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致修篁

篁:我從來不曾這麼愛,

所以你才覺得這愛使你活得很累么?

所以你才稱獅子的愛情原也很美么?

我亦勞乏,感受嚴峻,別有隱痛,

但若失去你的愛我將重歸粗俗。

我百創一身,幽幽目光牧歌般憂鬱,

將你幾番淋透。你已不勝寒。

你以溫心為我撫平眉結了,

告訴我親吻可以美容。

我復坐起,大地燈火澎湃,恍若蠟炬祭儀,

恍若我倆就是受祭的主體,

私心覺著僭領了一份祭儀的肅穆。

是的,也許我會寧靜地走向寂滅,

如若死亡選擇才是我最後可獲的慰藉。

愛,是閭巷兩端相望默契的窗牖,田園般真純,

當一方示意無心解語,期待也是徒勞。

我已有了諸多不安,懼現沙漠的死城。

因此我為你解開發辮周身擁抱你,

如同強挽著一頭會隨時飛遁的神鳥,

而用我多汁的注目禮向著你深湖似的眼窩傾瀉,

直到要漫過歲月久遠之後斜陽的美麗。

你啊,篁:既知前途尚多大澤深谷,

為何我們又要匆匆急於相識?

從此我憂喜無常,為你變得如此憔悴而玩劣。

啊,原諒我欲以愛心將你裹挾了:是這樣的暴

君。

僅只是這樣的暴君。

1992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