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政府授權

——可以簽約

「當!噹噹……」北京長安街電報大樓上的鐘聲,這一天敲得格外清脆和洪亮。告別具有劃時代意義的1978年之後的中國人民,突然發現撲面而來的新一年的陽光和空氣是那樣清新與溫暖……

原來,不久前召開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和中央工作會議,使久壓在十億人口的一連串煩心、鬧心甚至是嘔心的事,正一件件地被扔到了歷史的垃圾堆。

幾十萬人的「右派帽子」這時被摘掉了,知識分子再次成為全社會中吃香的人並得到應有的尊重;

涉及到一大批人政治命運和全國人民感情的「天安門事件」被徹底平反,並確認為「這是一次群眾性的革命行動」。於是《揚眉劍出鞘》和《人民的好總理》等詩篇再次燃起億萬人的熱血與激情;

一切在「文革」中被錯判、錯劃成「反革命分子」、「叛徒」及被打倒的老幹部不斷地被平反,或被解放和重新走上工作崗位。

……

還有許多許多好事回到了人民中間。陳雲、胡耀邦、楊尚昆、鄧穎超、薄一波等革命家進入中央領導層,與之相反的是汪東興、吳德等被免職。

這是粉碎「四人幫」後又一次讓全國人民大快人心的事!

連一向說話不帶修飾辭彙的鄧小平在這一年的1月1日,面對眾多中外記者的攝影機,也舉著酒杯,滿面春風地說道:「毛主席在1957年就提出的那種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紀律又有自由,又有統一意志又有個人心情舒暢、生動活潑的政治局面,在去年漸漸形成了……」所以,「今年這個元旦是值得特別高興的日子!」

進入1979年,北京連續下了三場大雪,這樣的雪已經好久沒有了。中國有句農諺,叫做瑞雪兆豐年。

於是,緊張戰鬥在對外開放第一線的秦文彩和張文彬等石油部的人,自然是特別高興人群中更加高興的一族,是鄧小平和中央給了他們最有力的支持,他們已經預感到新一年的中國海洋石油事業將有偉大的突破。此時,秦文彩也被任命為石油部副部長兼外事局局長,與張文彬等一起領導和主持我國石油行業對外開放事宜。

經過為期半年多的學習與考察,中國石油人已經基本了解和掌握了當時國際海洋石油勘探開發的相關國際合作形式與方式,接下去要做的是合作開發的先期合作項目——物探工作的合作意向書籤約。

按照中國政府和石油部確定的對外合作方針,凡是想在中國獲得海洋石油開發項目的外國公司,必須首先獲得在中國規定的海域進行物探項目。因為物探既是海洋石油勘探與開發的技術先行,更關鍵的是中國政府有言在先:所有外國公司只有在取得物探成果後,才有可能進入下一步的實質性海洋油田開發。到那時外國公司才能真正達到賺錢的可能或取得中國原油產出後的分成——物探合同,這成為外國公司叩開中國海洋石油開發權的「敲門磚」,誰拿到了「敲門磚」,誰才有可能踏進中國海底石油世界……

競爭是激烈的,賺錢的事對所有資本家都是充滿吸引力的,石油生意是所有國際鉅賈、石油寡頭最為瘋狂和鍾戀的「情人」,他們寧願爭個你死我活,也不會輕易放棄一絲機會,而被任何「情敵」所擊垮。

「老部長,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您看還有什麼指示?」春節剛過,張文彬踏著殘雪,來到康世恩的家,作出國前的請示。此次經國務院批准,石油部將派出張文彬為團長的中國石油部代表團,遠赴歐美數國,與那些有意向同中國進行先期海上物探合作的石油公司一起,完成合作意向書籤約。任務繁重而特殊,它是中國石油史上的首次,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後與眾多外國企業首次簽訂的數宗買賣,這樣的合同與其他所有對外貿易的合同不同的是拿我們國土上的資源與外國公司合作開發,關係到國家利益和領土主權,異常敏感。從某種意義上講,中國石油人是在做開天闢地的事。

外交戰線有句話,叫做「外交無小事」。慎之又慎,是外交和外貿上必須遵守的紀律與原則。更何況,石油買賣實在影響太大、太深遠。如果合作一旦生效,外國向中國投資就起碼是幾千萬、甚至是幾個億的美元,物探一旦成功投產後,我們就必須讓出近1/3的利益回報人家,這一回報就是十五年。十五年是個什麼概念?倘若找到大油田,這十五年里中外共同開發的中國油田就要被人拿走近1/3的原油!但事情並不那麼簡單,海上石油勘探風險之大、投資之巨、技術要求之高,可能是我們中國當時所不能承受的。外國公司冒風險投入巨資進行先期工作,按協議規定,一旦沒有找到油田,所有投資,中國將不承擔任何經濟損失,僅此一條,就嚇退了許多中小企業。大買賣只有大公司才能做得了,國際石油「巨無霸」們敢於同中國簽約,是因為他們不怕冒那麼大的風險,雄厚的資金實力和技術實力,加之海上石油勘探的經驗,他們才不怕「吃小虧」呢,吃小虧的目的是為了佔大便宜!由於中國海域具有豐富的石油資源,一旦發現大油田,即使是1/10的原油回報也足夠收回先期的投資,並有豐厚的利潤!

