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 命

我記得。

我記得生命

有過非常的恐懼——

那一瞬,大海凍結了。

在大海凍結的那一瞬

無數波涌凝作兀立的山岩,

小船深深沉落於渦流的窪底。

從石化的艙房

眼裡石化的大海只剩一片荒涼

夢中的我

曾有非常的恐懼。

其實,我們本來就不必懷疑,

自然界原有無可摧毀的生機。

你瞧那位對著秋日

吹送蒲公英絨羽的

小公主

依然是那麼淘氣,

那麼美麗!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