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非正規反抗 退休牛頭犬

我們現在都會隨身帶著很了不起的咪咪小盒子上街。

這個小小的黑盒子,可以變成電子的小錢包,可以數字錄音,也可以充當拍攝相片與影片的攝影機。當成音樂播放器或電視來使用也相當有效(雖然到哪裡都想看電視的那種粗俗傢伙應該並不是那麼多)。它也能夠連上網路,馬上回答「全國第六多人口的國家是?」之類的問題(正確答案是巴基斯坦,約一點六億人)。它在行程管理方面或當成備忘錄使用很有幫助,也附有方便的文字處理功能。最近的年輕人之中,有人光用拇指就能寫出什麼小說來。但由於屏幕很小,故事本身的架構也跟著變小了,這或許也莫可奈何吧。

這個秘密的小盒子,可能成為鎖定你目前所在位置的GPS目標,也可以若無其事地把你三百個一面之緣的朋友(其中朋友的,大概百分之十吧)的聯絡數據吞下去。說起來,你花了幾十年時間在全世界撒出去的蜘蛛網,就是由這個電子玩具坐鎮在中央,閃亮亮地讓它的金屬盒子發著光。

只要是在鬧區,到處都看得到穿著迷你裙與緊身褲、露出微笑的促銷小姐。由於是那種虛情假意的女生以有如免費般的價格在銷售,手機看起來就好像是什麼無聊的東西一樣;但如果你這麼覺得,可就大錯特錯了。什麼程序都能夠安裝到手機里,數量甚至不輸核能發電場,而且水平高得可怕。

當然,手機純粹只是一種工具,可以為善也可以為惡。刀子、汽車、手機以及貨幣,所有的工具都有他的兩面性,有時候會變成兇器。只要人類有無數張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這次的事情發生在秋天的池袋,講的是愚蠢的恐嚇集團與極其可怕的老人家活躍的故事。裡頭的小玩意是收藏了不堪入目照片的音色手機。那個大叔也讓我稍微吃了點苦頭,但既然我是做這一行的,偶爾碰到這種事也是無可奈何的吧。畢竟每天在池袋的街上,到處都會發生警視廳統計中不會出現的微妙小衝突。

一旦在這種地方長大,就會變成像我這種既聰明又風雅的青年。我說,全國的爸爸媽媽們,要不要把你們家的孩子帶到池袋來呢?我覺得來池袋,會比去上只懂得塞考試技巧的輔導班,還更能培養小孩子的生存力量唷。

納通電話是當我在點頭排列著有如秋天夕陽般通紅的富有柿時打來的。時間也恰好是西一番街大樓上方的天空燃燒通透的傍晚。由於深夜才是我們家生意最好的時候,這時候還沒有什麼客人。店頭播放著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因為一講到秋天,就要聽這首黃金七號曲吧。日劇里都不知道播了N,或許各位早已耳熟能詳了,但它依然還是一首好曲子,沒有改變。

手機傳來耳熟的聲音。

「阿誠嗎?」

是持續在池袋街頭擔任國王,甚至謠傳他是永世國王的崇仔。

「是我沒錯,但除了聯誼之外,所有邀約我一概拒絕。我現在正為截稿忙得不可開交。」

我在街頭時尚雜誌上連載的專欄還有一星期截稿。雖然沒有多少頁,但到這時候都還沒決定寫什麼可就累人了。畢竟我只是個業餘作家而已呀。崇仔彷彿極其愉快的低聲笑道:「什麼呀,你又沒梗了是嗎?既然這樣,要不要聽我講講?或許多少對你寫的專欄有點幫助。」

我放下柿子站了起來。

「你覺得是可以拿來用的梗嗎?」

大概是知道我已經上鉤了吧,國王好整以暇地說:「誰知道呢。不過,至少是個蠻有意思的故事。」

這陣子池袋每天一直都是平靜的,或許也差不多做做顧店之外的副業了。雖然和寫專欄一樣,是完全賺不到一毛錢的副業,但唯一的好處是不無聊。

「好吧,你講。」

最近的手機雜音真的少了不少呢。耳邊聽到崇仔的聲音,就好像現場聽到的一樣。

「你等一下。」

他只講了這句話,就突然切掉了。與此同時,崇仔一面把手機放進牛仔褲的口袋,一面轉完走了過來。他穿著今年秋天流行的學院男孩風、帶有滾邊的深藍色西裝外套,以及經過一次水洗處理的牛仔褲,一如往常時髦。保鏢至少有兩人。他在我家店前的欄杆上坐下,舉起右手說:「唷!你這是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第二樂章的小快板吧。」

