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人·花與黑陶砂罐

一束從廢園采來的杏花(其間雜陳的白色碎朵據

稱是夜來香)在妻的拈握中遲疑了許久:

窗台上實無可落腳的地方了。

讓她們生長在各自的枝幹上原不好嗎?

何必讓她們痛苦?

何必讓她們絕望、孤獨、饑渴、涕零?

妻說:你別管。

窗檯,那陶罐被一束鮮花罩住深不可測的淵口。

我見不到淵底的一潭寒水了……

聽不到淵底欸乃一聲的舟櫓了……

嗅不到神農氏從淵底裊裊升起的草藥香……

世事總是出人意料。

總要為人生妒?……

1985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