時候,被我當成了女人了吧。這個心理陰影至今還在她心中未消散……。嘛,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雖說我現在也是以女子的樣子在這兒。主要是因為應對露娜。

剛才也是不小心就以男人的樣子來了,又被她大喊大叫引起麻煩了。雖說後面變身了,但是這次光羽把美工刀拿了出來。總之要同時應付光羽和露娜真是太難了。本以為作為大人,光羽多多少少會理性一些,沒想到這次卻……。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能感受到光羽對我的殺意。

總之,嘛,現在各位平安無事就好。

力王丸在這裡稍微有點害羞,但還是決定等光醒了要給她道歉。她似乎不會對女生食言,又回到了我們的隊伍。

之後就等光醒過來,然後把事情一件一件搞定……。

「嗯……。好奇怪啊……。應該是完全治好了啊……」

「老師,怎麼了」

「嗯……,有點不對……」

對於我的提問,老師閃爍其詞地答道。然後對著大家說道。

「好了,各位。總之現在已經給她注射了葯了,之後就只需要等著她醒過來就行了。大概一小時左右就會醒了,我們慢慢等著如何?」

「啊,那,一小時也是時間嘛,露娜,給大家做點吃的吧」

「這樣我也可以幫你。我從小就一直在做飯呢」

「啊,我的話也可以的。做料理很開心呢」

「吶,我,我的話也能幫你!洗碗啊,盛飯啊」

女生真是嚷個不停啊……。嘛,正如所見,四個女生向廚房走去。

最後,屋子裡只剩下我和穗積老師。

「老師……?」

「木之崎……。雖然很難說,但是這樣子下去,這孩子可能醒不來」

老師抵著下顎,盯著光說道。

「誒?這,這是為什麼啊?」

「解毒的話已經做得完美了。為什麼她一直在拔刀空間里彷徨,不知道自己的本體。如果這樣的話就沒法治療了」

「老師!請您說明白點!光她,到底怎麼樣了!」

「……」

「老師!」

我衝到老師的面前。

「木之崎……,你有能為了這孩子做任何事的覺悟么?」

「覺悟……。我,我有!現在要通過我的身體做解毒劑嗎」

「嗯。嘛,確實如此……。對了……」

「這孩子的身體里,很明顯拔刀氣不足」

「拔刀氣?那,我給她傳送一點吧……」

「嗯,那就這樣吧。但是,握著手,雙方的劍互相交錯放置這樣普通的方法,是不行的」

「誒?那除此之外還有什麼……」

「嗯。只能通過,嘴來傳送了」

「用嘴傳說……」

想了想這句話的意思,瞬間,我滿臉發燙。

用嘴傳送的話,那就是說,接……。

「嘛,有什麼不好嘛?王子用吻喚醒公主,這不很浪漫么」

「王子!?」

「怎麼,難道你不是么?都到了這麼緊要的關頭了,難道不是上天決定的么」

「誒?我不是,我沒有……」

我還不太明白老師的話。

「……嘛,算了吧。反正,如果之後這十分鐘不通過接吻給她傳送拔刀氣的話,這孩子可能就……,一輩子醒不過來了」

老師的話,像是給我肩上施加了重物一般。

「我就先告辭了,我還有其他事,先回去了……嘛,你好好做的話,她會沒事的」

「等等,老師?真的別無他法了么?」

「沒有了!」

「怎,怎麼會這樣」

「嘛,接下來就交給你了!讓我看看你的男子氣概吧!那麼,再見咯,木之崎,不對,今晚的王子殿下!祝你好運咯!」

「老師!等等,老師!」

老師揮著手走下了樓梯。到了樓下,跟各位寒暄了幾句之後,離開了茶館。

啊啊,真的會去了啊。

屋子裡面,只有我和睡著的光兩人。奇妙的寂靜支配著這間屋子。

即使這麼說也……。

雖然之前有摸過她一次……,但是那次是緊急情況。而且是光她摸我……。

我的視線自然地移到了光那可愛的嘴唇上。睡著的光發出溫柔的呼吸聲。如果這樣放著不管的話,就會醒不過來了么?

儘管我也考慮過這種情況,但是老師說了可能會醒不過來了。這種情況下我如果不去親她的話,那麼,責任就全在我身上了。

我咽了口唾沫。

慢慢地,我向光的臉靠近,像是窺探她一般,兩人的臉靠近著。

「嗯……」

「哇啊!對不起,對不起」

光發出了點微妙的聲音,我一下子就做出了反應,退後了好幾米。

暫時觀察了她一會兒,光除此之外再無動作,我不必擔心。

「什麼嘛,夢話啊」

我調整了下心態,再一次靠近了她。

這是為了治療,這是為了治療,這是為了治療……。

我一邊心裡默默說著,一邊靠近著光的臉。

這次不用擔心她說夢話了。

慢慢地,我們嘴唇的位置重疊,快要相碰了。

這是治療,這是治療,這是治療……。

我像念咒語一樣喃喃著,然後深呼吸著。

「這樣的話,光就能恢複健康了吧,別無他法了」

我這麼說著,臉靠近著,在只有幾厘米就接觸到她的時候。

「我說,朋啊,差不多該吃飯……」

打開了門的力王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你,你,你……,你在幹什麼,朋?」

「噫,誒?啊」

「嗯……。怎麼這麼吵啊。到底怎麼回事,從早上開始就……,誒,朋?嗯!?」

啾。

不經意間,我剛從下方聽到聲音,嘴唇就好像觸碰到什麼柔軟的東西。

(插畫)

我的視線從力王丸身上移開。看到光的藍眼睛正直勾勾地盯著我。然後,溫暖柔軟的感覺離我嘴唇遠去。

「你,你這傢伙,乾乾干,幹嘛,呢?誒?啊,啊咧?」

看來,剛要起身的光,不小心就抬起了頭,嘴唇與我的嘴唇接觸了。

光那毫無血色的臉突然變得通紅。天真的光因為羞恥心而滿臉通紅,我這麼做真像個傻瓜。

光的臉色從桃紅色,不一會兒變成了地獄之火一樣的鮮紅色。

啊咧,難道說,她,生氣了么?

話說回來,剛才光在我親她之前就醒了么?

這就是說,老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