最近在我的影響下,崇仔也開始聽古典樂了。他的頭腦很好,耳朵也很好。這樣下去,我搞不好馬上會被她追過去。我以破快的速度把柿子丟向崇仔,不是由下往上丟,而是由上往下丟。他面不改色地如吸住接下水果,咧嘴笑道:「你在音樂方面有品位,但似乎不太有擔任投手的才能呢。」

我也在他身邊坐下,隨行的兩人在我家水果行的左右分散開來。

「所以這次的委託是什麼?」

崇仔皮也不剝地啃著富有柿說:「好甜哦。假裝很澀,其實很甜,這一點和阿誠好像。委託人不是我,也不是你不喜歡的黑道組織,是個年輕女子。細節的話,我也不太清楚。」

我真是受不了國王,或許他對庶民的生活並不關心。

「光是這樣的情報,你就把事情丟給我嗎?」

池袋的冷冰冰國王皺起眉。或許他並沒有什麼忠臣會對他這樣出言不遜。

「嗯。這件事是透過G少女告訴我們的,似乎是個遭人恐嚇而感到困擾的年輕女孩。」

遭到恐嚇,那自然是以錢為目的了。

「這已經是很明顯的犯罪了,去報警就好了。」

崇仔微微一笑。如果他再這樣笑個二十秒,池袋的年輕女孩們都會蜂擁過來吧。或許我們店裡的生意會變好。

「因為某種因素,她無法報警。這麼一個孤立無援的年輕女孩陷入困擾,怎麼樣,這不是你好像會喜歡的狀況嗎?」

或許我確實不討厭這種情況。如果那個女的是身材好的美女,那就更棒了!不過,這很難稱得上是能夠拿來寫專欄的有趣事件。企業的業績再怎麼好空前的好,大家再怎麼說東京都心有迷你泡沫,錢還是不會落到池袋的小鬼頭身上。最近街上出現恐嚇、詐欺或飛車搶劫的案例相當多。少年少女們雖然外表穿著入時,卻缺錢得很。

「真尷尬耶,我完全提不起勁來。總覺得在我們家顧店還比較好。」

說起來,大多時間都是這樣的。由於崇仔是天生的國王,不懂的用纏的。

「這樣呀,那我就回絕對方說沒辦法。雖然,對方已經指定今晚碰面的地點了。」

聽到這樣的事,也很難臭手了。崇仔從牛仔褲口袋抽出手機,從檔案夾中選擇照片。他似乎找到目標了,把液晶畫面轉向我。

黑頭髮,黑黑的大眼睛,眼線粗到像是拿粉筆塗的,讓人想到不斷在惹麻煩的美國少女偶像布蘭妮。要說美女,她確實是美女沒錯,但好像有某個地方壞掉了。

「我知道啦,至少我先去聽聽她怎麼說。我該到哪裡去碰面?」

「在Hardcore前,十二點。」

我馬上對他說:「這是透過崇仔委託的,如果需要幫手的話,我可以借用G少年把?」

他略微露出思考的表情說:「嗯,看狀況把,但不要花他們太多功夫。柿子很好吃,感謝招待。等一下我們要舉行集會。」

他把吃剩的柿子遞給我,我無可奈何的接了過來。和來的時候一樣,他連再見也沒說就走了。我在心裡比較著手上的柿子,以及他硬塞給我、毫無吸引力的麻煩。我到底應該把哪一個向國王的深藍色西裝外套丟去呢?出身高貴、不知什麼民間疾苦的人,又是很讓人困擾。

雖然沒有六本木或澀谷那麼多,但池袋也有夜總會。Hardcore是個頗酷的地方,播放的是介於電子舞曲與龐克搖滾間的酷音樂。打烊後,我前往位於西口鐵軌旁的這家夜總會。

就算已正式進入秋天,東京還是暖得像夏末一樣,只穿著一件長袖的格子襯衫也還微微出汗。賓館街到處都亮著空房的霓虹燈,或許是在嗑什麼詭異的葯吧。因為就算是合法的葯,也有多如繁星的異常嗑法。

沒有看見像是委託人的女生。我站在停車場邊如燈塔般的自動販賣機旁等待她來。確認了一下手錶,剛好十二點。就這樣每隔五分鐘看一次表,一直到第四次看錶。就在我差不多想回去時,一個搖晃著腳步的細瘦身影從樓梯上走了上來。

女子四下張望,似乎注意到我,筆直朝這裡走來。我仔細觀察她,身高近一百七十公分,與其說她很瘦,不如說是病態的瘦。黑色的熱褲短到快要看見內褲了,長到膝蓋中央的長筒襪是流行的音色。從熱褲往下垂懸晃著的,似乎是弔帶襪的袋子;上身穿的是無袖的銀色T恤,脖子上還纏著長到可以拿來走鋼索用的圍巾。整體來說,大概算是一個會走路但不健康的人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