「流動的黑金是世界上最誘人、最具活力的財富,誰掌握了它,誰將主宰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早在二十世紀初時,老洛克菲勒就說過這樣的話:七八十年後的二十世紀末,全球經濟可能導致整個世界的能源危機,不但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連亞洲窮國和非洲國家都將為石油叫苦,國際石油大亨不為石油瘋狂才怪呢!他們用大鼻子在世界每個角落不厭其煩地嗅著任何一處帶油腥味的地方,中國如此廣闊的海域,即使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足以讓他們瘋狂。

現在,中國要開放的海域可能是幾個科威特、幾個歐洲國家的面積……哈哈,只有傻瓜才不去爭這樣的東方肥肉哩!

從蒸汽機被推廣到世界各地後,歐洲一直處在世界政治和經濟的前沿。二十世紀石油成為全球能源動力的主體後,美國走到了世界經濟的最前面。但有一點基本沒有改變,歐美在技術與資金方面一直獨佔鰲頭。當中國這頭東方巨獅抬起頭,說也要加入世界發展的大潮時,想搶中國這塊蛋糕和肥肉的當然是歐美世界的巨無霸們。

執掌中國石油航船方向的康世恩十分清楚這一點,於是當他見張文彬前來「領旨」時,消瘦的臉上立即笑開了花,當即說道:「我代表國務院,可以給你一把尚方寶劍——可以把握時機,及時與那些適合我們的外國公司簽訂物探意向協議或備忘錄!」

「是。」老兵張文彬從康世恩家出來的那一陣,感覺底氣十足。

「文彩,家裡的事全交給你了。」2月6日,春節一過,張文彬率團離開北京,臨走時對秦文彩說。「放心吧老政委!」秦文彩緊握張文彬的手,請他注意身體和安全。

「哈哈哈,沒事。不瞞你老夥計,別看我快60歲的人了,但現在我感覺自己才30歲模樣,渾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勁兒!」張文彬帶著一串笑聲上了飛機。

此時的石油部「二文」——文彬和文彩,一個在國外、一個在國內,他們在國務院和石油部黨組的領導下,全力以赴地指揮著整個中國石油海洋對外開放的全部工作。

張文彬到達的第一站是英國倫敦。此行目的是準備跟英國BP石油公司簽訂地球物理勘探協議意向書。BP公司是英國著名的石油公司,在歐洲的北海石油開發與中東石油勘探中有過輝煌業績,中國與BP公司在北京時就談得很融洽,並對具體的合作條款都有了共識:BP公司在中國海域內進行地球物探期間,公司所發生的費用均由BP公司獨自承擔;物探資料雙方共享。按國際慣例,待地震普查結束,中方有義務在進行地球物理勘探的海域內拿出一定區塊進行公開招標,參與地球物理勘探作業的BP公司有權參與投標。

因為事先早有準備,雙方簽約只是例行一個形式,但這對中英雙方都很重要,尤其是張文彬率領的中國石油公司代表團,更感到簽下的第一份合作意向協議意義深遠。

張文彬看著副團長趙聲振代表中國在意向協議書上籤完字後,立即伸過手,握住BP公司總裁的手,說:「今後我們就是合作夥伴了,希望貴公司把最好的技術及設備拿出來!」

「OK!這是沒問題的,我們的技術是世界一流的!」BP公司總裁一副紳士風度地笑著回應張文彬。

「來來,為慶祝與外國公司的第一個意向協議書正式簽訂,我們一起在這裡合個影。」在倫敦著名的塔橋上,張文彬招呼所有代表團成員排在一起,面帶笑容地留了個紀念照。

第二站是巴西。當時里約熱內盧正舉行狂歡節,大街小巷都是狂歡的人們。一直生活在國內封閉環境下的代表團成員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花花世界」,真有些花了眼。「同志們,你們都得給我記住:現在北京正下著雪,我看雪景下的心境比這裡炎熱的氣溫要好……」張文彬冷不丁地向大家說道。

「部長放心,我們知道自己出來是幹什麼的。」趙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