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雕 塑

像一個

七十五度傾角的十字架

——他,穩住了支點,

挺直脖頸,牽引身後的重車。

力的韌帶,把他的軀體

展延成一支——

向前欲發的悶箭……

——歷史的長途,

正是如此多情地

留下了先行者的雕塑。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