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刀俠戰姬血風錄 第五章 終局

之後,我昏迷了大概一個星期。醒來時,發現就在上次那家醫院裡。

若干項檢查結束後,好不容易迎來了自由時間,卻被醫生千叮百囑地要我避免劇烈運動。一方面是因為以後還需要做精密檢查,而另一方面,感覺他的意思是我頻繁入院要歸咎於不良的生活習慣。……這家醫院的人究竟是怎麼看待我的啊。而且他們還知道我是アンシー,我開始擔心要是今後再來光顧的時候該怎樣面對他們了。

力王丸前來探望我了。於是我倆決定去休息室喝點東西,順便當作是散步。

醫院十分的大,光一個休息室跟機場里的一樣寬敞。來往的人群中有醫生、護士、帶著點滴瓶的病人、來探病的訪客和前來處理工作事務的上班族,男女老幼,不一而足。我穿著睡衣,外面披件對襟羊毛衫,典型的住院男高中生;力王丸則是一如既往的打扮:輕飄飄的連衣裙,頭髮上系著許多緞帶。讓誰看了都會以為是個女高中生。不對,外表上的年齡倒是個問題。

順便一提,現在我手上拿了超甜口味的聽裝咖啡,她的則是盒裝牛奶,說是想促進某個部位發育來著。

我打開罐頭,一邊向她確認走過來的路上說過的話。

「……果然還是晚了一步嗎?」

「嗯。儘管你把角砍了下來,讓情況多少好轉了些,但效果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

力王丸小口吸著牛奶,發出「咻——咻——」的聲音。

導致我陷入昏睡的原因——與那個怪物的戰鬥。

那時,為了避免爆炸,我砍斷了它的角,試圖令它的拔刀氣泄露出來,就像讓氣球癟下來一樣。但是沒能趕上,結果還是爆炸了。

儘管如此,砍斷它的角還是發揮了一定的作用,使得爆炸削弱到能被力王丸在倉促之間張開的檻秘封閉起來的程度。不過,真的是險上加險。畢竟就在那之前,力王丸還把拔刀氣分了給我。

而我,在最後一刻消耗了大量的拔刀氣,失去意識後一直睡到今天。體內殘餘的拔刀氣好像僅夠勉強維持男生的身體。

一想到之後又得補充回來,心情就變得沉重起來。

「……好了,就是這樣啦。」

力王丸把光姐、黑耀以及那個時候一起幫忙的人們的現狀都交待了一遍。牛奶盒子在她的吸吮下,發出「滋滋」的聲音。被怪物吞噬的アンシー們好像都平安無事。讓我驚訝的是,在怪物即將爆炸的那一刻,向來不及逃跑的アンシー伸出援手的竟然是那個七七七。真是叫人完全猜不透她的心思。不過,也許她並不是什麼壞人。我想起以前做過的那個分不清是七七七還是我的夢——如果那就是那個人的過去的話,她可能還是個悲情人物。總有一天,我和她會需要做個了結的吧。

說話回來,我注意到,力王丸說到現在,某個人的名字卻一直都沒從她口中出現。也許是她有意不提起的;只是,老實說我現在最關心的就是有關那個人物的後話。但她似乎覺得把該說的都說完了,現在正盯著我瞧。我下定決心,開口問她。

「那麼……那個……光羽她……後來怎樣了?」

力王丸沒有提及的名字,就是淪為怪物的光羽。她可是那次事件的當事人,力王丸不可能把她遺漏的啊。

有一種討厭的預感。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啊?

「誒?光羽?誰啊那是?」

「呃,誒,你在開玩笑吧?就、就是光羽啊,光羽。那個白色的怪物不就是光羽變成的嗎?」

「鐺」,咖啡罐從我手中掉到地上,發出金屬質的聲音。

怪物就是光羽,是光羽犧牲等同於自身存在的生命而變成的。而這,就是她的下場嗎?

以男征為代價時,如果「刀」折斷的話,世界就會被修正,把被折刀者的人生篡改為徹徹底底的女生。

那麼,如果是以自身存在為代價拔出的「刀」被折斷的話呢?

