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墨西哥灣的海風

轉眼就是1978年的1月了。

5日。下午3時40分,華盛頓杜勒斯機場。TWA891航班徐徐降落……以孫敬文為團長的中國石油公司代表團抵達美國。中國駐美聯絡處主任韓敘、美國能源部官員柏爾格德和美中貿易促進會及華僑代表數十人到機場迎接。簡單儀式後,代表團乘車到了紹漢姆酒店。

「一路辛苦了!晚上我給大家安排了一個中餐館,你們看怎麼樣?」韓敘同志熱情地詢問大家。

「這華盛頓還有咱中國人啊?」有人驚詫地問。

「不,是台灣人開的中餐館。」韓敘說。

「台灣人?那……我們能去吃嗎?」有人小心翼翼地瞅著團長孫敬文,看他怎麼說。

孫敬文也愣住了:「這個……韓主任,我們聽你的。出國前,外交部的同志說得很清楚,到了美國,該見什麼人,該說什麼話,衣食住行,都聽你們聯絡處的安排。」

韓敘笑了笑,說:「目前在美國的中國人都是從台灣來的,大陸的基本沒有。台灣人在美國,多數也是來做生意的,他們沒有什麼政治背景,所以我們去他們開的中餐館,沒有什麼關係。」

「那就去吧!我們乘的是外國航空公司的飛機,一路上儘是麵包、三明治什麼的,吃得直反胃……現在就想吃碗鹹菜、小米粥。」團長的話說到了全團人的心坎上。

「對對,就只要碗鹹菜、小米粥!」

秘書長秦文彩也樂了:「好啊,要這樣下去,我們這次出國就可以省下不少伙食費了!」

「省一點是一點,我閨女還要讓我帶什麼『三大件』回去……秘書長,我建議:以後盡量多安排些喝粥的晚餐。」有人公開建議。

「哈哈哈……真是窮瘋啦!」一個玩笑,使踏上美國的那份緊張氣氛頓時煙消雲散。

「你們都聽著啊:咱石油代表團代表的是中國,我們時時處處要給中國人長臉。就是吃飯,我們也不能顯出窮酸相,該吃白米飯、吃紅燒肉的,照吃不誤!在外國人尤其是在美國人面前,絕不能太小氣!」孫敬文發話了,他的話不說倒還好,一說更惹來哄堂大笑。

「這到美國來還整天吃白米飯、紅燒肉,人家可真要把咱們當貧民窟出來的窮鬼啦!」

「是嗎?」孫敬文有些莫名其妙了,便悄聲問韓敘:「哎哎,你說富一點的美國人平時他們都吃什麼呀?」

韓敘想了想,說:「也沒有什麼好的,就是牛排、乳酪、漢堡包。」

「哎喲,千萬別再跟我提那乳酪、漢堡包了!我一聞就想吐……」個子高大魁梧的孫敬文,做了一個彎腰疼痛狀,可憐又好笑。

「那孫部長您可就要受苦了,這兒除了漢堡包、乳酪,就是乳酪、漢堡包。」韓敘說。

這回輪到孫敬文露出了笑容,只見他胸有成竹地踢了踢腳跟前的一隻紙箱,說:「裡面儘是麥乳精,夠我吃一陣子的。」

韓敘苦笑著搖搖頭,心裡說:也就是我們中國人有能耐。

6日,上午9時左右,代表團便來到了M街2000號的美國能源部大樓。二樓會議大廳內,代表團聽取了美國石油專家所作的關於美國石油工業發展現狀的情況介紹。交流會一直到下午4時,美國人的工作作風給代表團留下深刻印象:雖然是中美專家間的第一次接觸,可人家似乎不太注意外交禮節,比如午餐也是在會議廳里,既隨便,又不影響交流。

「美國人為啥對與我們合作開發石油那麼熱情?言必兩國合作開發石油如何如何有前景,如何如何看好呀?」

「我看這美帝國主義者是不是又有什麼陰謀和圈套在裡面?」

「不會吧!人家是真心真意想跟我們合作嘛!」

代表團成員對美國官員熱情有餘的態度,感到有些意外。孫敬文、李人俊和秦文彩等交換意見後認為,應該說美國在石油領域想與我們中國合作的態度是積極的,不管出於什麼樣的目的,這個信息應該及時報告國內高層。

晚6時,能源部在白宮設宴款待中國石油公司代表團。施萊辛格部長因臨時出差,所以宴會由副部長奧萊利主持。美國主人很注意細節,在白宮的宴會大廳里,特意選用了唐代仕女圖和古代山水風景畫作屏風,這讓遠涉重洋而來的中國代表團有了種賓至如歸的感受。

