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慈 航

1 愛與死

是的,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殖

比死亡的戰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我,就是這樣~部行動的情書

我不理解遺忘。

也不習慣麻木。

我不時展示狀如蘭花的五指

朝向空闊彈去——『

觸痛了的是回聲。

然而,

只是為了再聽一次失道者

敗北的消息

我才撥弄這支

命題古老的琴曲?

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殖

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2 記憶中的荒原

摘掉荊冠

他從荒原踏來,

重新領有自己的運命。

眺望曠野里

氣象哨

雪白的柱頂

橫卧著一支安詳的箭鏃。……

但是,

在那不朽的荒原——

不朽的

那在疏鬆的土丘之後豎起前肢

獨對寂寞吹奏東風的旱獺

是他昨天的影子?

不朽的——

那在高空的遊絲下面衝決氣旋

帶箭失落於昏溟的大雁、

那在悶熱的刺棵叢里伸長

脖頸手持石器追食著蜥蜴

的萬物之靈

是他昨天的影子?

在不朽的荒原。

在荒原不朽的暗夜。

在暗夜浮動的旋梯

在煩躁不安閃爍而過的紅狐、

那驚猶未定倏忽隱遁的黃翔、

那來去無蹤的鴟鵂、

那曠野貓、

那鹿麂、

那磷光、

……可是他昨天的影子?

我不理解遺忘。

當我回首山關,

夕陽里覆滿五色翎毛,

——是一座座惜春的花冢。

3 彼 岸

於是,他聽到了。

聽到土伯特人沉默的彼岸

大經輪在大慈大悲中轉動葉片。

他聽到破裂的木筏划出最後一聲長泣。

當橫掃一切的暴風

將燈塔沉入海底,

旋渦與貪婪達成默契,

彼方醒著的這一片良知

是他唯一的生之涯岸。

他在這裡脫去垢辱的黑衣

留在埠頭讓時光漂洗,

把遍體流血的傷口

裸陳於女性吹拂的輕風。

是那個以手背遮羞的處女

解下抱襟的荷包,為他

獻出護身的香草。……

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殖

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是的,

當那個老人臨去天國之際

是這樣召見了自己的愛女和家族

「聽吧,你們當和睦共處,

他是你們的親人、

你們的兄弟,

是我的朋友,和

——兒子!」

4 眾 神

再生的微笑。

是劫餘後的明月。

我把微笑的明月,

寄給那個年代

良知不滅的百姓。

寄給棄絕姓氏的部族。

寄給不留墓冢的屬群。

那些佔有馬背的人,

那些敬畏魚蟲的人.

那些酷愛酒瓶的人。

那些圍著篝火群舞的,

那些卵育了草原、把作牧歌的,

猛獸的征服者,

飛禽的施主,

炊煙的鑒賞家,

大自然寵幸的自由民,

是我追隨的偶像。

——眾神!眾神!

眾神當是你們!

5 眾神的寵偶

這微笑

是我縹緲的哈達

寄給天地交合的夾角

生命傲然的船桅。

寄給靈魂的保姆。

寄給你——

草原的小母親。

此刻

星光客曲

又從寰宇

向我激發出

有如兒童膚體的乳香;

黎明的花枝

為我在歡快中張揚,

破譯出那泥土絕密的啞語。

你喲,踮起赤裸的足尖

正把奶渣晾曬在高台。

靠近你肩頭,

嬰兒的內衣在門前的細絲

以旗幟的亢奮

解說萬古的箴言。

牆壁貼滿的牛糞餅塊

是你手制的象形字模。

輕輕摘下這迷人的辭藻,

你回身交給歸來的郎君,

托他送往灶坑去庫藏。

(我看到你忽閃的睫毛

似同稷麥含笑之芒針;

我記得你冷凝的沉默曾

是電極觸發之弧光。)

那個夜晚,正是他

向你貿然走去。

向著你貞潔的妙齡,

向著你夢求的搖籃,

向著你心甘的苦果……

帶著不可更改的渴望或哀悼,

他比死亡更無畏——

他走向彼岸,

走向你

眾神的寵偶!

6 邂 逅

他獨坐裸原。

腳邊,流星的碎片尚留有天火的熱吻

背後,大自然虛構的河床——

魚貝和海藻的精靈

從泥盆紀脫穎而出,

追戲於這日光幻變之水。

沒有墓冢,

鷹的天空

交織著鑽石多棱的射線,

直到那時,他才看到你從仙山馳來。

奔馬的四蹄陡然在路邊站定。

花蕊一齊擺動,為你

搖響了五月的鈴鐸。

——不悅么.曠野的郡主?

……但前方是否有村落?

他無須隱諱那些陰暗的故事、

那些鍍金的騙局、那些……童話,

他會告訴你有過那瘋狂的一瞬——

有過那春季里的嚴冬:

冷酷的紙帽,

癲醉的棍棒,

嗜血的貓狗

……

天下奇寒,雛鳥

在暗夜裡敲不醒一扇

庇身的門竇。

他會告訴你:

為了光明再現的柯枝,

必然的妖風終將他和西天的羊群一同裹挾……

他會告訴你那個古老的山呷

原本是山神的祭壇,

秋氣之中,間或可聞天鵝的呼喚,

雪原上偶爾留下

白唇鹿的請柬,

——那裡原是一個好地方。

……

…………

…………

黃昏來了,

寧靜而柔和。

土伯特女兒墨黑的葡萄在星光下思索

似乎向他表示:

——我懂。

我獻與。

我篤行……

於是,那從上方凝視他的兩汪清波

不再飛起遲疑的鳥翼。

7 慈 航

花園裡面的花喜鵲

花園外面的孔雀

——本土情歌

於是,她慚然一笑,

從花徑召回巡守的家犬,

將紅絹拉過肩頭,

向這不速之客暗示:

——那麼,

把我的跌轡送給你呢

好不好?

把我的馬駒送給你呢

好不好?

把我的帳幕送給你呢

好不好?

把我的香草送給你呢

好不好?

美呵,——

黃昏里放射的銀耳環,

人類良知的最古老的戰利品!

是的,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植

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8 凈 土

雪線……

那最後的銀峰超凡脫俗,

成為藍天晶瑩的島嶼,

歸屬寂寞的雪豹逡巡。

而在山麓,卻是大地綠色的盆盂,

昆蟲在那裡扇動翅翼

梭織多彩的流風。

牧人走了,拆去帳幕,

將灶群寄存給疲憊了的牧場。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頁