光羽她……會變得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

「啊啊!阿朋,真的是,都灑出來了!拿你沒辦法耶。不過……光羽……光羽……不,我不認識啊。有這個人嗎?那個『小隊』的?」

力王丸似乎是真的想不起來了。她一邊歪著腦袋,一邊從手提袋裡拿出紙巾擦拭著灑在地板上的咖啡。

「不、不要捉弄我了好嗎!?是光羽啊,光羽!吶,你真的不記得了嗎!?」

「呀!好痛、好痛啊,阿朋。」

不知不覺中,我從椅子上探出身去抓著少女的肩頭,粗暴地搖晃著。

「討厭,真的很痛耶。吶,輕一點好嗎,阿朋?」

「居然對女孩子動粗,簡直是人渣。」

刺骨的視線和冰冷的話語一齊從背後飛來。

他們的話讓我回過神來。環視周圍,形形色色的人都從遠處打量著我們。有的交頭接耳,有的則顯得義憤填膺。剛才那句話,多半就是他們中的某個人說出來的吧。

「冷靜下來了嗎,阿朋?」

力王丸的臉皺了起來,但並沒有露出生氣的模樣,而是帶著關切的神情仰望著我。

「……啊。是的。抱歉……」

我把手從力王丸那柔軟的肩頭拿開,又向周圍的人們輕輕低了下頭,坐回椅子上。觀望著我們的人們立即作鳥獸散。

可是……沒想到,竟然真的會被遺忘。這就是修正世界的結果……么。

「光羽……」

無意識中,我開始說明。

「光羽她也是アンシー。那個怪物就是她變成的……」

像是受到自己的話的影響,我一面說,一面回憶起光羽的音容笑貌。

如果不這麼做,感覺就被會無情的現實壓垮。

回憶的數量並不算多。畢竟還不足兩個星期,其間我還昏迷了一個星期。儘管如此,每一件的事情,以及郵件的內容卻在我的心中滿溢、消失、滿溢、消失。彷彿她是我交往多年、不可或缺的人一樣。

我敘述著,同時哭著。

不知不覺間,嘴巴變得笨拙,無法順利地將語言組織起來。

為什麼會如此悲傷呢?

為什麼會如此寂寞呢?

力王丸也在哭。似乎是將感情代入了那個素未謀面的「光羽」。她果然是個大好人,我想道。

「嗚……那麼……嗚……阿朋你是怎麼看待那個光羽的呢?」

力王丸問道,一面用手帕拭去眼淚。

怎麼看待?

換作以前的,答案多半是抱怨她把我管得束手束腳呀動不動就要殺掉我呀。

但現在不同了,我只是純粹地——

「……喜歡她喔。」

沒錯。不是所謂的責任。

就算遭到那麼多郵件的騷擾,就算連睡覺的時間都被剝奪,我也不曾有絲毫的厭煩。如果真的覺得厭煩的話,我應該會對她產生反感才對。

所以,歸根到底,我想我是喜歡她的。與戀愛無關的,對人的喜歡。

「我,喜歡光羽。」

再度,我清清楚楚地說出口

「咔嗒」,一道輕微的聲音響起。

「這樣啊……我明白了。那,果然還是得讓你承擔起責任呢。」

力王丸略略垂下腦袋。

「……今天就暫且算我輸了,阿朋現在好像喜歡你比較多。」

她抬起頭,臉上已經不見了淚水,而是浮現了有點不甘心、但又像淘氣孩子一樣的笑容。

「呼呼呼,這樣就好。剛才的愛的宣言已經一字不漏地錄在了這架錄音機里,這次的出軌事件,我就當作不曾發過吧。」

背後響起了和方才相同的冷酷嗓音。只是,冷酷中還透著懷念和溫存。不如說,根本就是我熟悉的聲音。

再說剛剛力王丸在跟誰說話?

我立即作勢想轉向後面,但頭被某種柔軟的物體包住了。有一種好聞的味道。有人緊緊地抱住了我。

「達令,托你分給我的拔刀氣的福,我總算是變回了人類。」

因為被抱緊而動彈不得的關係,我看不到背後的景象。但是,這份柔軟的觸感和這種口吻……

「咦?世界不是被修正了嗎?」

「噗。抱歉、抱歉啦,阿朋。我不是有意想騙你的。」

力王丸笑得直不起腰,還捂著嘴,拚命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是達令自己有錯在先吶。雖說情況緊急,也不該跟別的女人接吻……唔,是不是女人暫且不提。而且兩次還都發生在我的鼻子底下!」

接吻兩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