宴會上,奧萊利副部長致歡迎詞,再次強調和表達了美中石油合作的願望。孫敬文團長則以國內早已準備好的「口徑」客氣而帶有幾分曖昧地說了些官話——那個時候出國人員到國外後說什麼話、不說什麼話,在臨出國前都已「訓練」好了。這是所有出國官員必須遵守的紀律之一。

「我們中國自我封閉和被人封鎖了許多年,過去一直又強調自力更生,所以對外面的世界確實知道得很少。到美國後,發現『帝國主義分子』們,那麼熱情,甚至至少看上去也非常友好地要跟我們進行石油工業上的合作,確實有些意外,而且他們的熱情和熱度,讓我們內心一直綳得很緊的那根弦綳得更緊了:是不是『帝國主義分子』又有什麼陰謀?是不是他們又想在中國搞什麼名堂啊?其實,現在回頭再看那段歷史,我們才明白,美國人當時確實有誠意想跟我們合作,其目的當然有它作為稱霸世界的帝國主義的意圖,也有它想拉攏中國,並通過發展中國來實現它抗衡、遏制原蘇聯的戰略目的……而我們在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的領導下,正確地利用了美國的這一戰略意圖,為我國石油工業的發展創造了一個難得的機遇。」三十年後的秦文彩,回首當年那段歷史時,一針見血地道出了美國人的本意。

進入二十世紀最後三十年的歷史,世界各國相互之間的依賴性越來越強,那些謀求霸權的國家,也感覺到依靠一個國家自己的能力常常會力不從心,而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的帝國主義陣營和社會主義陣營的鬥爭,也變得更加錯綜複雜。敵中有我,我中有敵,是當時世界局勢的基本格局。第一次中東戰爭後,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勢力明顯感到了來自原蘇聯的壓力——擔心一旦蘇聯插足中東,並控制了石油資源,不僅美國想稱霸世界的意圖徹底毀滅,而且連美國本土的經濟與國民的安全都將受到前所未有的嚴重威脅。如何阻止蘇聯的強大、達到遏制「北極熊」的目的,美國人絞盡腦汁,最後還是想到了打「中國牌」——雖然中國曾經讓美國人在朝鮮戰爭上丟盡了臉面,然而政治和國際關係中,從來沒有永遠的敵人和永遠的朋友。

二十世紀是石油的世紀,石油是這個世紀國際關係中頭等重要的武器。二次世界大戰後,世界進入了冷戰時代。石油則在這個冷戰時代扮演了熱兵器的角色。美國本土的石油資源並不少,而且又是現代石油工業的發源地,是勘探石油和石油科技力量實力雄厚的國家。但帝國主義的本性決定了它對外擴張的野心。控制世界主要石油資源地,是它重要的全球戰略,尤其是控制中東石油資源。美國從二戰一結束,就花費了大量心血在中東培養自己的「把兄弟」,包括伊朗這樣的穆斯林國家。可是第一次中東戰爭的結果,令美國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擔憂——蘇聯人對中東的滲入,一下改變了美國獨霸阿拉伯地區的格局,而且隨著蘇聯對阿富汗的入侵、與伊拉克的結盟,甚至連伊朗這樣曾經依靠美國的美元武裝起來的穆斯林國家,竟然也開始要與美國人分道揚鑣了。在如此背景下,美國這位「山姆大叔」真正地感到了擔憂。

「紅色中國,是可以成為我們在與蘇聯較量中的一位暫時的朋友。」尼克松總統在1964年就說過這樣的話。於是他上台後,有了不少親善中國的動作:結束越南戰爭,1972年公開訪問北京,向毛澤東伸出熱乎乎的雙手。

尼克松下台後,里根總統向北京派出的第一位美國駐華聯絡處主任就是布希——後來的美國總統。美國政府的這一任命,意味深長,只是當時的中國人並不清楚而已。

身材瘦削的布希,過去中國人對他不了解,其實這位喬治·布希是個石油實業家,他的政治資本來自他對石油業的成功開發——美國20世紀的政治史,本身就是一部石油發展史。約翰·D·洛克菲勒創立的美孚石油帝國,正是推動20世紀美國走向經濟強國、實現稱霸世界的原動力。秦文彩自然不知道,在他1958年成為中國第一個油田——玉門油田的副局長時,在太平洋西海岸的得克薩斯州,已經有了一家名叫「匝帕塔」的石油公司。當時這家公司在美國眾多大牌石油公司中,實在算不了什麼。但「匝帕塔」公司的總裁卻是個非同尋常的人,他整天活躍在得克薩斯和紐約華爾街之間,進行著一樁又一樁的石油開發買賣與投資,並且很快成為美國石油帝國中一位重要人物,同時也在政界積蓄著力量。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喬治·布希,美國第41任總統。

「歡迎各位來自中國的朋友到我家裡做客!」8日晚,中國石油公司代表團到達美國著名的石油城休斯敦,已經離任回國的美國前駐華聯絡處主任布希,特別將代表團接到自己的家裡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